果然,当她们三个人走后不久便下雨了,琴娘缱倦的站在栏杆旁向下望着,她发现玉坊的客人果真见少,来者只是几位常客。

  陆闲今天是真的清闲了,她呆呆的看着一楼的厅堂,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柜台。琴娘看着正在发呆的陆闲摇着头笑了笑,她只好自个寻了笔墨纸砚,在泠雪阁里画着什么东西。

  “我的好姐姐,你这是在画什么呢?”夜阳冷不丁的站在她身后,“平日见你连坊里的帐子都没管过,今日怎有兴致画画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把瓜子,自顾自的磕着,还不忘看一眼琴娘手中的纸笔。

  “这是裤子还是裙子?”夜阳疑惑的看着那张纸。

  “还有你没见过的东西?”琴娘打趣道,“这个叫做裤裙。”她顺手从夜阳手中拿了一些瓜子,那张纸上画了一条和裙摆差不多宽大的裤子,还有一个极具文艺气息的上衣,上衣的下摆和裤裙的下摆,一样宽大,这便是她三日后的演出服。

  琴娘把上午发生的事情向夜阳说了一遍,夜阳听得一脸茫然,生怕她输了也要换地方,这样他就没有地方可玩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输的,就算输了,我也不用换地方。”琴娘冲他笑了笑,然后走到床头的柜子旁,拿出了那只几位妈妈送给它她的百宝箱,“这便是我的报酬。”

  夜阳看了一眼琴娘手机的箱子,笑着说,“行啊,这送的东西可不少。”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修寒这段时间是不回来了,他那里出了点小事,让我告诉你一声。”

  听到这个消息,她很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微微的一笑,坐回了圆桌旁。琴娘还真有一些担心,怕就此见不到修寒了。她已经经历了两次这样的事情,这一次,她竟有些心慌。但也不敢对夜阳表现出来,因为她在夜阳面前,一直都是一副无畏无惧的模样,她也怕夜阳跟着她一起担心。

  “你不想听听是什么事?”夜阳也不想告诉她,因为这个事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琴娘摇了摇头,只是脸上失了笑容。她也会担心,已经好几年没有这种担心一个人会出事的感觉了,但是让琴娘起疑的是,夜阳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收起了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酷07匠网M:正版CY首发

  她感觉到,她现在脑子里很乱,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刚刚画好的图纸也被她丢在了一旁,三天后的比赛,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参加了。她只是很怕,怕修寒会不辞而别。但有些事情,她怕知道了,会受不了。

  “你把这张图纸送到街口的锦衣铺,让她两天之内帮我做出来,多少钱都无所谓。”琴娘抓起那张还没怎么干的图纸,站起来放在窗边。“留下吃过晚饭再走吧,等你走的时候再去也不迟。”

  她说着,自己又走到了酒柜前,抱了一坛酒后,又走到圆桌旁。

  夜阳无奈的看着以琴,叹了一口气,既然心里难受,不妨说出来,你还把我当小孩子,当我什么都不懂?你喜欢修寒我也知道,你嘴硬不说出来我也知道。我陪了你这么多年,你的那些心思,我又有什么不知道呢?

  夜阳看了她许久才吐出来一个字,“好。”

  夜阳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般的说,“这件事儿,反正你早晚都得知道,我还是告诉你吧。”夜阳明知道他心里藏不住事儿,先前还吊她胃口。“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不能让修寒知道,是我告诉你的。”

  琴娘听他说着,握紧了手中酒杯一饮而尽,而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前几日修源遭人刺杀,被人怀疑是修庭指使。”夜阳也走到圆桌旁,与琴娘一同喝酒,不时的看她两眼,恐她再起了倦色。“以琴可还记得修寒曾带你见过的游景贤?你见他的时候,身上可有内伤?”

  琴娘抬起头看着他,“不错,那时他的确有很重的内伤。”

  “景贤就是当年被流放的修庭。”他看着琴娘脸上惊讶的神色,对夜阳来说,是意料之中的表情。“他身上的伤,是刺杀修源未遂,被修源一掌所致。”

  “那修寒呢?修寒又为何不来见我?”琴娘眼中好像闪了泪花,这让夜阳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在这些年里,他从未见琴娘哭过。

  “你且听我慢慢说。”夜阳将琴娘温柔的搂在怀中,轻声细语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苦,但你这些年都不曾与我说过,你只当我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夜阳真的很少叹气,他今日却不知叹了有多少口气。

  夜阳轻轻抚着她的那头青丝,“修寒最后一次来找你的那天晚上,他便同修庭一起去刺杀修源。那日他们两人伪装的很好,将一道菱角炖猪肉混进了修源的膳食中。食物相克,修庭又放了大量的蒙汗药进去,由此,修源便死于五月二十七日晚上。”

  “我同景贤认识多年,真没想到他会是三皇子。”琴娘在他怀里有些落寞,没想到冷如冰霜的修寒,野心竟会这么大。

  “修寒不来见你,是因为...”他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是因为他去远征平南了,若是他这一仗打赢了,他将会是墨阳城的储君。”

  “他去了多久?”琴娘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从夜阳怀里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若是输了,是不是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夜阳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不会,你要相信他,他不会败。”

  “他要多久才回来?”她脸上恢复了先前漠不关心的神色,但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深深的否定了她脸上的表情。

  “不出问题,两个月的时间。”夜阳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琴娘摇了摇头,“待会吃了饭,帮我送到锦衣铺。”她将那张图纸放进了夜阳怀里,自己便下去让陆闲做晚餐。

  你还真是傻的可以,你那副样子怎么可能没事?夜阳惆怅的望着她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