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九章这件事总算是过去了,有时候琴娘都以为他们两个人是商量好的,要么,一起来,要么,都不来。这几天还真是过的有些清净,一点事儿都没有。

  可别问这两个人去干什么了,就连以琴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又跑去哪了了,她还记得有一次夜阳离开了墨阳城有半年之久,也就只为了出去游山玩水,而且是偷跑,最后还是被梳华和修寒找回来的。

  今天的天气有些不好,琴娘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色,又担心的看着窗外的那对燕子,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她站起身来,然后走到窗前,伸手将燕子窝移到了屋里。这闷热闷热的天气,今日大抵是要下雨的。

  “琴娘,”陆闲手上端了一只百宝箱上来,“几个青楼的老鸨说要见你,还带了这个。”她走上前去,把东西放在了琴娘面前。

  琴娘随手拿了一只玉镯子,她看着手上的那只镯子,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真是阴天没好事,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们现在在哪里?”

  “在后院的厅堂里等着。”

  以琴抚了抚轻飘飘的衣袖,站了起来,“将这些东西带着,我们下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们都不要过日子了么?刚刚她瞧见了,有几件东西还是她们贴身戴着的,今日竟都给她送来了,还真是奇怪。

  她们今日若是有事求她,她也没什么好帮她们的,那几个可是真正的老狐狸,她才不敢什么事儿都依着她们。

  几个墨阳城名气比较大的青楼老鸨都在这里,有寻香坊的韵姐,梨香院的芳梅,绾红丝的四妈妈。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不知今日她们三个老女人会给她唱哪出戏,还真让她有些拭目以待啊!

  坐在圆桌旁的四妈妈看见琴娘来了,立马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眼里闪着精明的神色。

  “不知今日几位姐姐找我,是为了何事?”琴娘端起茶杯微微品了一口,也不抬头看她们,“还带了这么多东西,琴娘可是无功不受禄啊!”她示意陆闲将东西放在桌上,让陆闲离开,可她就是不走,撇开了脸站在了琴娘身后,帮她捏着肩膀。

  琴娘看了一眼身后的陆闲,无奈的摇了摇头。

  以琴今日正好无事可做,看着她们三个人演演戏也好。

  她们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只顾着手中的瓜子,最后都看向了琴娘。

  琴娘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陆闲为她捏肩,肩上传来的力道,引了她一阵困意。“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吧。”她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慵懒。

  绾红丝的四妈妈听见这话,立马向琴娘赔着笑脸。“既然琴娘如此爽快,那我们这几个老妈子也就不磨叽了。”四妈妈清了清嗓子,便开口道,“城北新开了一家醉花楼,那女子叫做黛娘,这事儿你肯定不知道吧?”

  “不知道。”琴娘依旧闭着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一向如此。

  传闻琴娘不问世事,甚至连玉坊的事都没怎么管过,今日一见,果然是真。

  “她醉花楼,才开张有半月,生意都要比你这玉坊好上几分。”四妈妈喝了一口茶水,继续道,“那日,我们三人结伴,欲去醉花楼看看究竟,正想着是哪些狐媚子从中作怪。说着说着,芳梅竟与人骂了起来,她醉花楼还非要给我们下战书,三日后在落花台选取墨阳城的花魁.......”

  韵姐突然打断了四妈妈,接过她的话继续说,“你知道她的语气有多狂么?她说,若我们赢了,便将坊里的一半姑娘分给我们一半。若我们输了,便要我们收拾东西,另寻站脚的地方。”

  “她醉花楼好大的口气,这墨阳城你们也待了几十年了,她竟要赶你们走?”琴娘算是听明白什么意思了,无非是想要让她替她们去选花魁,今日她们真的是演了一出好戏。“这按年纪,她一定要称你们一声前辈的,真是后生可畏啊!”

  她们三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朝琴娘开口道,“所以,我们想请你帮帮忙。”这时最能说的四妈妈又站了出来。“你看,我们把半辈子的积蓄都给你了,一起同行这么多年,就帮我们这一次。”

  帮?说的倒是好听,是不是输了她也要另寻佳处了?风险这么大,她可不想到最后连个地方都没有。玉坊也是她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努力出来的,这件事,他可要谨慎点。

  'A更√p新GO最快上a酷}E匠网

  “是不是输了,连我也要另寻站脚处了?”琴娘睁开了眼,倦怠的看着她们三个,一丝寒意漂浮在琴娘周围,让那三个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琴娘其实也知道四妈妈她们心里有多苦,谁都不愿意把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拱手让人。只是那醉花楼的新人也欺人太甚了,在别人的地盘上敢放出如此狠话,她黛娘也是够有胆识的。这醉花楼的黛娘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琴娘还真想见识见识呢。

  “若是输了,你不必另寻地方,我们走就行。若是赢了,我们分你一半姑娘,让你自己挑。”这倒是个甜果子,若是输了,她不赔,还赚了一盒首饰,赢了还有姑娘可分。

  四妈妈像是有些倒苦水的意思,“我们那儿的姑娘你也知道,不是半老徐娘,就是歪瓜裂枣,偶尔有个标致的,还被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赎走了。哪像你这里,个个美似天仙。”四妈妈说的倒是有些夸张了,她的姑娘长的也不赖,琴娘这的也算不上是美似天仙,只是琴棋书画,唱弹吹拉样样精通罢了。

  只是没了夜阳在这里,少了人帮她出主意。

  “琴娘意下如何?”

  陆闲在一旁听着,倒也没听出来什么端倪,所以也就一直没说话。

  “你觉得呢?闲儿?”琴娘面带微笑,微微闭着双眼。

  陆闲悠悠的说了一句,“倒也不错。”

  “好,我答应了,三日后,落花台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