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八章晋渊王府中,修寒与夜阳坐在一起对酌,他们二人好像在说着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

  修寒本就不怎么爱笑的脸,此时又是眉头紧皱。夜阳依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刚开始夜阳还有些奇怪,奇怪修寒这个不怎么喝酒的人,为何邀他喝酒。这听来听去,总归一个字——情。

  并不是以前修寒没邀他喝过酒,只是那时聊的都是他家里的事,朝中之事,而这一次的话题,让夜阳颇感意外。

  这感觉莫过于,有一天梳华对夜阳说,他不喜欢清晏了,要纳妾。当然,梳华并没有说过,只是被夜阳拿来做了个比喻。

  现在先不扯容梳华和玉清晏的事,先说说修寒到底和夜阳说了什么,居然能让夜阳有如此一般,不可思议的感觉。

  他认识琴娘也是夜阳的缘故,有一年过年,夜阳把他从宫里偷偷带了出来。那时候的修寒虽已被封了王,但却还是和母妃住在宫里,由于修灵出阁早,修寒怕母妃一个人太孤独。他与修灵是孪生,但她作为长公主,去了西凉和亲。修灵走的那天,是修寒亲自送她出的城门。

  当时修寒跟在夜阳身后,自己都觉得可笑至极,身为王爷竟跟一个十一岁的孩子逛青楼,这要让别人知道还不笑死他。那一年,修寒也不过十六岁。自那日见过琴娘后,修寒便对她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这也是为何这么多年来,修寒一直没有娶妻。

  修寒看到琴娘的第一眼就是——美。除此之外,修寒真的想不到,可以再用什么词去形容她。

  但以琴的那种美透着一丝孤独,以琴很妩媚,但她不知道,她却迷住了修寒的双眼,仅仅一面之缘。

  修寒会喜欢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琴娘可以说出修寒心中所想,这很令修寒吃惊。除了夜阳和梳华外,没人会和他说这么多的话,猜出他心中所想,一字不差的说出来。

  虽然琴娘那时候的笑容让人感受不到温暖,但给了修寒一种厌倦世事的感觉,这让修寒觉得很特别。

  从他出生起见到过的女子便是金钗玉环,满身珠光和华服的。他一直以为只要是女人,都这副打扮。而琴娘却是简衣烟纱,只有额间缀了一枚玉泪珠,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腰间。

  修寒看到琴娘后是真的吃惊了,那晚他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不说一句话。

  知道琴娘问了他一句,“喝酒还是喝茶?”

  他看了一眼琴娘,顿了顿,“茶。”

  修寒第一次见到琴娘,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茶。”

  而后,琴娘便不再理他,转过身,去和夜阳说话了。

  夜阳突然问琴娘“琴姐姐,你为何不同修寒说话?”他吃着桌上的点心,头也不抬的问着她。

  琴娘看了修寒一眼,便答道,“这个人好生无趣,连笑都不会笑。”

  这句话,修寒到现在都还记得。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夜阳竟有些急了,真是千年,不,是万年啊。修寒你大爷的,你的那块冰就不能化一化么?关键时刻又给冻上了。他真想一咬牙把他交给梳华算了,让梳华教教他,该如何谈情说爱!

  “以她的性子,我如何做她才会同意?”修寒眉头紧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种事你该去找梳华,而不是我,我又不是内行。当然,夜阳也怕打击他,没敢说出口,只好沉默的望着月亮,不再看他。

  夜阳突然学着琴娘的样子,娇嗔的说“你应该多笑。”

  酷匠网/w唯“一Z《正版n,其&t他\都Gq是Y…盗W版^

  修寒真的笑了出来,然后伸出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以琴,这样你就听明白了?他心里有你,就是不好说而已。”夜阳嘴角微微一撇,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修寒有些惆怅的对琴娘说,“所以,我很确信,我想要的就是你。我可以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我...”

  “够了!”容慧汝的双眼充满了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其掉下来。“晋渊王殿下,你这个时间才过来,是故意把这些说给我听的吧?!”慧汝站起身来,用带着许些哭腔的声音微微的说着。“我容慧汝哪点配不上你?身份地位也得比她一个烟尘女子高吧。”

  “我不许你叫她烟尘女子,也不许让你和她比身份。”修寒说,“本王所说,句句属实,若为不信,那你便问夜阳。”他甩了甩衣袖,负手站在窗前,看着他们。

  现在修寒的手心里全是汗,他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这让夜阳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他真的说了出来。

  夜阳朝容慧汝点了点头,示意这话是真的。

  得了,这下可好,本来修寒没来的时候,他还能应付一下容慧汝,没想到修寒捅的这么快。他们两人喝酒的时候就说好了,等到给梳华的孩子过了满月再来一起找琴娘,修寒是真会挑时候,非趁这个傲娇女在这这里的时候,还说的这么明白。

  这往后啊,他赵夜阳是别想再过清净日子了。夜阳是越想越害怕,怕容慧汝天天缠着他,让他给修寒说情。

  “我若不答应呢?”琴娘笑吟吟的说着。

  “那我就...”修寒凑在琴娘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引得琴娘一直笑他。

  夜阳指了指容慧汝,冲他俩做着口型,我把她送走了。

  修寒看着夜阳点了点头,下一秒,容慧汝就晕倒在了夜阳怀里。夜阳横手抱起她,朝修寒点了点头,便下楼去了。

  “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琴娘依旧笑着,望向正在她窗台上筑巢的一对燕子。真是奇怪,一般燕子都在屋檐下筑巢,而这一对却筑在了她窗台上。窗外的台子上放了一盆吊兰,绿色的藤蔓向下舒展着,甚是好看。

  修寒并没有露出琴娘意料之中的表情,他出奇的笑着说,“你要相信我,只要你相信我,我们就一定会在一起。”

  这么多年她都自己过来了,冷不丁的突然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多少都会有些动心。“要我拿什么和你在一起?你是凤子龙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而我,不过是一个青楼的烟尘女子,我不敢和你在一起。我怕别人...怕别人会...瞧不起你!”修寒一直过的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会懂她的苦?

  “我就问你一句话。”修寒与琴娘四目相对。“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君临天下,共赏这万里江山?”他知道他说这话意味着什么,若被旁人听了去,他一定会被扣上谋逆的罪名。

  他也仔细想过了,比起待修源登基后,将他玩弄与股掌之间,不如他自己做皇帝来的实在。而且,他的那位兄长,还不如他被流放的弟弟——修庭。

  “我只要你予我一生。”他顿了顿,“如此便好。”

  要谋反?这么大胆的想法他是如何想出来的?要我陪他君临天下,还不让人笑掉大牙?玉珏英都不愿意承认有她这个女儿,要我陪你一生?不是我陪不起,是我不敢,让天下人耻笑的这个名称,她是真的受不了。

  她笑着摇了摇头,“予你一生?你叫我如何敢?怕是这天下人的流言蜚语就能让我抬不起头来,如今你却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们的身份是不可能比拟的,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我呢?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他今日进宫就是为了此事,他母妃告诉他,若是真的喜欢琴娘,就娶她为妻吧,别在乎别人说什么。毕竟拥有一份真挚的感情,真的不容易,她在这深宫之中是深有体会。

  “我若没想过,今日就不会来找你。”修寒坚定的看着她。

  “若将来你为君王,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定是不可能的。这历史上的哪位皇帝不是后宫佳丽三千的?修寒会只取一瓢?

  “母亲从小就对我说,女人是很麻烦的,所以只允许我这一生只娶一个女子,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因为人都是平等的,只要互相喜欢就好。”

  “怕是你父皇也不会同意的。”琴娘收起了笑容,看着对面的屋顶,那是游景贤曾经坐过的地方。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夜阳便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琴娘便又为夜阳添上了一副碗筷。

  夜阳看着修寒那一张能冻死人的脸,不由得往后退了退。他又不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修寒对琴娘说了什么。

  适才,夜阳发现了修寒看琴娘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但也不再去问了,刚刚夜阳已经被容大郡主闹的是筋疲力尽了。

  当然,夜阳见到了依旧是意气风的发梳华,几句寒暄之后,他便离开了容府,一路小跑到玉坊。

  容小姐也要伤心一阵子喽,当然,他赵夜阳也管不了这么多,自己喝好玩好的就够了,他能帮容慧汝把是事情圆过去,已经是不错了。

  各位看官,珏娘已经忙了一寒假了[珏娘已经累惨了!]原谅珏娘偷了一寒假的懒,现在继续更!珏娘会尽量一天一更的,各位看官的支持就是对珏娘的动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