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七章陆闲慌慌张张的跑到晋渊王府,但在门口看门的侍卫告诉她,晋渊王殿下进宫面圣了,走了没多久。她只得叹了一口气,自认倒霉。然后又是穿街过巷的跑到了赵丞相府,去找夜阳。这次看门的侍卫告诉陆闲,少爷正在忙,要等一会儿才能出来。陆闲只好认命的低下了头,等就等吧,只要能救了玉坊的火就行。

  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是不见夜阳从府里走出来,这才刚刚五月的天气,还真是热死人了。陆闲站在大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都快要晒的中暑了。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便走上前去,告诉门口的侍卫,若是夜阳出来了,就让他赶紧来玉坊,玉坊出事了。

  说罢,陆闲便离开了赵丞相府,再呆下去,估计她真的要躺下了。门口站着的侍卫目送着她离开,心想,这么热的天气,她还肯在门口等这么久,算了,还是再进去一次,向少爷说明吧。

  “启禀三少爷,那名姓陆的姑娘说,玉坊出事了,让您赶紧过去看看。”那名侍卫单膝跪在刚刚走出书房的夜阳面前,如实的说着。

  夜阳听了这句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玉坊还能出事?以她那副不服输的样子,玉坊出了事还真是一件稀罕事儿。夜阳有些新奇的想着,脸上挂满了孩子般的笑容。

  不过,她既然派陆闲来找他,那他赵夜阳也得过去瞅两眼不是?这要是琴娘知道了,他明知道玉坊出事了,却不管不问的,可能生不如死的就是他赵夜阳了。

  夜阳笑眯眯的朝那侍卫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下去。随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换了套锦兰袍,金线被染成了淡蓝色,在他的袍子上绣着一片片祥云。

  夜阳从玉坊的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才不像修寒那样的身份,要在乎的那么多。

  进门后就直接上了三楼,走进了泠雪阁。

  他走进了冷雪阁之后,他就看见容慧汝被气的发抖,而琴娘则坐在圆桌旁喝茶。

  夜阳笑了起来,容慧汝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夜阳,便撒娇似的贴了过去,“夜阳哥哥,她欺负我!”容慧汝小嘴一撅,一副告状的样子指着琴娘。

  “你怎么这时候来了?”琴娘看了一眼挣开容慧汝,就朝她走过来的夜阳。“该来的时候不来。”

  夜阳只好苦笑了两声,他知道,以琴这是在故意挖苦他,“陆闲去府里找过我,她说她找我之前去找过修寒,可修寒进宫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夜阳拿起杯子倒了一杯茶,这天气可真热。

  “你俩谁来都一样。”琴娘放下了茶杯,用着一副哀怨的表情看着他,“就是来迟了。”

  A…酷匠网首M发

  夜阳打起了马虎眼,“呵呵呵呵呵呵......”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以琴,“我这不是帮我爹收拾书房呢么。对了,你这么急,找我什么事?”

  “你自己听她说吧。”琴娘连头都没抬,没好气的指着站在那里的容慧汝。

  他只好把慧汝叫到了身边,让她坐下后,听她把事情讲了一遍。听的他直笑,“慧汝,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她,连我还得要给她个面子。”夜阳看谨慎的了一眼琴娘。

  “我只要她不再缠着晋渊王殿下。”容慧汝扯着他的胳膊,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夜阳若有所思的瞧着她,想起了前段时间,修寒对夜阳说过的那番话,他觉得,这以后啊,琴娘不缠着修寒,容易,毕竟她一直也都没有缠过修寒。要修寒不缠琴娘,难啊!

  “是修寒缠的琴娘,琴娘没有招惹过他。傻丫头,你才不过十六岁,修寒是不会娶你的。”年龄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这容慧汝根本就不是修寒喜欢的类型。

  “这门当户对的,让修寒收了就是了。”琴娘说。

  容慧汝微微一怔,强势的看着以琴,“放肆,你竟敢直呼晋渊王殿下的名讳!”

  以琴实在是不愿意再和她说一句话,直接白了慧汝一眼。夜阳发现了琴娘就要发火了,便替慧汝解围道,“慧汝,休要再胡闹了!是修寒准许琴娘叫他名字的。”虽然说他们和容梳华是好朋友,平日里她胡闹就由着她了,可今日,在琴娘面前,是胡闹的时候么?况且,别人不知道玉珏以琴的什么身份,可他赵夜阳知道。

  容慧汝虽是墨阳皇帝册封的郡主,但并不是皇亲国戚。而琴娘就不一样,就算她离开了北国王府,但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

  夜阳实在是不想让梳华知道慧汝来玉坊的事,若是让梳华知道了,这丫头免不的要挨打。梳华下手又没个轻重,夜阳看了慧汝一眼,姑且替她瞒下这一次吧。

  “丫头,今天的事不要告诉梳华和修寒。”夜阳和了一口茶,认真的说着。

  慧汝突然睁大了眼睛,“为什么?”受欺负的人是她,又不是顾闲以琴,凭什么不让他们两个知道。

  真是不知好歹的丫头,“你想想,让梳华知道了,你会怎么样?”现在夜阳都能想象到慧汝挨打的画面,怎么还会想要告诉修寒?若是叫修寒知道了,怕是他不会再理会慧汝了,其实修寒内心里,是一个挺小心眼的人的。

  慧汝咽了咽口水,怕是想到了后果“那为何也不让晋渊王殿下知道呢?”

  夜阳觉得他话说的挺明白了,这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不懂“还想让修寒理你么?”

  她点了点头。

  “你相信你夜阳哥哥么?”

  她又点了点头。

  “那就别让他知道。”夜阳看了一眼琴娘,什么都没说,他估摸着琴娘可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慧汝只好闷头丧气的“哦。”了一声。

  “你也别不高兴了,你夜阳哥哥也是为你好。”夜阳看着她提不起来精神,便随便安慰了她几句。

  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夜阳和琴娘突然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同时开口道“修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