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六章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也不知道今年她玉珏以琴是得罪谁了,居然能有这么多的事儿找她。前几天曾狠心离开的她的钟流浔来找她,然后又是晋渊王修寒来和她套近乎,最后还有个数年未见的游大哥,声称自己受了内伤,没几天活头了。还利用修寒将她“骗”了过去。

  哦,对了,琴娘刚刚想起来,还有修寒说的公事没有告诉她。

  她以前看别人在穿越小说里,都他妈混的风生水起。而她却要管理着青楼,每天都要提防着有人阴她。他大爷的,小说里全是骗人的!

  她算是知道了,古人的智慧是不可猜测的,别人穿越到古代混的风生水起的,是特么时候赶对了。等挨着她穿越了,却穿越到了一个北国王府嫡女的身上,还特么的亡了母。她就一气之下带了她娘的灵骨,寻了她娘的故乡,弄清了她娘的身份,去了墨阳城。

  这头十年里都过的安安稳稳,以琴在心里忍不住的爆着粗口,就这一年,他大爷的,什么好事全让她给赶上了。

  而现在琴娘则坐在床上,扶着额头,看着眼前的慧汝郡主,非要逼她说出与修寒的关系,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琴娘,我拦不住她。”陆闲一脸歉意的看着玉珏以琴。

  以琴扶住了额头,朝陆闲摆了摆手,示意让她出去。

  酷0匠网正◎4版首《发

  她刚才还在睡午觉,她泠雪阁的门就被一个,不长眼的郡主给踹开了,她心里的那个气啊,是老天嫌她这十年里过得太安稳,要给她找点事情做吧!

  于是陆闲走了之后,这个不长眼的郡主,见她没了帮手,就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贵妃塌上,喋喋不休的问着她。

  琴娘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走到了窗边,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后就坐了下来,随手倒了杯茶。她现在只希望,那个口才特别好的赵夜阳来这里,替她解围。赵夜阳和这个不长眼的郡主既然都是“政府”的人,那他们肯定得有些关系。

  她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上,看着窗外皱起了眉头,这个小兔崽子,以前都是以琴还没起床,赵夜阳先来了,今日这是死家里了?

  在以琴各种的咒骂声中,那位夜阳大少爷,此时此刻正在他爹的书房里,替他爹收拾东西。喷嚏一个接着一个,搞得他都以为自己是冒风了。

  “我说话你到底听见了么?”慧汝郡主不耐烦的从贵妃塌上站了起来,走到琴娘面前。

  琴娘在心里哀怨一声,把刚才的想法暂时扔到了千里之外“你是谁啊?”

  慧汝郡主睁大了眼睛,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喝茶的琴娘“我是谁?”她指着自己“我是护国将军的女儿慧汝郡主!”

  什么慧汝郡主,她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倒是知道护国将军容褚。还知道容褚有个儿子,叫容梳华,那是她表哥,长得不错,就是容慧汝,她还真没听说过。

  等等……容褚是她爹……梳华是她哥哥……她好像想起了在自己众多亲戚里,有这么一个。但是,她看到眼前的人却有些不承认。

  “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琴娘眯着眼睛看着她,极其厌烦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我都连晋渊王都居高临下的看过,你一个小小的郡主算什么!

  琴娘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比慧汝郡主高上那么一些,便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就走到了中央的圆桌旁坐下,然后就嗑起了瓜子。

  慧汝郡主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指指了两下,便放下了“既然我刚才说的,你没听清楚,那本郡主就长话短说。”她装模作样的双手叉腰“晋渊王是本郡主的,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以后离他远点!”

  琴娘听到“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一口茶喷了出来。“什么叫做我惹不起的人?”

  “你往后给本郡主记在心里,见着晋渊王殿下,要绕着道走,听明白了么?!”慧汝郡主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看着琴娘。

  琴娘大笑起来,我要是被你吓着了,那我前世二十多年就白活了“你给我听清楚了,你口口声声叫着的晋渊王殿下,是他来找的我!”琴娘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郡主是么?郡主就以为自己真的是高高在上了?收起你那一套,在我这里不管用。”

  容慧汝怔了怔,她好像从来没被人这样对待过,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一味的指着琴娘说“你……”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特别得意的笑着说,“反正晋渊王殿下,不可能瞧上你这花街柳巷的女子。”

  “他要瞧上我,我还不一定答应!”琴娘有些生气的看着容慧汝。“堂堂一个郡主,竟如此出言不逊。我顾闲以琴向来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哪像你,吃个饭都得让人喂!”

  敢说她是花街柳巷的女子?不过,琴娘仔细想了想,这容慧汝说的也在理,她本就是青楼女子。但这话,从容慧汝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

  真不知道容家的人是怎么教她的,以为自己有个有权有势爹,就得到了这世上的一切?你这想的也太多了吧,我玉珏以琴,默默的在这个世界奋斗了这么多年,都还没这样想过,你一个不知百姓苦的郡主,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容慧汝没听出琴娘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还特别得意的说“这是我将军府的条件,你想让人喂还没有呢。”

  她吃饭还真让人喂?琴娘也就随口一说的说她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啃老族,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挺会顺杆爬,把事给抖了出来。

  琴娘冷眼相向,“好,那我也告诉你,我这玉坊的大门,你永远都不要走进来!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我才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有多硬的背景。得罪了我,一样得死!”

  容褚是她舅母的哥哥,但琴娘怎么看,也不像是容家的人,她倒是听梳华说起过,没想到真的是一副蛮横模样。以琴总算是知道了梳华不带慧汝出门的原因了,这样的妹妹要放在是她玉珏以琴身上,她也不愿意带她出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