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对了,我怎么都给忘记了。”鸣人是想到了什么,激动的扬起头,眼中闪耀着点点星光。

  “我怎么都忘了被敌人抓到后留下记号这件事了?”「偶曰:从你被扔进牢房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那里闹,闹完又开始胡思乱想,现在这么快能注意到已经很不容易了。」

  “哈哈,这样,很快,鼬哥哥他们就能来救我了出去了,啊…「打哈欠」,好困。”因为任务前赶路到现在执行任务,鸣人他们几乎没怎么休息,再加上先前在牢房里面又吼又闹,早就累了。现在又想到姑且算是办法的办法——等鼬他们找到记号来救他。鸣人就放松下来,这一放松,疲惫感也如影随形,鸣人就这样靠在墙上进入了梦乡。

  一边,鼬很快就在搜寻过程中辨认出鸣人留下的记号。凭借鼬的聪明和经验,判断出鸣人被关在地牢中、既然已经抓住了线索,那肯定要赶快行动啊,正常寻人都会如此,更别说鼬现在已经算得上是热锅上快被烤熟的蚂蚁。随便找到一个敌人,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开出写轮眼瞪着对方,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沉稳“说,地牢在什么地方?”本来鼬还在想会花点儿力气才能问出来地牢所在,结果没想到,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敌人就说出了地牢所在地。「偶曰:鼬啊,你也不想想,你那个表情在别人看来就如同地狱的修罗。人家肯定是不想死那么早,所以只能如实告诉你啊。偶现在也相信了,你的眼神真可以杀人。」

  从敌人口中逼问出信息,鼬早已失去冷静,甚至于都没有考虑那是不是敌人设下的陷阱,心中焦急的赶往鸣人被关的地牢。不过还好,敌人因为鼬失去冷静那骇人的形象,早就吓得不行了,也不敢不如实相告。

  来到地牢门外,鼬直接握紧刀冲了进去,一点儿都不担心有没有敌人埋伏之类的。准确的说,现在鼬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鸣人的安危,就算心里知道鸣人强,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但心中的担忧和焦急是怎么也止不住,哪里还有其他心思,就算现在有一大堆的敌人挡住他的去路,也根本拦不住现在这个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他。敌人还真是应该庆幸,他们没有在这里设下埋伏,不然,真的会死的很惨很惨地(di)。

  几乎没有任何阻碍,鼬轻易找到了鸣人被关的地方。来到鸣人被关的牢门前,却看见鸣人偏头靠在墙上睡得正香,但也因为地牢温度较低,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在心里放松的同时也不得不替鸣人感到担忧,“这只狐狸,在敌人的地牢中都可以睡得这么安稳,整个忍界估计也只能找到你一个,也还真不愧卡卡西前辈给你的评价「意外性第一的忍者」”

  酷匠\网,首发ex

  不愿意吵醒熟睡中的鸣人,鼬轻巧地打开牢门走到鸣人身边,看见鸣人双手双脚都是被敌人绑住的,心痛不已。当然,心中已经很愤怒地把那些欺负鸣人的敌人杀了千百遍了。鼬将鸣人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坐到床边,让鸣人的头枕在自己的肩头上,侧身固在自己怀中。鸣人像是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蜷缩的身体也渐渐伸展开,还舒服的在鼬怀里扭动了几下。

  鼬吞吞口水,心里暗叹“天啊,这只狐狸能不能不要乱动,还有,自己到底在干嘛啊,这不是自己在找罪受,在考验自己的忍耐力吗?”经过这小小的一抱,鼬是完完全全地清楚了,他对鸣人的感情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已经完全无法单纯的再把鸣人当成一个弟弟来看待,仅仅是这样看着鸣人,身体就已经开始产生最原始的欲望。鼬此刻心中更加庆幸于鸣人是那种睡着后就不容易被吵醒人。强压制住自己的冲动和欲望,长吁一口气,动作轻柔地替鸣人解开捆绑住手脚的绳子。

  看着自己怀中依然睡得安稳的鸣人,鼬完全形容不出此刻的心情,如果非得说一下,大概就是既幸福又痛苦。幸福的是,这么多年,自己最爱的人都一直在自己身边;痛苦的是,这是一份根本无法说出口的感情。伸出手,整理好鸣人头上几丝凌乱的发丝,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在鸣人的额头轻轻留下一吻。只不过,现在也不是适合纠结于这些纷乱心情的时候。鼬心想,既然找到鸣人了,还是赶快去和佐助他们汇合,如果再这样和鸣人待下去,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这份汹涌如潮水的感情。鼬用无线电联系佐助,却没想到佐助那边也变成了完全联系不上的状态。没办法,现在也只能叫醒鸣人,然后赶快去找佐助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