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

  一晃三年,鼬也已经从中忍成为暗部。而鸣人也开始了在忍者学校的学习。三年中,由于鼬的暗中保护,想杀掉鸣人的那些村人一次都没有成功,如果要说仔细一点,那就是鼬完全不给那些人接近鸣人的机会,每次在他们想刺杀鸣人之前,鼬就已经先把他们给赶跑了。而鸣人呢,虽然还是会被同龄的小孩欺负,也一直受到村里人的冷眼相待。但与这相对的,明着有伊鲁卡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三代的关怀,暗地里还有鼬的保护,三年里都相安无事,健康的成长起来,最后也在三代力排众议的坚持下,鸣人成功的进入了忍者学校。

  鸣人进入忍者学校就读后,俗话说,太阳的光芒是挡不住的,天性善良开朗,却又调皮爱恶作剧的他渐渐有了同龄的朋友,或者说臭味相投的损友,天才的鹿丸,憨厚的丁次,暴躁的牙,神秘的志乃。大家混熟之后,不是逃课出去冒险,就是恶作剧,经常还会看见五个人被伊鲁卡罚站和训斥的画面。而在鸣人的朋友中,还有一位就是宇智波家的二少佐助。话说这位少爷,为了赶上自家优秀的哥哥,吸引父亲的注意,总是很认真的学习,如此这般,在学校里,大家看见的他总爱以一张面瘫脸示人,也不怎么说话。可是,说来也奇怪,只要是鸣人和这位少爷一说话,大家就能轻易看到这位面瘫少爷破功,脸上出现其他表情并且语言还变得出乎意料的多,虽然仔细听来,几乎都是损人和骂人的话。不打不相识,不骂不相熟,多次唇枪舌战之后,鸣人和佐助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知己。

  ,f看?j正版6章N》节}s上酷Q匠P网Ag

  因为哥哥鼬的异常优秀,佐助越是成长,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想得到父亲的认可,虽然喜欢和崇拜哥哥,却依然想赶上哥哥的步调。这样无形的压力,让佐助几乎没有什么同龄朋友,一心全力以赴,都放在了修炼上。和鸣人成为知己,不仅让佐助拥有了同龄的朋友,也让佐助自身的压力得到了释放。毕竟佐助也还只是一个8岁的孩子,表面上是没什么太大变化,内心却是十分高兴能和鸣人成为好朋友。回家能见到鼬时,也是掩饰不住兴奋地把学校里发生的事讲给鼬听。每次,鼬都只是微笑着,静静的听。同时却也在心里替鸣人和佐助感到开心。先不说鸣人,就说佐助,因为有这样一个天才哥哥的存在,也没少吃苦头,就算生活环境再好,也不能弥补心灵上的孤独。这点,鼬自己也深有体会。大概也是因为感受到了彼此相同的气味,鸣人和佐助才能成为朋友。

  另一方面,佐助和鸣人成为好朋友,也成了鸣人和鼬认识的契机。

  一天,忍者学校课程结束后,佐助和鸣人结伴去了林子里比赛手里剑。几轮大战下来,两人都累得不轻,坐在草地上喘着气。

  “不行,佐助,再比一次,我就不相信我赢不了。”鸣人一边喘气一边手舞足蹈的对着佐助大喊。

  “白痴,就算再比10次,现在的你也赢不了我,还是算了吧?”说完还不忘来个佐助对鸣人专用白眼。

  “你说谁是白痴,混蛋佐助?再比我一定能赢你。”

  “切,谁答应谁就是咯。不过,要比也得等到明天,现在已经很晚了,要是再晚些回家,伊鲁卡先生也会担心你吧。今天先回去?”

  听完佐助说的话,鸣人抬头看看天,才发现太阳已经西沉。知道要是回去得太晚,伊鲁卡先生一定会担心他。对佐助点点头,勉强算是同意了。

  “知道了,臭佐助,那就明天,到时我肯定赢你,你就等着瞧吧。”

  “行啊,吊车尾的,我就等着看你怎么能赢我吧?”

  结束了对话,两人也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准备回家。刚走出林子,鸣人就看见对面的树下站着一个人。佐助此时正在专心的想别的事情,也没太注意周围的情况。

  鸣人看清那人的长相后,轻轻拽了拽佐助衣服的一角,有些惊奇的问到“佐助,你认识那边那个人吗,和你长得好像?”

  佐助闻声,抬起头向鸣人所指的方向望去。然后对着依然在疑惑中的鸣人说:“笨蛋,肯定会长得像了,那个人是我哥哥。”

  “哦!”鸣人轻声回应。可是下一秒,佐助就受到了彷如来至地狱,魔音灌耳一样的摧残。

  “啊!!?”鸣人突然激动加吃惊得大叫一声。手还不忘指着鼬站着的方向颤抖着。“你刚刚说什么?哥哥?那个人是你的哥哥?佐助还有哥哥吗?”

  佐助被这突如其来,震耳欲聋的吼声吓得差点没一个扑棱摔倒在地。「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在距离你的耳朵一指宽左右的地方,在你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用来自全身的力气对着你大吼一声,这样的感觉会如何?如果你能理解,那你就能体会到佐助所受到得摧残了。」稳住脚步,心中还不免小小的庆幸了一下下;“还好平日和鸣人吵架吵习惯了,不然,鸣人这如同狮子吼的魔音,一般人怎能经受得住。”无奈的瞪了眼还在消化此事的鸣人。“白痴,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揉着刚才受到莫大摧残的耳朵。

  “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今天不是说有任务,不会回来吗?”已经来到对方身边的佐助问。

  鼬看了看眼前两个小家伙。心里琢磨着:“要是说出实情,说是母亲看天色晚了,佐助还没回家,让自己去接佐助回来。那鸣人肯定会受到伤害。毕竟在暗中保护了鸣人几年,鸣人的一举一动,不说全都知道,也知道个八九分,知道鸣人表面上大大咧咧,喜欢恶作剧,惹人注意,但是从小经受的孤独,也让鸣人的内心比任何人都细腻,比任何人都更加容易受到伤害。”斟酌之下,鼬决定编造一个理由出来。

  “任务提早结束了,路过看见你和鸣人君比赛完手里剑正准备回家,就顺便一起回去好了。”

  鼬的话刚说完,鸣人就用他那纯净的大眼睛扑腾扑腾,眨巴眨巴的看着鼬,迫不及待的开口了“佐助的哥哥,你知道我的名字?”

  鼬也没立刻作答,只是低头看着鸣人,在心里活动着:“从鸣人婴儿时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自己当做弟弟的人。”一边面无表情的观察,一边打从内心觉得鸣人这双水蓝色的眼睛很漂亮,就好像大海,深邃又不失清透,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和四代还真像。另外还有两边脸上的胎记,配上这一头金灿灿的头发。“一只炸毛的小狐狸”这是鼬在心中得出的结论。不过,同时,鼬的心里对鸣人叫自己“佐助的哥哥”这个称呼觉得不大满意,微蹙眉头。“鼬,我的名字。”

  鼬看了看身旁表情有点不耐的佐助,也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鸣人,或者是因为现在插不上话在一边闹别扭。总之,就是现在很想欺负一下自己的弟弟。于是乎……

  “恩,知道哦,鸣人君,我家那位愚蠢的弟弟成天都在我的面前很高兴的提到你。说在学校交到了好朋友。”不出所料,鼬说完这句话,就看着佐助有些害羞外带恼羞成怒的瞪着他。鼬很满意的看着佐助的表情,有准备要继续说下去的趋势,只不过这次被佐助抢先了“哥哥,你怎么当着这个白痴的面说这个?!”佐助心里同时在叫喊着“真是丢人,让吊车尾的知道了,以后岂不是更加嚣张。”

  听话听得正仔细的鸣人,一听见这句,就开始炸毛了,“混蛋佐助,说过不准叫我白痴。”这一来二去,两个又开始变成了习惯性的斗嘴。虽说鸣人嘴上是习惯性的和佐助“礼尚往来”。不过心里面却对这位刚认识的哥哥产生了非同寻常的亲切感,以及深厚的崇敬之情。亲切感的产生是因为鸣人防备天线不仅没有侦查到任何恶意,同时,鸣人也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大哥哥是真的温柔,感觉就像伊鲁卡老师一样。那这深厚的崇敬之情又从何而来呢?事实是当看到佐助在这位大哥哥面前温顺得像只小绵羊,完全和平时的面瘫脸外加拽上天的臭屁劲儿是两个样子,鸣人就开始打从心底佩服这位大哥哥,崇敬之情也就这样油然而生。

  此时,引起这场微小争端的罪魁祸首心里正在哼在小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情很好,看着两个弟弟,一个是亲的,一个是自己心里自认为的,一只炸毛黑猫和一只炸毛狐狸。总觉得,就算暗部的任务再累些,父亲施加的压力再大些,也都无所谓了,有这两只在,以后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仅是看着这两只炸毛动物吵架都觉得好玩。「毕竟嘛,强大也还是孩子,玩心未泯也是正常的。」

  心里高兴归高兴,表面上还是得有点哥哥形象的。“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闭上嘴。”鼬这具有威慑性的一声,两只炸毛动物立刻乖乖闭上了嘴。都抬起头来看着鼬,鼬依然平静,瞟了一人一眼,轻叹一声,伸出食指指向天空,“要是再吵下去,天就黑了。”

  “啊,惨了,惨了,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会被伊鲁卡先生修理的说。”经过鼬的提醒,意识到天色已晚这一事实的鸣人马上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那鼬哥哥,我先走了,还有,混蛋佐助,明天我肯定打败你,你就走着瞧吧。”说完向鼬和佐助挥挥手就直接跑走了。看着鸣人跑开的方向,佐助白了一眼,留下一句“切,白痴。”看鸣人几乎跑到不见人影了,鼬顺手弹了下佐助的额头,“佐助,我们也走吧。”佐助点点头,还不忘用手揉着额头,跟着哥哥鼬向宇智波家的方向走去。

  就是这样一天平常的傍晚,鸣人和鼬算是正式见面,彼此认识了。鼬只把鸣人当弟弟,鸣人只把鼬当哥哥,此时,无论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是压根就没有察觉到,已经有一颗小小的种子埋在了他们心底。

  这一年,鼬13岁,鸣人8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