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点流逝,唐倩如不安的心情越发强烈,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

  劫财劫色还是买凶杀人,难道说是安在焕的风流债报应在自己身上了?

  她还不想死,虽然现在的生活和死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她还有需要照顾的父亲,还有那个即将出狱的哥哥。

  她不能死,她要活下去……

  对了,平时看的电视剧,主人公遇到这种状况都是怎样做的呢?

  “那个,大哥,我尿急,我想要上厕所,可不可以让我下车,我真的好急……”

  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依旧直挺挺的坐着,要不是他们还喘着气,唐倩如会以为身边坐的根本不是人,只是蜡像而已。

  唐倩如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黑衣人根本不像一般的劫匪,反而训练有素的样子,就像……就像军人。

  “我说你们这些人,到底是谁啊,把我绑架了,是杀是剐,至少告诉我们你们的目的,还有事谁指使你们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唐倩如依旧声嘶力竭的拼命喊着,她就不信这些人会不为所动。

  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看了这些人,他们不但不回应自己,反而从容有余,间歇还会用法语彼此交谈着,不过从那表情中大致可以看出都是一些例行公事的话,绝没有闲聊的意思。

  ……

  《酷/匠i{网首P发%

  大约行车了一个多小时,从市区来到了郊区,这里很僻静,但却风景不错,仿佛走进了世外桃源一般。

  不禁唐倩如慌乱的心有了一丝安宁,被这美得不像话的风景,以及面前这座堪称宫殿的巨大别墅所吸引。

  安家老宅就已经够让自己瞠目结舌了,现在又是怎样一番场景,简直就是故宫啊!在这里住着的会是谁呢?到底得多有钱有势才会成为这里的主人啊,没想到自己有生以来还能参观这样的别墅,虽然说自己现在这样有些狼狈。

  来不及惊叹,唐倩如就被黑衣人驾着走进了别墅,从大门途径花园,再到别墅,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大的简直有些离谱。

  别墅外的景色就足够自己震惊的,没想到别墅内才是真的奢华,感觉一砖一瓦都冒着金光,足以见得这家主人是如何的富可敌国。

  只见一个身影从楼上下来了,这不就是那天在飞机上遇到的……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自己怎么会被带来这里?还有很多很多……

  “你们都先下去吧,还有不要任何人进来。”

  从楼梯上缓缓下来的女人严肃的说道,一点也不似第一次在飞机上见到的亲切模样。

  待别墅内的黑衣人都走光之后,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坐吧。”

  唐倩如还有些怀疑她的用意,于是身体上就有些迟钝,久久没能挪开一步。

  “你不用这么紧张,也不用这么陌生的看着我,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早在飞机上你我不就相遇了吗?我们算是老朋友了不是,快来坐吧!”

  唐倩如渐渐放下了防备,坐在了沙发上,不过两个还是相距很远。

  “为什么抓我来这里?”唐倩如语气中明显有一丝生气。

  “不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还不好,我只是在帮助你!”

  “帮助我?这还真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今天无论谁像我一样遭遇这些事情,都不会以为你是在帮助我,我还以为自己被绑架了!”

  唐倩如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女人竟说是在帮助自己。

  “或许我的手下让你产生了误会,这一点我可以向你道歉,不过我真的是在帮助你,你以为我闲来无事会绑架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不是我的好朋友拜托我尽快找到你。”

  “好朋友,什么好朋友?你的好朋友找我做什么?”

  自己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的好朋友扯上关系,根本说不通嘛。

  “一会他就来了,你自己看是谁吧!”

  女人转身就要上楼,就在这时别墅大门从外被打开了,不对,应该是踹开。

  “说曹操曹操就到。”

  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仍是转身上了楼,并没有准备最电灯泡的样子。

  一开别墅门的霍绍霖,急匆匆的跑来了唐倩如的面前,然后紧紧拥抱住了唐倩如。

  “如如,终于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以后不要自己一个人承受痛苦,我会一直陪着你,即便你推开我,我也要牢牢拥抱住你……如如,我的如如……”

  霍绍霖?竟然是这个女人的好朋友?还有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如如?难道霍绍霖对自己……

  唐倩如回想这一段时间霍绍霖对自己的态度,确实有那哪里不对劲,可是自己并没有心思好好思考那究竟算什么,不过从今天开来,霍绍霖一定是喜欢上了自己。

  不可以,她现在还不能接受另一段感情,况且自己还没有离婚,即便离了婚,她也不会选择霍绍霖的。

  有些人,注定了相忘于江湖;

  而有些人,也注定了只能做朋友。

  既然不能回应霍绍霖的感情,那就要做一个了断,断了他的想法。

  于是唐倩如挣脱开了霍绍霖的怀抱,然后向后退了几步。

  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霍先生,对不起,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眼看唐倩如离自己越来越远,霍绍霖的表情越加的凝重起来,并一步步向唐倩如靠近。

  不过他向前走一步,唐倩如就会再后退两步。

  最后两个人已是咫尺天涯。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到底哪里比那个安在焕差了?为什么要和我保持距离,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霍绍霖的声调顿时升高。

  “我想霍先生是误会了,我与安在焕之间的问题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就算我过的不幸福,马上就要离婚,我也不会选择你的,因为从始至终你就不在我的心里。”

  人往往就是这样,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永远狠不下心,可是当面对爱自己的人时,却总可以绝情的那么理所当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