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倩如何时见过这阵仗,被吓的有些精神恍惚,眼睛不时的在发射信号:谁能来救救自己?

  她看着还站在台上的安在焕,四目相对,却没有了下文。

  因为安在焕消失在了舞台上,他并不准备解救自己……

  唐倩如,你还在期待什么呢?傻也傻过了,是不是该好好面对现实,接下来的路还要你一个人走……

  不会再去期待,更不会再去等待了。

  现在也该到了她自己一个人面对一切的时候了。

  “对不起各位,我今天只是陪好朋友来看show,并不清楚你们口中所说的,因此请恕我暂时什么都无可奉告,麻烦请你们让开!”

  唐倩如自信的说道,滴水不漏。

  现在的她需要那层坚强的外衣来保护自己。

  眼见人群并没有散去的意思,唐倩如是真的有些焦急了,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多么希望此时此刻有一个黑骑士来拯救自己啊!

  “如如,跟我走!”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

  不是安在焕。

  她看着那张同样帅气的面庞,沉着的眸子,淡定的神情……

  为什么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出现的永远都是一个叫霍绍霖的陌生男人,而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老公安在焕呢?

  到底是命运弄人,还是缘分如此?

  仅仅只有一刻的迟疑加震惊,唐倩如就这样被霍绍霖牵着走出了人群,时不时的还有记者的肢体碰触,不过都被霍绍霖挡在了外面,因为霍绍霖就像保护一件珍宝一样将唐倩如护在怀里,不容他人一丝的越近。

  被人呵护的感觉真好,她不用故作坚强,更不用与外界对抗,就这样静静的任一个守护着自己……

  如果渐渐的自己爱上了这种被呵护的感觉该如何?会不会又是一个沉沦的开始,她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她已经知道的太多了……

  安在焕在休息室的监控里看着这一切,眼中的狠戾越发明显……

  “在焕哥,她就是你新婚的妻子吗?”

  sandy在一旁好奇的问着,她不清楚为什么安在焕会选择结婚,而且还会选择这样一个女人。

  “不是。”

  “怎么会不是呢?刚刚记者可都说了她是你妻子啊!”sandy更是不解,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不过是我养的一只小猫……这只猫看来是要偷鱼吃了……”安在焕的怒气不语言表,身体上的每个部位都在叫嚣着,他要好好教训这只偷腥的猫……

  “在焕哥,我不懂……你说的话我越来越不懂了,怎么会是一只猫呢?”

  Sandy虽然是名扬海外的大设计师,不过在感情这方面还真是愚钝,即便他不清楚安在焕话中的含义,也该看出他眼中的怒意。

  这怒意,明显就是吃醋了嘛,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中,那样享受……

  他自己都不曾这样怀抱着唐倩如,以前是不愿,现在是不敢……

  他何曾不想刚刚就那样毫无顾忌的走进人群中,紧握住唐倩如的双手,然后温柔的说一句:“没事,有我在。”

  他又何曾不想,就这样一辈子抓住唐倩如的双手,永不松开……

  他已经过了可以任性冲动的年纪了,他清楚的知道抓住一次手,他就必须第二次抓住她的手,第三次,第四次……

  她和他的婚姻还会有几次抓住彼此手的机会呢?

  一想到小石榴缺失的父爱,还有自己刻骨铭心的初恋,他就不能任自己的心再有一丝波澜,现在趁自己还能及时抽出身的时候,就不要再继续沉沦下去,否则那后果过于沉重。

  不能给彼此一个未来,就不要再有情感的羁绊,他早已选择放弃了自己的情感……

  即便如此,身体的本能还是会让他因唐倩如和别的男人的纠缠感到气愤,他虽不能以爱的名义捆绑自己的妻子,但他完全可以用责任来绑架彼此。

  是的,他的爱,自己或许没的选择,不过他的婚姻,他的妻子,他一定要牢牢看守住。

  ……

  “霍先生,先请你放手好吗?我们已经从会场出来了,记者也都不见了,你还这样抱着我是不是有失体统?我是一个已婚女人。”唐倩如依旧是生人勿近的样子,甚至这次她连一声谢谢都不想说。

  她并没有讨厌霍绍霖的意思,只是她觉得眼前的人本该是安在焕的,为什么偏偏是他?她将本该撒在安在焕身上的怒气撒在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头上了。

  原来自己也会欺软怕硬。

  “对不起,是我鲁莽了,我现在就放手,不过你可千万别把我往坏的方面想,我只是单纯的看到有一个需要帮助的女人,然后同情心泛滥而已……”

  这样的谎话也就偏偏唐倩如这样的傻女人吧。

  他可是一路追随唐倩如来到了这个会场里,在一个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总是皱着眉头,又总是心事重重……

  直到当他看见她被恶语攻击的时候,他的心开始痛了,他决不能放任这个天使一般的女人被伤害,于是他不假思索的上前将她救了出来。

  或许自己爱上这个女人,也或许他不过真的只是同情。

  “是我该说对不起才对,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明明是你救了我……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总是帮助我?”

  她是真的不懂了,如果一次帮助叫做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多次帮助又算是什么呢?

  巧合还是故意?

  “因为你总是一身狼狈的出现在我面前啊,逼得我不得不做好事!”

  霍绍霖那一脸轻松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撒谎。

  “那可不可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即便我比现在更加狼狈……我不想依赖上这种被保护的感觉……”

  “如如,你要清楚两个问题,第一,如果你不想让我帮助你,最好的办法不是阻止我,而是救赎你自己,好好生活。第二,依赖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坏事,一个人坚强惯了,是很难再回归人群的,这不会显得你多独立自主,反而让你越发孤单。”

  “相信我,不要总是一个人扛所有的问题,从今以后你可以选择依赖我,向我倾诉,向我求助……”霍绍霖温柔无比的说着。

  “在你说这句话之前,是否应该先征询一下我的意见?”一道邪魅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中。

  )酷匠网7z正版O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格子小丑说:

  大家还记得一个叫Anne的女人呢?她是谁,蓝雨晴sandy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