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一声巨响,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出现在了这栋别墅里。

  眼神空洞,身影落寞,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自己靠近。

  没错,安在焕回来了,在满世界都疯狂的寻找他的时候,他自己却这个样子出现在了别墅里。

  唐倩如震惊之余,还在担心这样湿漉漉的安在焕会不会生病。

  立马上前就要扶住安在焕,可谁知安在焕一个甩手,唐倩如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滚!”

  从始至终都是不曾看唐倩如一眼。

  唐倩如只是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安在焕,没有委屈,没有生气。

  她不过是担心安在焕的身体。

  即便安在焕如何反常,冷漠,她都必须照顾好自己的丈夫,这是责任。

  看着安在焕上了楼,却并没有要脱掉湿衣服的举动,唐倩如再也不能只是静静的坐着了,连忙起身跟在了安在焕身后,顺手就要脱掉他的衣服。

  又一声比之前更加冷厉的“滚”字刺在了唐倩如的心上,心痛也就算了,安在焕又是一甩手,唐倩如一个重心不稳,滚落了楼梯。

  这还真是滚了,自己还真听话。

  幸亏这楼梯不陡也不长,唐倩如并没有受伤很重,只是感觉到头有些晕晕的。

  慢慢的站了起来,顾不上已经满是伤痕的身体,想要继续上楼跟在安在焕身后,把他的湿衣服脱下来,可安在焕似是没有发现自己摔下楼梯一样,头也不回,径直去到了那个被锁上的房间里。

  只听“咣”的一声,她被硬生生隔绝在了门外面。

  一门之隔,仿佛隔出了天与地。

  唐倩如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门外,等着安在焕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门内就好像没有人一样,安静的可怕,这也使得唐倩如越加担心了起来,会不会是安在焕昏过去了,要不然就是他做什么傻事了。

  就算现在安在焕再不想听见自己的声音或是看见自己,她也必须敲门进去看看他是否还喘着气。

  “在焕,你开开门好不好……在焕?你还好吗?……在焕,在焕……”

  唐倩如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想象打开门的瞬间屋内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仍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呼吸声好像都消失了,这让唐倩如十分不安,但也只能狠狠的敲着房门。

  不能再放任安在焕一个人独处了,她必须得想办法打开房门。

  报警?撬锁?

  就在唐倩如六神无主的时候,房门忽然打开了,从里向外。

  还是一样的表情,还是一样的湿衣服。

  “在焕,你的衣服需要换一下,然后洗一个热水澡,要不会生病的。”

  一双满是心疼的大眼深情的望着安在焕,其情意不言而喻。

  可突然间安在焕就晕倒了,只见一个庞大的身躯就这么倒下了,就像流星的陨落……身体撞击地板的声音着实吓到了唐倩如。

  “在焕,在焕,你怎么了?”

  蹲下身子摸了摸安在焕的头,天哪,怎么会这么烫,简直是火炉,不行了,得赶快把他的湿衣服换下来。

  唐倩如一个人扶起了安在焕庞大的身躯,然后吃力的将他放置在了床上,这个过程几乎已经耗掉了唐倩如全部的体力。

  ……

  已经换好了衣服,擦好了身体,只等医生来了。

  唐倩如坐在安在焕身旁,紧握着他的双手,凝视着憔悴的他。

  这样安静的安在焕还真是少见,平时都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恨不得上天入地。

  可现在却躺在了床上,病怏怏的。

  足以见得,他这些天都经历了些什么,竟伤他如此之深。

  只有心被伤了,眼神才会如此空洞吧!

  是谁,又是什么事?

  她不会自以为安在焕眼里的伤是属于自己的,那伤入骨,不是痛到灵魂深处又怎会如此无形似有形?

  她不会去想,更不会去问。

  一切太过明朗,又了无头绪。

  “蓝蓝……蓝蓝……”

  安在焕低语着,手还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似乎害怕什么人会从自己身边消失一样。

  呵,不就是他口中的蓝蓝嘛……

  虽然紧闭着双眼,但那晶莹的泪珠还是流淌了出来。

  那么刺眼。

  原来就连做梦那个女人都是他唯一的女主角……

  唐倩如已经不知道痛是什么滋味了,无论安在焕多么讨厌自己,或者对自己说多少个“滚”字,她都不会在意,因为她爱他。

  可那一声声“蓝蓝”,就像晴天霹雳一般,直击她的内心,她能够听见心碎的声音。

  aK酷匠@w网唯}v一正版K,◎其@、他`都是(盗版

  很动听。

  任是自己的爱有多么强烈,也抵不过他心里装着另一个他爱的女人。

  “在焕,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

  走亦或是留,都是可悲的,她的爱依旧见不得光,依旧没有结果。

  ……

  折腾了一夜,安在焕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昨晚医生的责备还历历在目。

  “我说你这个当妻子的是怎么回事,丈夫都已经烧成这个样子,才想到找医生?你知不知道只要再晚几分钟,就几分钟,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的丈夫了,肺炎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是会出人命的你知道吗……真是不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哎……”

  “对不起,医生,对不起……”这个时候唐倩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一次次道着歉。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你的丈夫……好好照顾他吧,身体上的病痛我可以救助,但是心理上的,哎……”

  难道医生也可以看出来安在焕心中的痛?这痛,竟这么强烈,以至于一个外人都将他的内心看的如此清晰。

  ……

  “啊……我的头好痛……”安在焕声音沙哑的说道。

  “在焕,你醒了,是头痛吗?”唐倩如十分担心的问着,抬手就想要摸摸安在焕的头是不是有异常。

  然,安在焕的头一下子转向了另一边,唐倩如的手就这样悬在了半空中,不知该伸向哪里。

  “我知道你不想我碰你,更不想见到我,但是现在你的情况容不得你挑挑拣拣,难道你想英年早逝?”唐倩如一秒变冷淡。

  她知道他在别扭什么,也知道他在逃避什么。

  她不也是如此深陷泥潭吗?

  只不过自己还有爱在支撑着,而安在焕,连最后的责任都要消耗掉了。

  “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忘记你我之间的关系,你有你的隐私,有你的自由,我不会干涉,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仍旧不会,我会无欲无求,安安静静守着安夫人的头衔,直至生下孩子……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因为过不了太久,你我的孽缘就会结束……现在就算是陌生人看见你这幅样子,都会起同情心的吧,何况我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我照顾你是理所应当,只要你病一好,我就会退回自己的位置……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让我看看你的头还烧不烧,好吗?”

  听了这些话,安在焕的眉毛皱了皱,眼神也有了些波动。继而转过头看着唐倩如,但终是一句话不说。

  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懂,安在焕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默许了唐倩如的这段话,两个人从此退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不惊不扰,无欲无求。

  唐倩如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原因。

  安在焕的默许不是因为两人吵架不欢而散,也不是因为彼此不够深爱,更不是因为害怕互相伤害。

  有些感情,冥冥自有安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格子小丑说:

  下一章会说明安在焕这几天究竟经历了什么?如果有打赏的话,今晚就会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