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飞机安全着陆,乘客都已经下机,唐倩如的心情依旧没能平复,大概以后的日子都要在这样的不安中度过了吧。

  想起那张美的不像话的脸,和记忆中那副画重叠了起来,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气质,一样的刻骨铭心。

  当见到安在焕巴厘岛别墅中那幅画的时候,唐倩如只是感叹,而当一个真实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能打开安在焕那把心锁的钥匙找到了,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爱情终于要走向灭亡了?

  她可以不在乎安在焕众多的情人,但她却不能忽视这个女人的归来,无论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又是什么关系。

  这个女人在安在焕的心中安了营,扎了寨,这样的绝对重要是任何人都赶不走的吧,不需怀疑,这个女人一定会给自己的婚姻带来噩耗。

  她该怎么办,又将何去何从?

  ……

  今晚又是一个人独守空房,本该熟悉这样的情景,可唐倩如却没有了往日的淡定。

  “在焕会在哪里,是在candy那里吗?还是已经去找他的那把钥匙了?”

  “应该不会这么快,看样子那个女人才刚刚回国,还没有稳定下来,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在焕一定不会在她那里。”

  “可我总会觉得眼皮在挑,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该不该给在焕打一个电话?”

  “你难道忘记了安在焕对自己说的话了,他不是说了,不让你再管他的事情了吗?何况如果那真是安在焕心中所爱的话,你还能阻止的了?”

  心中无数道声音闪过,唐倩如十分的纠结,辗转难眠。

  无法抑制内心想要知道安在焕身在何处的冲动,唐倩如还是鼓起勇气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这次不是女人的声音,这让唐倩如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

  “有事吗?”一贯没有温度的声音,而这样的声音安在焕只在唐倩如面前展现。

  “没事,就是觉得你好多天没回家了,我……还有李妈都挺惦记你的。”

  “不用担心我,我快活着呢,不过倒是你,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干预我的私生活。”

  “不是,我只是……只是想要知道你现在在哪呢?”

  “还能在哪,哪有美女,我就在哪。”

  “是在……candy那吗?”

  “我在谁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大半夜不睡觉扰我好事,就是问我这些?”

  “嗯,你只要告诉我你在谁那就好了,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

  j酷W√匠网|永久o免费H看‘小说N@

  “……”

  安在焕已经无情的挂断了电话,到最后都没有告诉唐倩如他究竟在哪里,也对,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告诉了自己才有问题。

  ……

  “焕,谁啊?”欢爱过后的女人睁开迷蒙的睡眼妩媚的看着安在焕。

  “还能有谁,你的好闺蜜呗。”

  安在焕轻抚着女人的脸庞,宠溺的吻了女人一下,还时不时的挑逗着女人的敏感处。

  “焕,你说我和你现在这样,一旦被倩如发现了,我不知道……”

  “美子,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爱你的,她也不会发现的,就算被她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她根本奈何不了我,我们之间的婚姻只是一纸契约。”

  “真的?”

  那美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在焕,她一直以来都和其他人一样以为安在焕是在乎唐倩如的,要不然也不会冲破阶级而选择婚姻,没曾想这一切都只是假象,安在焕根本没把唐倩如放在眼中,还怪自己愧疚了那么久呢,既然如此,她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可以大胆的做安在焕的女人。

  “宝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现在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这样的床话也只有那美子这样的傻女人才会相信。

  “焕,我好爱你。”

  “我也爱你。”

  爱,这个字,早在5年前对于安在焕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现在的他能够毫不犹豫的说出我爱你这句话,无论对谁,地点如何。

  将女人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安在焕却在心中升起了怀疑,唐倩如从来不是这样的性格,深更半夜会打电话问自己在哪里。

  看来自己是要准备一下明天回家了,这么长时间都呆在那美子这里,也确实有点想念李妈的厨艺了。(格子以为,安在焕你不是想念李妈的手艺,而是想念自己老婆的手艺了吧。)

  ……

  “唐倩如,给我出来……”

  回到家的安在焕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有李妈一个人在家里忙里忙外。

  “李妈,她呢?”

  “少爷你回来了啊,夫人她一早就去上班了。”

  “上班?谁准许她去上班的,不老老实实在家等着我,竟然给我跑去上班,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李妈,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立刻回家。”

  一听到唐倩如上班这个消息,安在焕简直生气到了极点,没有和自己商量就擅自做主,完全不把他这个老公放在眼里,本来还觉得自己浪在外面有些愧疚,现在看来自己根本没必要瞎起什么同情心。

  这个蠢女人根本活的好好的。

  ……

  电话响起的时候唐倩如已经登机了,于是悲催的没有接到李妈打来的电话。

  李妈小心翼翼的走到安在焕身边,说出了情况,看着安在焕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李妈的心也沉了下去,总觉得这小两口又要有一场世纪大战了。

  “少爷,我觉得少夫人可能是工作太忙所以没有听见,我记得今早少夫人说她今天好像有航班要飞……”

  没有听完李妈的话,安在焕已经离开了别墅,想也知道正在气头上的少爷现在会去哪里。

  正在开车的安在焕给小王打了电话,让他尽快查出唐倩如今天的航班,并通知机长紧急回航,一切责任由航空公司承担,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

  放下电话的小王,一脸的蒙圈,自家总裁也太嚣张了点吧,虽说这是他自己的公司,他说一没人敢说二,可是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劳民伤财值得吗?

  外人自是觉得小题大做,可在安在焕看来这绝对是家国大事,耽误不得,不好好教训下这个女人,她是不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

  匆忙赶来公司的安在焕,坐在了人事部经理的座位上,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看似漫不经心,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大boss眼中的杀戮嗜血。

  “总,总裁。”

  “人事部经理李辉,毕业于哈弗,45岁,公司5年前花重金将你从美国航空公司挖角过来,任职期间,一直规规矩矩,虽然业绩上不是很突出,但至少没出过什么纰漏,应该算的上是个老实听话的员工,我说的这些都对吧?”

  “……”

  “不管你的档案写的如何天花乱坠,我是一个商人,只注重结果,很显然,我从你这得到的结果并不很满意。”

  “总裁,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

  “唐倩如,到底怎么回事?”安在焕的声音突然变得狠戾起来,吓的李辉一身冷汗。

  “那个,那个……”

  李辉有些摸不着头脑,唐倩如这个名字他当然不会不知道,堂堂总裁夫人,可是……

  “是不是你同意她回来继续上班的?”

  “是这样的,前些天总裁夫人来我这报道,说是您已经同意了她回来继续工作,于是我就……”

  “于是你就不用经过我的允许擅自做主同意她继续上班,你还真是会做顺水人情啊!你难道不知道这家航空公司的总裁是我吗,在哈弗的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就算她是总裁夫人,但也是我的所有物,没有我的允许,在我的地盘为所欲为是不是太不合规矩了。”

  “……”

  “你这么有主见的员工,我的公司看样子是容不下你了,交接好工作,这就走人吧。”

  这件事其实并不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偏偏这个李辉太岁头上动土,什么人得罪不好,惹上了自己的大boss,那可是给他发工资的人呢,说白了,这件事也不完全是李辉的错,他也不过是做了唐倩如的替罪羊,安在焕将怒气全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谁能想到给总裁夫人一个顺水人情,本想着好好巴结一下,最后却演变成偷鸡不成蚀把米,引火上身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总裁为什么会生气,这两口子实在是太奇怪,太别扭,这样简单的事情两个人在家里完全可以协商好,怎么总裁夫人搞得像地下党一样,而总裁就是那个鬼子头,自己也无辜的成了导火线。

  没有丝毫留情面,更不给李辉辩解的机会,直接奔赴机场,因为他还要去抓那个该死的女人,好好惩罚她。

  ……

  不知什么原因,飞机竟然返航,乘客们一个个怒气冲天,就要将这飞机炸了,唐倩如也是觉得不可理喻,但也只能听从机长的安排。

  唐倩如一边在机场安抚乘客,一边还要忍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真的是奇怪,飞机返航也不能怪自己,她明明也是受害者,怎么机长,乘务长,还有其他空姐都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这时一个略带怒气的声音冒了粗来,就在这嘈杂的休息区内。

  “唐倩如,跟我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