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床上装睡的唐倩如,感受到了身边那熟悉的气息,她想象着安在焕一定刚刚洗完澡,用了×牌沐浴露,头发微湿,穿着那套灰色的睡衣,被子只盖到了胸口以下……

  就算再了解自己的枕边人又有什么意义,唐倩如永远都没有办法走进他的心,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就像现在两个人背靠着背,心离着心,越走越远……

  这时一声短信提示音打破了沉寂,唐倩如听出是自己的手机在响,刚要打算睁开眼伸手拿手机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人早已抢先自己一步,成功解锁看到了信息。

  “倩如,昨晚在我家你落了一样东西,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把它还给你,还有……虽然我们今天才见过面,但是我已经开始想你了呢!”

  安在焕大声的朗读出了这段短信,读到最后能够感受到安在焕的愤怒,简直要把手机捏碎的气势。

  唐倩如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这个霍绍霖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些有点没的,明明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最多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他偏偏这么调皮,说出这么暧昧的话,最不幸的是这封短信被安在焕看到了……

  转身唐倩如就夺回了手机,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的内容,这种连自己也说不清的误会她该怎么办。

  经过这一天的灾难,唐倩如知道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没用的了,并且那个男人霸道的很,根本就不会好好听自己说话,好像他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样,其实说白了,不就是臭屁嘛。

  最关键的是两个人之间本就缺乏信任,别人稍微煽风点火一下,矛盾就会爆发。

  想着想着唐倩如也就不急于解释了,随便安在焕怎么想,于是默默将手机关了机,整理了被子,又躺下继续睡觉。

  一切似乎看上去都那么的顺理成章。

  目睹着这不可思议的画面,安在焕以为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怎么还会有女人红杏出墙的这么理直气壮,竟然不为自己辩解一下,转头就睡大觉。

  越想越不对劲,安在焕一把就抓起了唐倩如,握住了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的双眼。

  他想让她愧疚。

  “你怎么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睡觉,读完了那羞耻的短信,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

  唐倩如试图逃避他的眼神,她是真的吵累了,安在焕根本不在乎自己,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不觉得很可笑吗,如若不是有自知之明,她会怀疑安在焕这一切举动都只是在吃醋。

  “我问你话呢,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和他昨晚睡了是不是?”

  “……”

  “如果你再不说话,信不信我,信不信我……”

  “还想再打我一巴掌是吧,你打吧,我不会喊疼的。”

  唐倩如做出一副受死的表情,眼神里满是不卑不亢,不屈不挠,大有种舍己为国的架势,那样子安在焕好像在抗战片的手撕鬼子中看到过,别提多搞笑了。

  不知怎地,安在焕竟狂笑了出来,还夸张的捂着肚子,锤着大腿,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唐倩如也是觉得莫名其妙,刚刚不还是要家暴的节奏吗,这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看来这句话应该改成安在焕的心海底针了。

  “安在焕,你有病吧?情绪调节障碍?如果你要是有病的话,我想你家大业大,病一定会治好的。”

  “哈哈哈……先休战,我要笑一会儿。”

  “你自己在这疯吧,我睡了。”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真是不理解他的笑点,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大动肝火,还是安心睡觉好了……还有下次再见到霍绍霖,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自己可是差点被安在焕家暴了呢,要不是那个臭屁的男人脑子有问题,自己还不知道会不会“含恨而死”。

  也不知道安在焕最后笑没笑岔气,亦或是笑没笑背过气……反正唐倩如是真的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已经一个多礼拜没有见到安在焕的身影了,无论是家里,亦或是娱乐新闻中。

  这样的孤独日子终于在今天要结束了,因为就算家中没有温馨快乐,从现在起,她会将热情百分百的投入到工作当中。

  看着镜中熟悉的制服,熟悉的气质,熟悉的面庞,唐倩如却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个多月的休息,轻松了身体,却累垮了精神,在那地狱般的家中她的棱角一点点被磨平,她的快乐也在一步步远去。

  但幸亏自己还有一份喜欢的事业。

  她是想要依附于安在焕这个男人的,但前提是这个男人要同她一般热爱这个家庭,珍重这场婚姻。

  显然这个前提并不成立,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将重心转移到没有安在焕的地方。

  “唐倩如,没了安夫人的头衔你真的不剩下什么了,这份工作你一定要做到最好,抓住你人生仅有的希望稻草。fighting!”

  此刻的她又回到了那个充满干劲,积极阳光的空姐唐倩如了。

  ……

  “她都已经是总裁夫人了,还来上班做什么,在家好好待着做自己的少奶奶不好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继续当这个小破空姐是来体察人间疾苦啊!你看看大家一个个都胆战心惊的,生怕自己出现什么错误,被她抓了小辫子……我们可是没有背景的小人物,哪里敢不好好工作……”

  “我看她八成是想在总裁面前表现出一副自立自强,不贪图富贵的样子,来工作也就是做做样子,你看她今天这态度,好多乘客都反应说她不好好服务呢。”

  唐倩如不小心听见两个同乘的空姐在议论自己,她早就猜到同事们会是这样的想法,毕竟自己的身份过于特殊。

  但她也不想多做什么解释,别人只会认为自己此地无银。

  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安在焕那个破命令,不准自己服务男性,要不怎么会惹得那么多的乘客投诉……

  可话又说回来,她的身份使得她有了一些些小小的权利,就是以后航班可以随意挑,时间可以随便定,专门负责VIP,工作轻松,薪酬优渥。

  她这个总裁夫人还真没白当,也算是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了呢。

  现在的她就在美国飞往中国的航班上。

  “wouldyoulikesthtodrink,coffeeteaorcocacola?”

  来到一位VIP身边,习惯性的说出这句话,不过却迟迟没有回音,唐倩如以为乘客是睡着了,便没有继续打扰,就在即将转身的时候,VIP拿掉了墨镜,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就出现在了唐倩如面前。

  本应该被这张脸惊艳到,可唐倩如的反应却是后退了好几步。

  发软的腿部难以支撑沉重的身体,险些就要摔倒,面色苍白,眼神呆滞,嘴里不时的嘟囔着几句谁都听不懂的话:“是她……那幅画……”

  “小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坐着的VIP连忙起身扶起了唐倩如,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休息,根本没有给唐倩如拒绝的时间。

  来到VIP区的乘务长,看到的就是本该站着服务的空姐却坐在了乘客的座位上,而至高的VIP乘客却在一旁伺候着唐倩如,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奇怪。

  乘务长自是十分生气,但碍于唐倩如的身份,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乘务长假惺惺的关心着唐倩如,可心里却是一万个讨厌,身份特殊,要求多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做这么没有水准的事情,身为一名合格的空姐,可要知道哪些不合规矩的事情是绝对做不得的。

  “倩如,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抬头看了一眼乘务长,还有身边聚集的人群,唐倩如知道自己是成了全飞机的焦点了,连忙整理了心情,站了起来,勉强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乘务长,我只是有些头晕,现在都好了,我这就工作了。”

  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穿过了人群,回到了属于她的位置,在这一过程,唐倩如始终没有勇气再看那个VIP一眼。

  自己就像个小偷一样,仓皇的逃走了。

  可她终究没有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如若非要说一件,那大概就是偷了这个女人的男人吧。

  与此同时,看着这一切的女人,有点不知所以,眼神中满是疑惑。

  与这个女人同行的伙伴说:“你认识她吗?她看你的样子……怎么好像很有故事呢。”

  “你也知道我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不过,这个空姐见到我的反应确实有点奇怪……我不记得自己在哪里曾经见过她,或许她是真的不舒服吧……”

  “Anne,马上就要回中国了,不知道他……”

  }B酷匠'网(q永@久Ff免,费iG看g小《《说)(

  “Leo,不要再说了,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