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中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唐倩如恍惚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这样一副张牙舞爪,泼妇骂街的面孔的。

  结婚以来,唐倩如一直维持着自己安夫人的形象,少说多做,尽量给这个家带来一份安宁。

  可是转眼间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似乎什么都变了,她变得焦虑烦躁,变得脆弱敏感,变得越来越讨厌自己,就连本就没有感情的婚姻也变成现在这样濒临破裂……

  酷(e匠}q网B正%版B首?…发…‘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并不奢求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求默默守候在安在焕身边。

  爱情真的有太大的魔力,一次次刷新着自己的底线。

  经历这场风波,唐倩如本该收敛情绪,安安分分等待宣判,是继续也好,离婚也罢都听从安在焕的决定。

  可是坐以待毙并不是唐倩如所受的教育,她虽自卑,但仍懂得梦想还是需要靠自己追求努力,一味的逃避等待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现在的她需要好好思考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是爱情,是婚姻,亦或是安在焕。

  如若自己够贪婪,她会想要全部,可是她知道有舍才有得,太过圆满的结局注定不会发生在她这个平凡人身上。

  无论如何取舍,她一定不会放弃的就是安在焕,她想要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就算是做一个名义上的妻子她也心满意足了。

  唐倩如默默在心底告诉自己,要做一个配得上安在焕的妻子,举止得体,端庄典雅,学会容忍,做到坚强。

  得不到安在焕的爱情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在看得见安在焕的地方默默守护他。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下这样一个决心是多么的不容易,女人天生就是善妒的,但唐倩如却要在这段婚姻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该说是为爱而生呢,还是掩耳盗铃呢?

  ……

  不知是不是巧合,就在唐倩如整理好心情后,一个“老朋友”就来了电话。

  昨晚不是刚刚上演一出激情戏码吗,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宣战了,正好,作为台面上的安夫人,是有必要和这个不速之客好好的谈一谈了。

  来到约好的咖啡馆,唐倩如没有刻意的装扮,随性低调,似是完全没有将这次的谈判放在心上。

  再反观candy,永远都是一副华丽的扮相,魅惑而性感,自是吸引了无数的男性目光。

  唐倩如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既没有candy那样惊艳的容貌,更没有可以与安在焕坚不可摧的爱情,但是唐倩如就是一副高傲尊贵的样子出现在了candy面前。

  眼中没有一丝惧怕,却满是不屑。

  “唐小姐今天肯愿意和我出来聊聊天,我真的是很开心。”

  candy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面对女人之间的战争时,也有自己的一套学问。

  对手太强大,那么就要以柔克刚,但是像是面对唐倩如这样的软柿子,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手段,因为在安在焕眼中,唐倩如什么都不是,就单靠这一点,candy已不知高了多少个段位。

  “对不起,我现在已经不是唐小姐了,请叫我安夫人,谢谢。”

  尖锐而不失体面的语言,能够很好的显现出唐倩如良好的家教,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友好的见面,双方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看我这记性,昨晚我和在焕才在你们……的家里见过面,只可惜我和在焕有点忙,没顾得上和你打招呼,还真是失礼呢,不过既然今天有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想必安夫人一定会对我还有在焕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的。”

  听了这样挑衅的话,唐倩如的心中不知道有多么的痛苦,但是她决不能表现出来,即便自己的婚姻是不幸福的,她也不想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揭开自己的伤疤。

  “我认为candy小姐有一点似乎是理解错了,今天我来见你,并不是想要听你和在焕的故事,而是想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在乎过你和在焕那见不得光的关系。男人嘛,尤其是像在焕这样的钻石男,围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出于生理需求亦或是成功男人的面子考虑,作为他背后的女人,我都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无论在焕在外面如何百花丛中过,家庭对于他而言都是最好的港湾,他知道一个男人的责任是如何的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绝不会限制他的自由,毕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最终和他生活一辈子的人只能是我------安夫人。”

  “哼,你也只能得到一个安夫人的头衔而已。”

  candy明显被唐倩如说的乱了手脚,因为她从没想过唐倩如会是这样的牙尖嘴利,冷静果断。

  昨晚见到她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还是一副受了委屈只会逃避的小媳妇,看样子是自己低估了这个女人。

  “谢谢candy小姐的提醒,我也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不过我想这就是我的事情了,没有必要劳烦candy小姐操心……不过在我看来你的情况似乎比我还要糟糕,因为你连一个能堂堂正正站在在焕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你……你……”

  不知是不是被唐倩如说到了痛处,candy竟不知该如何反驳下去了,再多的借口也只是自欺欺人。

  这点她和唐倩如还真的很像。

  “那既然candy小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失陪了,以后如果还有这样的约会的话,我想我是不会再来了,因为我们俩好像根本没必要做这些很狗血的事情,我并不会干预你和在焕的关系,同样的,你也对我么的婚姻造不成什么影响。”

  ……

  “唐倩如,你胆子不小,谁准许你和candy说那些话的?”

  安在焕一回到家就破口大骂,完全没有顾忌下人的存在,给在吃饭的唐倩如一个当头喝棒。

  唐倩如没有理会安在焕,继续低着头安心的吃着碗里的饭,然后体贴的说着:“李妈,给少爷盛饭。”

  安在焕看着要去给自己盛饭的李妈,还有镇定自若,事不关己的唐倩如,心中的怒火一下就被点燃了。

  于是走上前将餐桌上的饭菜全都摔到了地上,顿时客厅内响起了一声声刺耳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扎在唐倩如心尖的匕首。

  响一下,就刺痛一下。

  “安在焕,你公平一点好不好,并不是我想要找她的麻烦,而是她……”

  还没有说完的话就被安在焕生生的阻止了。

  “我不想知道过程,我只认结果,我不管是谁找的谁,但你今天让candy那么难过就是你的不对。”

  “既然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那我只好跟你说声抱歉,对不起,今天我不该说一些让candy小姐难过的话。”

  唐倩如瞬间冷静下来的脸,还有那隐隐悲伤的眼神,看在安在焕眼中,却有那么些不忍心。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不是该和自己据理力争的吗?

  其实安在焕今天之所以会生气,并不全是因为candy的委屈,而是当candy给了自己他们两个人谈话的录音后,当发现唐倩如竟不在乎自己和candy之间的关系,准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安在焕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就赶了回来,想要冲这个过于寡淡的女人好好发泄一下。

  他疯狂的想要看见这个女人因为自己维护candy而吃醋的模样,想要知道她究竟在不在乎这段婚姻。

  看来这一切都如她自己说的那样,绝不会在意安在焕在外面有任何的情人,难道以前的所有都是自己会错意了吗?

  这个蠢女人明明就是对自己有意,他能够感受的出来,可今天……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女人了。

  “所以你是承认你的心机了,那好,明天你就给candy道歉,只要candy能够原谅你,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对不起,这件事我暂时还办不到,我可以向你道歉,因为我似乎是干涉到了你的私生活,但是我并不觉得在面对老公的小三时,说一个正室该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唐倩如已经将姿态放到了极低。

  本来这件事就不是自己的过错,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老公的出轨,小三的挑衅,她只是做到了保护自己。

  可安在焕却这样的不可理喻,还要自己这个受害者给一个施害者道歉,即使对安在焕的爱再盲目,她也不会傻傻的给一个第三者道歉。

  爱情里已经失去了尊严,她不想连做人的尊严都失去。

  “好,很好,唐倩如,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就在家好好做你的安夫人。”

  本想唐倩如服个软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不料这个女人偏偏不识好歹,一定要和自己作对,她不让自己安宁,那他也不让她好过。

  “安在焕,你答应过我的,允许我去上班,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说话算话的前提是你要乖乖听话,可今天看来你实在是不乖,我不好好行使你丈夫的权利,怎么还好意思掌控整个安氏集团?”

  “你赢了,工作和一句道歉相比,傻子都知道该选哪个。”

  说完这句话,唐倩如就转身上了楼,留给安在焕一个猜不透的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