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在家中昏睡了一天的唐倩如,突然听到客厅中有声音,猛的一下就起身跑下楼,连脸都没有洗。

  她知道,是安在焕回来了。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一路小跑来到了客厅,还没有平复气息,就看到两具炙热的身躯交缠着,女人的裙子已经退了下来,男人的手也已经伸进了女人的内衣中……

  哈哈哈……这样的画面还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自己的新婚之夜不就是这样的吗,不知哪来的小三小四登堂入室,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权利。

  看着这样火热的画面唐倩如竟一句话也说不出,她还能怎样,宣誓自己的主权,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没有资格,没有权利,没有勇气,况且男人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仿佛在这个时刻,自己才是真正那个不受欢迎的人。

  看来自己今晚又要离开别墅,给他们两个人腾出地方,自己的婚房很快就要变成酒店了,专属于安在焕以及他的床伴们……

  没有任何的犹豫,唐倩如鞋都没有穿,身上只是一件丝质的睡衣,就这么跑出去了。

  “安在焕,你这个混蛋,这是我们的家啊,我们才结婚多久……但是无论你承不承认我们的婚姻,你都不应该带别的女人回我们的房间亲热,我真的受够了……”

  唐倩如边哭边骂,走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跌跌撞撞,混混沌沌,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不知走了多久,她只知道她的脚已经满是伤痕,痛到没有了知觉,就这么跌倒在了路边,她想要求助,都发现老天连这一点怜惜都不给自己,整条街道只剩下她这个落魄的女人。

  她几乎放弃了挣扎,就这样在路边待一晚算了,反正自己的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说不定自己因为落魄街头而上了社会版新闻,安在焕还能多关心自己一下,呵,原来自己已经到了这么不要脸的地步了,竟然使苦肉计博同情。

  ……

  这一夜没有想象的寒冷,孤独,反而很温暖,舒适。

  “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呢。”

  看着眼前这陌生的房间,却并不陌生的面孔。唐倩如有一瞬间的惊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街上的吗?想要努力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是画面停格在街头就无法继续拼凑下去了。

  “那个,那个……”

  “我是霍绍霖,不是那个。”

  “对不起,霍先生,我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真是可爱,我只是看到了躺在街上狼狈的你,于是好心把你带回了我的家,正确的说,我应该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谢谢你,不过我现在要回家了,我老公应该还在等我。”

  “你确定你老公在等你,而不是你自己自欺欺人,我记得我已经第二次遇见这样狼狈的你了,不知我没有凑巧碰到你的那些孤独的夜晚你是不是就这样睡在大街上了。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你的老公还真是可笑。”

  听出了霍绍霖语气中的讽刺,唐倩如也有些生气,毕竟这是她的家务事,更是她的老公,她不喜欢别人批评安在焕。

  “我很感谢你昨晚帮了我,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有资格批评我的老公,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霍先生,欠你的恩情我一定会还,但现在请允许我离开这里,我要回家。”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唐倩如并没有拒绝霍绍霖的好意,她只当这是一件发乎情止乎礼的事情,然而并没有想到这一送竟然惹怒了安在焕。

  “霍先生,谢谢你送我回家,还有我身上的衣服,改天洗干净我再还给你。那我就先进屋了,再见。”

  “等一下,先不要动。”

  唐倩如真如霍绍霖所说没有动作,就这么眼看着霍绍霖蹲下,给自己系鞋带。

  这韩剧中的桥段怎么会发生在她这样一个已婚妇女身上,虽然有些不可思议,还略带害羞,但是这种被宠爱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哎,自己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唐倩如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拒绝,你可是结婚了啊,现在这样像什么话,心中的小天使又在提醒着自己。

  唐倩如连忙要伸回脚,但是已经晚了,鞋带被霍绍霖完美的绑住,既然如此,唐倩如只好再次感谢他的好意。

  “霍先生,谢谢你,但是我希望以后鞋带开了你提醒我一下就可以,不必亲自给我系。”

  身为安夫人,唐倩如这点觉悟还是有的,她是不可能任凭其他男人在自己身上打什么坏主意,何况这还是在自己家门前,安在焕或许不会在意,但是要让下人看见了,总归好说不好听。

  “看来你曲解了我的好意,我只是觉得你穿着裙子不是很方便,作为一个绅士,有义务为美丽的女士服务。”

  这样一句没有破绽的话确实堵住了唐倩如想要反驳的心,只能淡淡的看了一眼霍绍霖,然后转身回了别墅。

  ……

  已经是下午了,安在焕应该去上班了吧,唐倩如悄悄的回到了卧室,想要就这样掩盖她所犯下的“罪行”。

  “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安在焕的语气明显透着愤怒。

  站在窗边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不就是她这个时候最不想见到的安在焕吗,他怎么还在家,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公司上班?

  “我当然要回我自己的家了,谁让某人昨晚太激烈,我只好舍弃我的家出去散散心了。”

  “散心?我看你是不知道和哪个野男人在一起做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了吧。”

  “安在焕,你不要血口喷人好不好,明明是你自己带着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我们的家……”

  说着说着,唐倩如就哭了,她是真的委屈极了,得不到老公的解释安慰也就罢了,现在还被扣上了屎盆子。

  “你不要说刚刚送你回家,还给你系鞋带的是个女人。”

  安在焕的语气明显是在生气,看来刚刚在窗户边他都已经看到了,突然之间,唐倩如想要解释的欲望就没有了,可能是伤心后遗症吧,她也要安在焕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滋味。

  “对,昨晚我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那又怎么样,你不是也和别的女人亲热吗?”

  不知道唐倩如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说出了违心的话,难道她还想要验证一下自己在安在焕心里的位置吗,真是可笑,这样愚蠢的做法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堪。

  暴风雨似乎就要来了,一向对女人宽容的安在焕也做起了撒旦。

  安在焕完全被唐倩如激怒了,再加上这些天烦心事太多,安在焕伸手就打了唐倩如一巴掌,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

  那一瞬间唐倩如整颗心都碎了,源源不断的泪水滴落下来,胸口剧烈起伏着,瞪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打了女人却面不改色的男人。

  似乎是被唐倩如的眼神震到了,安在焕的眼中多了份心疼,连说话的语气都淡了好多。

  “我跟你说过不止一遍,你无权干涉我的自由,我想要和谁在一起,做什么,你都管不着,倒是你,身为我安在焕的妻子,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你不好好约束自己的言行,就是有辱安家,竟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还有脸质问我,我打你这一巴掌算是便宜你了。”

  说完这句话安在焕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又剩下唐倩如和这一室狼狈。

  ……

  “我刚刚是怎么了,从不动手打女人的我竟然做出了那么猥琐的事情,我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不对,谁让她不守妇道,作为男人还有她的老公,我有权利这么做,要让她知道什么是妇德。”

  不停的在给自己找借口,可安在焕却觉得自己越发可恶了,以前的自己最痛恨这样没种打女人的男人,可现在自己却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哪种男人,还真是讽刺,真是活着活着,什么事都会遇到。

  思来想去,他全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己气疯了,男人的自尊使得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面对妻子红杏出墙,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这么做事情有可原的。

  但是他却并没有过多深想,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太过在意唐倩如的情绪了,不就是一巴掌吗,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知道自己做了就好了,反正以后他是绝不会再这么冲动打女人的。

  他的游戏规则很简单,只要一方违约,另一方无条件解除关系,一般来说解除关系的都是安在焕,因此换做以往的安在焕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干脆利落,分道扬镳,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生气愤怒,然后打了唐倩如一巴掌,这感觉分明就是一个吃醋的丈夫嘛。

  wA更{新{“最.●快Z@上B酷匠网pS

  安在焕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正在一步步被唐倩如牵着走,她的喜怒哀乐,她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