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早。”

  小王早早就恭迎在客厅等候安在焕上班,只是可怜了自己这个辛苦给别人打工的被剥削阶级。

  平时负责安在焕的生活起居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在深更半夜扛着一个醉酒的已婚妇女徒步5公里走回别墅,他着悲催的人生啊,看来也只有这样的劳碌命了。

  “嗯,昨晚辛苦你了,看你今天气色也不是很好,就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一下吧。”

  “谢谢总裁。”

  从没有想过自己活着的一天还能在安在焕这里受到这样的恩典,虽然只有一天的假期,但对于他这个24小时贴身助理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幸福了。

  他要好好珍惜这一天,不过话又说回来,已经太久没有属于自己的娱乐活动了,再加上忙的连恋爱都没时间谈,一时间让自己去哪打发这一天的时间呢,看样子还得在床上度过了。

  ……

  还没有处理好公司的事务,安在焕便一个人开车来到了金鼎,今天的工作一直不在状态,索性还是出来透透气好了,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她还是“她”?

  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状态,整日为一些烦心事困扰,看来最近自己是太仁慈了,竟然有了恻隐之心。

  因为不论是她的事,还是“她”的事,终归只是不相关的事。

  还记得那晚和信来这喝酒,只剩自己一个人在吧台喝着闷酒,信在一旁和朋友寒暄……

  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已经在自己世界里消失了5年的女人就这么没有预兆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在舞池中一身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的女人在和身边的同伴开心的跳着舞。

  还是那样的明媚依旧,就像夜晚的一道流星,就这么划过安在焕的眼前,他的心弦在5年后的这个夜晚又被拨动了,他疯了似的拨开人群,只为看清眼前的女人是否是他埋藏在心底那个他曾用尽生命去守护的女人。

  就快要摸到女人的手腕,可是女人却在这一刻如风般逃离了自己的掌心,消失在这觥筹交错的夜晚。

  这一刻的安在焕是失落的,也是害怕的,为什么他总是抓不住她的手,为什么她总是要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难道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根本没有所谓的刻骨铭心,海誓山盟?

  “语嫣~语嫣~”口中不时的喊出这个已经尘封了好久的名字,即便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因为这个名字而疯狂,但事实是这个名字依旧是他难以放弃的眷恋。

  他追出了金鼎,看到她上了一辆轿车,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有疼她的老公,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在两个人的中间……

  多么可笑的一幕啊,他想象过无数的场景二人重逢的一天,女人苦苦哀求自己原谅她,而他则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报仇,但是现实赤裸裸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安在焕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并没有在这个夜晚见过她,更没有见到那“血淋淋”的一幕。

  在他为她生不如死的无数个夜晚,她居然和别的男人组建了家庭,那幸福的模样真是对自己巨大的讽刺。

  安在焕失控了,这5年来积累的情绪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他哭泣着,抓狂着,怒吼着,咆哮着……

  “语嫣,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不是说好了一辈子不放开彼此的手吗?不是说你要做我安在焕一辈子不离不弃的守护星吗?不是说等到我们老的那一天,要一起看夕阳西落吗?你这个谎话精,背叛了我们的爱情,谎话精……”

  酷z3匠网*P首;M发Yk

  ……

  深深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安在焕只试着自己的头更疼了。

  “安在焕你个傻瓜,她都已经忘记你们之间的爱情了,你还在这里怀念个什么劲,还是做那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来的快乐多。”安在焕在心底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要振作。

  “喂,candy,我在金鼎,你过来吧。”

  不一会candy就踩着细高跟,穿着迷你裙,带着大墨镜来到了金鼎,目标明确,直奔安在焕的位置。

  对于candy而言,安在焕一直是她心底的一个梦,抛开名利场不说,candy也只是一个渴望爱情,渴望幸福的傻女人。

  这么多年无怨无悔的陪伴,若单单只是只是因为安在焕的地位和金钱,她大可以在安在焕抛弃自己的时候转投下家,但她并没有,而是苦苦哀求,苦苦等候,因为从第一眼在酒会见到安在焕的时候,她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个神一般的男人。

  那是candy入娱乐圈以来第一次参加的酒会,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单纯可爱,涉世未深的小女孩,眼里尽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没有过很多的恋爱经历,更不懂得如何取悦男人,大概就是这一点才能吸引在一旁猎艳的安在焕吧。

  来到candy面前,没有先做自我介绍,而是戏剧性的将自己外套直接披在了candy的身上,然后再candy耳边轻轻的耳语了一番:“你的裙子似乎出了一点问题。”

  这时candy明白了,面前的这位绅士是在替自己解围,顿时心中充满了感激,小脸也红了起来,当她再抬起脸准备好好道谢一番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远了,被许多想要上位的女明星团团围住了。

  人群中央的他是那么的帅气,那么的高不可攀,远远看去,candy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跟着他走远了。

  一切都像偶像剧的情形那样发展着,梦幻到她很长时间都难以分辨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一个怀着仰慕,一个带着目的,两个人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而一晃就是好几年。

  要说安在焕不知道candy的心思,那也说不过去,只是他没有放在心上罢了,无论两个人在一起的相处方式如何,逢场作戏也好,真情流露也罢,毕竟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日子过的还算惬意甜蜜。

  candy懂得如何取悦一个男人,扮演好一个情人的角色,不奢求,不做作。

  在这段关系中,安在焕是十分享受的,流连百花丛中,总想偶尔清净一下,这时candy就会像一缕清风,荡漾着安在焕的心。

  其实有很多时候安在焕也确实动了心,但都是男性荷尔蒙作祟而已,他深知爱情是什么。

  Candy对于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也更加珍惜了起来,她不知道安在焕何时又会收起他的怜悯,断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她是真的很爱很爱安在焕,她发誓她一定要留在安在焕身边,做他一辈子的女人,即便只是像现在这样见不得光,她也已经心满意足。

  “在焕,我来了。”

  一般的女人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独自一人在酒吧喝着闷酒,一定会充满担忧,然后刨根问底。

  但candy怎会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比,她的高明就在于她深知男人需要一个怎样懂事的女人,现在这种情况,无需多言,只要静静的陪伴在安在焕左右就好。

  安在焕想要喝酒,那她就陪着他一起喝,什么时候安在焕想要说话的时候,candy再善解人意的回答几句,但也只是点到为止。

  男人并不喜欢太过聪明的女人,同样,也不喜欢一个摆设,就像下面这个问题,很多女人的答案应该会惹恼安在焕,但是candy却能把握好分寸,说的正称安在焕的心意。

  “我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对十分相爱的恋人,在他们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女主角却突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又是为什么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段感情。徒留男主角一个人在诺大的婚礼现场接受这来自各方的议论……你能告诉我,故事中的女主角为什么离开吗?”

  “我猜不中她的心思,但我可以肯定一点,她的离开无非二选一,要么是她不爱,要么是她太爱。”

  拿起手中的酒杯,candy一饮而尽,她虽然会装傻,但她并不傻。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安在焕心里有一个他难以忘怀的女人,这么多年的相处她能感受到安在焕内心总有一处是她无论如何都挤不进的地方,却不曾想这段爱情对于安在焕而言是如此重要,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个故事中的男主角就是他自己。

  “好一个二选一……”安在焕的语气十分鬼魅。

  不知怎地,candy竟猜不出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或许是她太敏感,安在焕只是简单的回应一下而已,但是直觉告诉自己,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焕,不要再喝了好吗,跟我回家吧,我今天好想抱着你入睡,这几天我失眠很严重,而且你已经很久没有来找我了……”

  望着那一双似乎没有一丝杂质的双眼,安在焕不忍拒绝,确实,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有些忽略了candy的感受。

  “好吧。”

  在candy的搀扶下,安在焕又回到了candy的公寓。

  这里对于安在焕再熟悉不过了,可以算的上是自己第二个家,不过已经记不清第一次来这里的情形了,只能隐约的想起那个时候他的心情很轻松,不似现在这样,沉重。

  如果日子能够回到了二人初识时那样简单快乐该多好,两个人幸福满满的回到这个属于他们的小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切都变了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