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眼泪

  又是在一阵香气中醒来,安在焕满足的伸了个懒腰,洗漱完毕后就来到了客厅,显然早饭又是唐倩如亲自准备的。

  “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你快来尝尝看!”

  唐倩如一脸小媳妇的模样,看在安在焕眼中确实有了一瞬间恍惚,如果这所谓的婚姻只是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该多好,没有利用,没有谎言,没有伤害。

  就这样两个人单纯的过日子,即便没有爱情,也有夫妻间的相敬如宾。

  “在焕,你有听见我说话吗?我说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这是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合不合你口味?你要不要尝尝看,一切批评建议我都接受。”

  唐倩如以为安在焕是在怀疑自己的厨艺,或是根本没有想要吃自己早餐的想法,但是这依旧不能打击她的积极性,所谓越挫越勇,大概就是说的唐倩如这一类打不死的小强吧。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早餐你和李妈两个人吃吧。”

  安在焕没有沉浸在这样的假象中,对于他而言,婚姻幸福离自己还很遥远,他拒绝一切可能让自己会困惑伤脑筋的事情,当然包括这一碗简单的皮蛋瘦肉粥。

  还没等唐倩如反应过来,安在焕已经消失在这诺大的别墅中,徒留唐倩如一个人傻傻的站着,久久不能从悲伤的情绪中挣脱出来。

  “不就是一顿早餐而已吗?你根本没必要想的这么严重,我只是在尽一个妻子应尽的职责,难道这样就会让你感到负担,那么以后的日子我该怎么办……”

  在唐倩如眼里这或许只是一碗简单的粥,但安在焕看来,这粥,如同封印般,吃了,封印一旦解除,整个世界都会大乱。

  在空荡荡的别墅中,唐倩如对着早已消失的人影独自诉说着,舔舐自己的伤口。

  ……

  一整天工作下来安在焕都不能集中注意力,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但它却真实的发生在了安在焕身上。

  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距离上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似乎还是5年前那个夜晚之后吧。

  “嗯,今晚老地方见。”

  结束了通话,一种前所未有的虚无感袭上了安在焕的心头,总觉得事情似乎是变得有些复杂了。

  没有了一开始的笃定和坚决,反而多了些未知的成分。

  ……

  金鼎酒吧

  “焕,你这是怎么了,还喝起闷酒了,是不是你的新婚小妻子惹你生气了?”信调侃道。

  “我怎么可能因为她生气,只是工作上有些棘手的问题罢了。”

  “焕,我还不了解你嘛,我们可是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好哥们儿,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像现在这样颓废的喝酒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我记得已经好多年没看过你这样了,自从……”

  “信,不要再说了。”

  还没等信说完,安在焕就急忙打断他接下去的话,因为他十分清楚接下去的内容,是他逃避了无数次却始终躲不掉的劫。

  看着安在焕眼中的怒火,信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他怎么会提起那件事,这可一直是安在焕的死结,身为他的朋友,在面对那件事的时候任何安慰都显得苍白,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闭口不谈,而现在他却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焕,对不起。”信拍了拍安在焕的肩膀,似是在给与他力量。

  没有理会信,安在焕继续喝着酒,他的酒量本就不怎么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就是怎么喝都不醉,明明想要用喝酒麻醉自己的神经,逃避某些事情.

  可反倒越来越清醒,甚至脑海中还出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

  “焕,你去哪啊,喂,焕……”

  信看着急忙从舞池中跑出去的安在焕,一头雾水,自己刚刚不过是和一个老朋友聊了会天,转身一回头就发现安在焕那奋不顾身的背影。

  等了一会的信实在是放心不下,毕竟在酒精的催化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从酒吧追出来,一边给安在焕打电话,一边开着宾利沿街寻找他的身影,几近放弃的时候突然在街边发现了一堆人群,好似发生了交通意外都在围观,此时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了信的心头,默默祈祷一定不要是焕才好。

  拨开人群,看着躺在地上,衣衫不整,颓废不堪,眼神空洞的安在焕,信顿时惊住了,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冷静自制,玩世不恭,没心没肺的安在焕吗?展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皮囊而已。

  “焕,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起来,我送你回家。”

  信不停的拍打着安在焕的脸,好让他能够回过神,只是不知怎么,信的手上竟然有着湿湿的触觉,低头仔细一看,发现安在焕的脸上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安在焕这样的大男人,信一时慌了.

  他的记忆中只记得在安在焕10岁那年,他的母亲去世后,安在焕一个人躲在海边痛哭,那是信第一次看见安在焕哭,也是唯一的一次。

  而如今这样的画面又一次出现了,一定是发生了另安在焕难过的事情,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些的事情,现在重要的是赶紧把安在焕转移到一个安全稳定的地方。

  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将安在焕抬回了自己的公寓,这是一处很隐蔽的地方,只有玩的要好的几个兄弟才知道,基本上算是一个秘密基地。

  最?G新c章节1上$酷lw匠P网《√

  安在焕一直保持着这样不生不死的表情,没有多余的话语。

  “焕,我知道今晚就算我说破喉咙,你都不会回应我的,我也不会勉强你,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等你平静下来之后我们再好好谈谈。”

  ……

  已经这么晚了,看样子安在焕是不会回家了,唐倩如一个人在客厅内静静的等着安在焕,李妈早就已经睡下了。

  唐倩如好像是在跟自己较劲一般,明知道安在焕的自由不允许自己有过多的期待,但她就是想要在安在焕回家的第一时间,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以及外套,然后再给他做一顿美味的夜宵。

  攥在手中的手机,唐倩如不知有多少次冲动想要拨打那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每每到了按拨号键的时候,唐倩如又迅速的关掉了手机,因为她害怕听见手机那头不耐烦的言语,更不想再听到其他女人的声音。

  就这样唐倩如在无尽的等待中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和安在焕手牵着手在巴厘岛的海边,身边还有两个小可爱,一家四口幸福美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