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菜早早的回到了家中,想要亲自做一桌丰盛的晚餐,想着安在焕吃自己做的饭菜时那满意的样子,唐倩如就开心的不得了。可同时一种不安感也席卷而来。

  能够这样生活的简简单单,以丈夫为主或许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不错,唐倩如现在也很满足,做一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

  但如此的简单会不会丢失了人生本来的样子呢?

  女人的重心是应该倾斜于家庭,但并不是完全的只有家庭。

  现在的生活或许很富足,但除了等老公回家,给他做饭以外,唐倩如已经想不出其他的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幸好安在焕同意自己继续工作,否则的话,继续这样下去,她的灵魂总有一天会腐臭的。

  不仅这样无趣的女人老公不会疼爱,女人自己也会厌烦自己的。

  ……

  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桌饭菜好几个小时,她不敢轻易打电话询问自己的老公几点会回家。

  就算不回家自己也没有干预的份,结婚前就已经很清楚的事情了,作为安在焕名义上的妻子,没有权利干涉他的私生活,回不回家以及几点回家只能凭安在焕的心情以及良心来决定。

  “夫人,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少爷吧,你这样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这已经是李妈第三次来问唐倩如了,但回答她的依旧是“没事,再等等,总会回来的不是吗?”

  似是反问,又似自我安慰。

  看着面前逞强的夫人,李妈也是心疼极了,她知道夫人一定是非常爱少爷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

  凌晨2点多,安在焕终于拖着醉醺醺的身体回来了,虽然身边没有美女作陪,但是安在焕衣领上的口红印早已说明了一切,今晚他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身边又是谁。

  “在焕,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哎哎哎,你别吐在这里啊,我扶你去洗手间……”

  “呕,呕……你谁啊你,还不滚开。”

  安在焕明显的已经喝得六亲不认了,抬手就推开了上前要扶他的唐倩如。

  酒鬼出手怎么会有深浅,只听咣当一声,唐倩如就这么被他推到在地,不幸头撞到了桌子的一角,很快鲜血染红了地毯。

  那一抹红,触目惊心。

  唐倩如就这么昏迷了过去,直到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唐倩如都希望那个绝情的男人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的心……

  可是看着眼前刚发生的一切,安在焕没有一丝在意,而是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卧室倒头就睡过去了,留唐倩如一个人安静的躺在偌大的客厅内。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麻痹了安在焕的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唐倩如的牺牲还有那么点价值。

  当李妈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唐倩如已经躺在客厅里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幸亏李妈有起夜的习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夫人,你怎么了,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少爷,少爷……”

  李妈惊慌到了极点,她何时见过这么多的血,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看着完全被鲜血浸透的地毯,还有夫人惨白的脸,冰冷的身体……

  “夫人,你别吓我,你千万不能有事,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你再坚持下……”

  无论李妈如何的呼喊,唐倩如就像真的死了过去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这真的把李妈吓坏了。

  ……

  还是没有叫醒安在焕,因为他实在睡得太死了,李妈只好一个人护送了唐倩如去医院。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李妈连忙上前询问了夫人的病情。

  “这位小姐的监护人呢?”

  “医生,是这样的,我刚刚已经打了电话给我们夫人的公公婆婆,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应该很快就会到了……那个,我们夫人怎么样了?”

  “暂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剩下的我等监护人来了之后再详谈吧。”

  “谢谢医生,真的谢谢你……”

  李妈的心终于稍稍平静了一下,一想起刚刚医生对自己说你要是再晚一会,只要晚那么几分钟,或许病人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李妈就后怕。

  ……

  安老还有张兰心匆匆的赶来了,两个人担心的表情不言而喻。

  “李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明白,如如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安老接到电话后,险些晕过去,自己这个儿媳妇才嫁到自家几天,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老爷,我今晚起夜的时候就看见少夫人躺在客厅,然后地毯上好多的血……”

  “怎么会这样?焕儿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并没有在这里,心里涌上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一旦是因为这个混小子……

  “少爷今晚喝多了,现在正在家睡觉呢,我送少夫人来医院之前叫过少爷,但是少爷睡得太死了。”

  “这个混账东西,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睡觉。兰心,你在这里守着倩如,我去找焕儿,我要好好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做人家老公的,结婚没几天自己老婆就进了医院,自己还在那安心的睡大觉。”

  安老一直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很少发脾气,就算生气,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但是现在,安老发出的各种信号都在表明他很生气,简直快要气炸了。

  “老爷,你放心去吧,我在这一定好好守着我的乖儿媳,这个焕儿啊,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想的,怎么会这么糊涂。哎!但是见了焕儿,也不要太生气,你的身体最重要”张兰心安慰的说道,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安老气冲冲的推开了卧室的门,扑鼻而来一股浓烈的酒味,还有震天的呼噜声。

  这混小子直是没救了,现在都乱成什么样了,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二话没说就走到了床边,一把就拽起了睡得正香的安在焕的耳朵,大声的说:“混账东西,还不赶快给我起来,你老婆现在在医院昏迷着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痛,痛……”

  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安在焕,只知道自己的耳朵快要被揪掉了,疼的直叫唤。

  睁开迷蒙的睡眼,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大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恨不得把自己吃了,这婚也结了,日子过得也算体面,爸爸又是唱的哪一出?

  “爸,您先把手放了再说,我的耳朵就要被您揪掉了。”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你怎么还有脸在这睡大觉,知不知道倩如正躺在医院里呢?”

  安在焕的瞳孔瞬时放大了好几倍,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在医院?爸,你别开玩笑了,倩如她好好的,怎么会进医院?我昨晚回来的时候还见过她呢!”

  安在焕确信的说着,即便自己喝多了,但还是有一丝理智存在的,他昨晚真的记得见过唐倩如,那时候自己这个小妻子还是好好的……

  “我凌晨2点来这里和你生气,就是为了跟你开玩笑?你老婆就是昨晚在家发生的意外,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你好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倩如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安在焕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时之间怔住了,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简单的睡了一觉,醒来就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

  此刻安在焕的脑子里满是疑问,然而并没有在意唐倩如的病情如何。

  “爸,我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是不和我说,我现在还在睡觉呢。昨晚明明还好好的啊……”

  “一定是你这个混小子,把我的儿媳妇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还不赶快起床和我一起去医院看看倩如。”

  “爸,我再多睡一会行不行,我昨晚实在是喝了太多……再说了,您不是也说倩如现在脱离了危险吗?那不就代表没什么事吗。”

  安在焕说完顺势就要重新躺下继续睡大觉。

  安老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没良心,抄起了手中的拖鞋就往安在焕的身上打,可不是做样子,而是真真切切的实打实的揍了下去。

  “哎,爸,痛,您别打了,我现在去还不成吗?”

  ……

  一万分个不情愿的安在焕在安老的威胁加半绑架的状态下来到了医院。

  他根本没有想过唐倩如的伤势会如何,当听完了医生的话后,安在焕才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这个女人,永远的失去她了。

  他不敢想象接下来的事情,后怕的不得了。

  但是心中的疑惑也是越来越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会和自己有关系,不过他是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只能等唐倩如醒来再问了,而根据医生的话,唐倩如应该是摔倒了,然后头部受到了重击,血流不止……。

  但是现在问题又来了,医生说他也不知道唐倩如会什么时候醒过来,全凭她自己的意志……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唐倩如很有可能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呢?他不敢继续往下想,太过沉重的结果是他承受不起的,即便没有爱,那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况且还有可能和自己有关

  ……。

  透过窗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唐倩如,面色憔悴,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头部还被包裹着,安在焕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失去似的,他也说不清此刻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情绪,大概只是责任而已,一个身为丈夫应该有的责任。

  对,只会是因为责任。

  “焕儿啊,不用太担心,医生已经说了倩如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过几天就应该醒过来了。”安老拍了拍安在焕的肩膀安慰道。

  不知是被突然间走到自己身边的安老吓到了,还是被安老说出口的话震住了,安在焕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安老。

  爸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可能会为她担心,难道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担心的样子吗,一定是爸误会了……但是他又不好多作解释,就这样被误会吧,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只要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还完好无损就可以了。

  酷匠g网JV永wN久hJ免)(费看nH小h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