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碾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生活,早早就起来准备早餐,严璃虽然很少在家吃饭,家里却有一个很漂亮的开放式厨房,设备齐全,快赶上酒店的后厨了,但是家里的食物就很少,白碾打开双门大冰箱,里面全是矿泉水,只有在最底层看到了一袋切片面包和一瓶牛奶,拿出来仔细一看,都已经过期了。

  白碾换了衣服拿了桌上的钥匙就出门去买早餐。

  白碾刚出门,严璃就起来了,走进卫生间洗簌,当她伸手去拿自己的漱口杯时,看到了一只路边摊那种的一元塑料杯,再看看自己高档瓷质漱口杯,又看了下旁边,自己的各类洗面奶,洁面皂好几样,偏偏出现了一块不属于这里的硫磺皂,当看到自己那块纯棉毛巾边上,挂着一块连她家抹布都比不上的小洞洞毛巾,实在受不了了,放下漱口杯,把这些都扔到了垃圾桶里,做完这些,才心情不错的开始洗漱。

  严璃已经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了,白碾才从外面回来,满头大汗,手里拿着早餐,因为附近没有早餐店,他跑了很远,又怕早餐冷掉,直接就一路跑回来。

  严璃拿着自己的毛巾丢给他,看着清粥小菜还不错的样子,直接开始吃,白碾擦完汗坐下吃早餐。

  严璃:“这早餐味道不错,明天开始自己做,毕竟外面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白碾却是愤恨:“家里没有东西可以做早餐。”心里却想着,我跑那么远买早餐,你到是挺会说风凉话啊。

  “我知道,我今天有空,一会儿一起去买,家里需要添置点东西。”严璃已经吃完早餐,翻阅着报纸。

  严璃今天换了一身休闲装,同样是白色,没有了西装的英气逼人,却多了点青春活力,白碾还是T恤牛仔裤。

  两人来到车库,“你会开车吗,有驾照吗?”严璃看着白碾。

  白碾有点不好意思:“驾照早有了,就是没就会开。”

  严璃直接把车钥匙扔给了白碾:“你开。”

  白碾坐在驾驶位上:“我技术不行,要不还是你开吧。”

  严璃系好安全带:“这是你的职责,多开几次就好了。”

  白碾:“可我担心出事故。”

  严璃已经开始不耐烦,摇着手:“放心我身体很灵活的,能躲过的那些危险。”

  白碾一听这话,不乐意了,难道我的命就不是命了,还想和严璃理论几句。

  严璃的声音传来了:“走吧,去市中心购物广场。”

  算了,自己就是这个命,白碾发动汽车缓缓前进,明明从公寓到购物广场只要半个小时,偏偏被白碾开了一个半小时,整个路上车速不超30迈,今天又是周末,路上车很多,当那些车开过他们车的时候都会不停的按喇叭,有的摇下窗户骂几句,白碾的心就更紧张了,幸好严璃一直没说话,只是闭目养神,像个没事人似得,终于安全到达目的地了。

  这是一个商业中心,大型的超市,高档的奢饰品店,名牌服装店,饿了有高档餐厅,累了有休闲咖啡厅,就是一个购物休闲的地方。

  白碾来这里也只是在外面转转看看,从来不走入任何一家店。

  今天像个跟班一样走进了一家服装店,白碾不认识这个牌子,只知道很贵。

  严璃来到男装区,主动给白碾挑衣服,白碾随手拿起一件看了看价钱,赶忙把它放了回去,安静的跟在严璃的身边。

  严璃挑了一套西装,让白碾去试衣服,当白碾从试衣间走出来时,严璃满意的点点头:“你觉的怎么样?”

  “还不错,你给谁买啊?”白碾以为他只是帮忙试衣服。

  白碾的身材很好,标准的衣架子,只是一直穿着宽松的T恤和牛仔裤,埋没了好身材,穿上黑色的手工西装,白碾就想换了个人一样,贵气逼人,摆脱了那种穷酸,真是人靠衣装啊。

  严璃打量着白碾,满意的点点头:“给你买的。”

  “我,不行,不行,这个太贵了。”白碾赶紧开始脱衣服,“这种衣服不适合我,我也没有穿的机会。”

  严璃:“当工作服吧,你的那些衣服只能在家当睡衣穿,出门穿我给你买的,不要丢我的脸。”

  白碾被这句话给呛到不说话了,心里的小白碾已经开始挥舞拳头了:你的脸是脸,我的脸就不是脸了?再说,这还是我的身体呢,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你管的着吗?表面白碾却是积极配合,就当工作服吧。

  严璃又挑了一套西装,三套休闲装还有两双皮鞋,两双休闲鞋。

  总共花了十几万,付了款,这些钱严璃眼睛都没抬下,白碾拎着东西跟在后面,“你怎么不买衣服,不要老穿西装,你这个年纪应该多穿穿裙子。”

  严璃一听突然意识到两人的年龄差距:“对了,你多大了,一副老成的口气,我这个年龄怎么了,那你又是什么年龄段呢?”

  白碾被严璃突转变的思维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今年都26岁了,看你就像那种20岁刚出头的小姑娘”白碾早就把严璃那厉害的身手给忘记了。

  严璃也不说自己的年龄:“行了,小老头,走吧,你拿这么多东西不累吗?。”严璃的衣服都是有人送上门的,她不喜欢逛街试衣服,品牌商家会把每季新款发到她的邮箱里,她只要点下自己看中服装款式的就可以了。

  白碾以为严璃在关心她:“我没关系,你看那边几家女装店就不错。”直接拉着她进到旁边的意大利品牌店女装店里。

  这个品牌严璃也有,心想白碾眼光还不错,就随意的逛了逛,高档品牌都有自己的专业销售人员,专门负责严璃的销售人,笑眯眯的过来打招呼:“严小姐,今天怎么自己过来,上次你挑选的衣服还满意吗?”

  严璃认识这个女销售,是专门给她送衣服的:“还不错,今天随便逛逛。”

  白碾也跟着,随手还挑了件女装,想示意严璃去试试,又怕严璃不愿意,只是对着严璃比了下,严璃看到那件衣服笑问:“你打算给我买衣服吗?”

  白碾一脸囧色:“是啊”又低头在严璃耳边说:“先刷你的卡,以后我赚钱再给你买。”

  严璃微微一笑:“好啊”转身对女销售:“拿我的号,给我包起来。”

  白碾看着严璃:“你不用试穿吗?”

  严璃很不客气的展示自己的身材:“不用,我的身材很标准,穿什么都好看。”

  原来女人买衣服也可以这么快。两人还逛了男士内衣店,一个上午逛下来,白碾从里到外的都有的,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提了一堆。

  东西太多,白碾送回车上,严璃在一家咖啡厅等白碾,两人点了两份简餐,就在咖啡厅休息。严璃对吃的要求很高,但是环境更重要,她最怕排队或到拥挤的地方吃饭,白碾却是相反,对环境不在意,只要好吃就行,可现在他也怕去人多的地方,怕被人看到他和严璃在一起,让人乱想乱猜他们的关系,在他心中,身边只有雯雯才是正常的关系。

  下午两人去了生活品牌店,买日常用品时,严璃看中了一只蓝色瓷质的漱口杯,导购小姐很有眼力价:“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店刚到的新货。”

  白碾也觉得严璃的眼光真好,本能的问了价钱:“这个多少钱?”

  导购小姐:“这个杯子一只380元。”

  严璃拿起那只杯子:“给我包起来。”

  导购小姐为难了:“这套是不能单买的。”

  酷*v匠MN网a‘首Ur发

  白碾仔细一看一套四件要上千块,还没等严璃说话:“这么贵,我们不要了。”

  严璃触眉,生活品质是比金钱更重要的。

  导购小姐又拿出另一只单买的漱口杯:“这个可以单买,也是我们店的新款。”

  白碾接过一看,感觉和刚才的那只不能比,但是也不错。晃到严璃面前:“严璃,你看这个怎么样?”

  严璃刚才也看到白碾眼中对之前蓝色漱口杯的喜欢,现在又看到他吝啬的表情,不愿意勉强购物的感觉:“不好看,就刚才的那套吧。”

  白碾虽然不是花自己的钱,但是觉得买这么一套太浪费,心里还是会有点心疼钱,两人完全是相反,在白碾心中钱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你不用买一套的,我自己有杯子,你就买你自己用的就行了。”

  严璃脑海里浮现出早上看到的那些东西,理直气壮的表示:“你带来的那些日用品我都扔了。”

  白碾急了,那些东西还能用呢:“你没事扔我东西干嘛?”

  “那些东西和我家的风格不搭,别废话,快去付钱。”严璃直接让导购小姐把那四件套包装好。

  白碾的脾气就一下,一般都是两三分钟就能过去的,想到现在的身份,都只是笑笑不放心上的,说好听的叫大度,难听的就是没心眼,现在严璃说什么就是什么,把好脾气演绎的淋漓精致。

  看着两人一下午的成果,毛巾,拖鞋,牙刷,等日常用品,还有一套高档的男士护肤品,很多东西都是情侣款,严璃的说法就是她有强迫症,喜欢统一的东西。白碾只是默默接收,根本没有反对。

  这种只有情侣之间才出现的东西居然让他们很自然的接受了,谁也没有去纠结该不该有,或是完全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