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多,严璃开车来到了白碾租住的老房子前,看着白碾手里拿着一个小旅行包:“走吧。”

  白碾只带了简单的几件衣服,老房子没有退,严璃给的钱除了还债,剩下的他交了一年的房租,想着以后还要回来住。

  严璃开车回去的路上顺道买了外卖,进入公寓,严璃拿出了一双欧阳洛之前穿的拖鞋给白碾,欧阳洛已经搬回隔壁住了,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就是少了点人气,再好的房子,现在白碾看着也开心不起了。

  平时严璃这个点都已经吃过饭:“先吃饭吧。”

  白碾像个小媳妇一样跟着严璃进厨房,主动打开外卖包装,严璃则像个大爷,坐着等吃,四菜一汤,对于白碾来说是很不错的伙食。

  安静的餐厅,只有餐具的声音,白碾快速的解决好肚子的温饱问题,静静的坐着。

  严璃:“这里就你和我,不用这么拘束。”

  白碾听到这话,也微微放松了下:“你一个人住,你怎么不和你父母一起住。”

  严璃夹菜的手微微停了下:“我习惯一个人生活,也不喜欢别人打扰我,你还在之前的地方上班吗?”严璃不想提自己的家事,直接转移话题。

  “你是说我之前的工作,还是名都?”

  “两个都是。”

  白碾挠挠头:“之前的工作已经辞了,名都我就去了那么一天,我也不去了,现在没工作。”

  严璃点头:“嗯,这样也好,你就安心在家伺候伺候我,做做家务。”

  白碾感觉自己像那些被包养的qing人一样,在家游手好闲:“我还是要找工作的。”

  严璃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白碾面前:“以后三餐的事就交给你,所有的生活开销都从这里出。”

  “你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要求吗?”白碾很自觉地进入新身份状态。

  ~酷I匠#f网¤正X版首发"a

  严璃想想:“家里要保持干净,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带人回来,特别是女人,暂时先这样。”

  白碾老实的回答:“你放心,我不会带女人回来,我的女朋友现在不在A市,我身边没几个朋友,女的现在就你一个。”

  叮咚门铃响了,严璃一副女王的样子:“去开门。”

  欧阳洛还没看清开门的是谁,进门就低头找拖鞋:“我跟你说。”话还没说完:“咦,你怎么穿我的拖鞋”这是才抬头:“怎么是你啊?”

  严璃看到欧阳洛:“你就光着脚进来吧。”

  欧阳洛的脸开始扭曲:“小严严,你怎么可以随便让人穿我的拖鞋,你太过分了。”

  严璃:“家里就这么一双男士拖鞋了”

  欧阳洛指着白碾“他为什么在这里。”

  严璃习惯了欧阳洛跳跃性的思维:“他住这里。”

  这下欧阳洛的声音一下提高了:“你说什么嘛,他是你什么人,能住在这里。”

  白碾以为他的到来,欧阳洛很不喜欢,想解释,但是要怎么说,难道告诉欧阳洛,他是为了钱才来这里做保姆。

  严璃却直接了当:“我的男仆。”

  欧阳洛这下眼睛瞪大了:“行啊,上次看到你就知道你不一样”拍着白碾的肩膀:“以后有什么难事来我,我保你。”

  白碾一脸茫然的点点头,又看看严璃,刚才还一副抢了他老婆的表情,现在那眼神看自己怎么有点自求多福的感觉。

  “男仆,给我倒杯水吧,我渴了。”欧阳洛开始撩拨白碾。

  白碾端着一杯水给欧阳洛:“你别男仆,男仆的叫我,我有名字。”白碾伸出手:“我叫白碾”

  欧阳洛一口水直接喷出来,“白脸,哈哈,人如其名,长相也符合,真是小白脸啊。”笑得前俯后仰的。

  “是白碾,不是白脸,碾压的碾。”

  欧阳洛笑得岔气了:“你叫我洛就可以了,小白脸。”

  严璃听着这么形象也笑了,看欧阳洛闹得也差不多了:“你怎么过来了。”

  这是欧阳洛才想起来的目的,下班前看到严璃接了个电话就走了,欧阳洛好奇,谁有这么大能耐能叫走严璃。就是想来看看有什么大八卦,没想到给了他那么大的一个惊喜。

  严璃看白碾不自在就让他先回房了。

  严璃和欧阳洛去书房讨论工作一直到深夜,严璃洗完澡,直接躺上了床,白碾突然惊醒,打开床头灯,“你要干什么?”手里拉着被子,一副快被人吃掉的表情。

  严璃懒得看,“大半夜的,能干什么,睡觉啊”

  “你怎么睡这里”白碾声音带着惊恐。

  严璃的声音听着快要睡着了:“这是我的房间,你要是不愿意,你可以出去,我很困了。”

  白碾一把抱起床上唯一的一床被子就要出去,严璃睁开眼,坐起身:“我就只有这么一床被,你拿走了我盖什么啊?”

  白碾又乖巧的把被子放下,“我去其他房间睡。”

  严璃想了想:“不要睡在客厅就好了。”

  白碾打开第一扇房门,里面是书房,打开第二扇房门,里面是健身房,打开第三扇房门,里面居然是个游泳池,另一边还连着另一个门,这会白碾困的不行了,也没心思去研究那门后面是哪里,转了一圈,客厅不能睡,只能回严璃的房间。

  严璃猜到白碾还是要进这间房,靠坐在床上,等着,“快上来睡觉。”

  “孤男寡女,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怎么可以睡在一起。”白碾的那种保守心理又开始了。

  “你是我的男仆,就应该和我睡在一起,再说家里没有其他地方可以睡了。”

  “我不是男仆,虽然我是你的保姆,那也不应该睡在一起。”白碾纠结啊严璃来气了,没耐心了:“不管你是什么,现在上来睡觉,难道你怕和我睡一起,你怕控制不住自己。”

  白碾的正人君子是不容质疑的:“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我的自控力很强的。”

  “那就好,睡觉。”严璃打断他还要说的话,直接躺下了。

  白碾站了5分钟,还是缩手缩脚的上了床,两米三的床,当中还空了很大一块,尽可能的移到床沿边上,严璃却睡着了,白碾紧张的怎么也睡不着,刚才的困意全没了,两只眼睛一直瞪到天亮。

  严璃虽然睡着了,但是对旁边的动静很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