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严氏内部问题处理完后,严璃对公司的掌控更轻松了,公司运营正常,她也轻松很多。

  周子寒为了能更接近严璃,主动拦下了和严氏合作的航空灯项目,每天找各种理由来严璃办公室,虽然严璃不那么排斥他,但是也谈不上关系好,严璃纯粹把他摆在了公司客户关系上。

  周子寒则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至少严璃不在躲避他了。

  这天周子寒约严璃在名都喝酒,庆祝合作项目顺利完成,严璃爽快的答应了,主要不是周子寒面子大,而是欧阳洛对去名都谈事特别感兴趣,煽风点火让严璃去,严璃对于在哪里庆功不感兴趣,更感兴趣的是名都有什么让欧阳洛那么兴奋,应该说是哪个人更准确点。

  到了名都会所开了间豪华包间,周子寒还带了几个项目负责人,包厢里也不显的空,一般出来应酬,总会找几个女人作伴,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这样的情况下更容易把事谈成,庆功的话更是不能少了,这样气氛会更好,虽然严璃是女人,可这里方便的是不但能有女人作伴,也有男人作伴,其中一个项目经理征求周子寒同意后就去安排了。

  周子寒确想着到时你们都有女人,自己就和严璃培养感情,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

  所有人都有人陪伴了,项目经理看着周子寒:“周总,你是不是有相好的在这里,怎么刚才的都看不上啊。”

  周子寒咬着牙表示自己没有,也不需要。

  “周总,这就是你不对了,大家都是成双成对的,你一个孤家寡人,也太不合适了,这样我们也放不开啊。”

  周子寒脸立马又阴转晴了:“你看严总也是一个人,我们正好是凑成一对。”

  欧阳洛起哄:“那怎么可以啊,这里不是有男伴吗,给我们严总安排一个男伴就可以了,这样大家玩起来也不拘束。”

  严璃不发表任何意见,欧阳洛却积极安排去了,带进来一批男模特,严璃随意的看着,有魁梧强壮型,清新可爱型,花美男型,怎么还有一个缩头缩脚躲在后面的,当严璃看清白碾的脸时就笑了:“就他吧。”

  包厢的灯光昏暗,白碾不好意思抬头,只是有人拉着他坐到了严璃身边,刚坐下时,白碾很不自在的往边上挪了挪,看在严璃眼里突然想到那次傲娇看不起少爷的表情,严璃实在感到好笑。

  这下周子寒也没有理由推脱了,身边也被安排了个美女相伴。

  欧阳洛本来是闷闷不乐的,他想要见的人今天不在,随便找个美女坐在身边陪酒,包厢的气氛也活跃了,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甚至是上下其手的都有,心情也没那么闷了,最诡异的就是周子寒被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不停的敬酒,不停的地蹭,上身已经挂到了周子寒的身上,那两团肉都要掉出来了,周子寒只是频频喝着酒,一眼都不看,眼睛却一直看向严璃,而严璃只是坐着,抽着自己的烟,没事举起杯喝一口,有时还会和旁边白碾的杯子碰下,白碾更是让欧阳洛感兴趣,从坐下来就一直低着头,眼睛就只看自己面前的酒杯,每次严璃和他碰杯,他就拿起喝完放下,也不说话,也不抬头看下四周,欧阳洛甚至怀疑白碾连身边坐的女人是美是丑都不知道。欧阳洛就一副好奇宝宝打量着这几人,寻找着答案。

  酒过三巡,周子寒也开始醉了,严璃终于说话了:“这个杯子里能出来钱吗?”一听这话就知道对谁说的,欧阳洛假模假样的和美女喝酒,耳朵早就竖起来听动静了。

  白碾也终于抬起了头,好像思想斗争完毕了,顺手拿起酒杯要敬严璃酒,当看到严璃脸的时候愣了下:“怎么是你,早知道是你我也不用这么拘束了。”好像一下子精神就放松了下来。

  欧阳洛一听认识,有故事啊,还刻意往他们那边挪动了下。

  “谁让你一直低头思过呢,你早点抬头就不用这么挣扎了。”烟从严璃嘴中缓缓吐出。

  周子寒一看严璃在和那个男模说话,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了,可是脚步太不稳了,直接向严璃跌去,严璃眼明手快的躲了过去,欧阳洛过来扶起周子寒,向那前凸后翘的美女招手,并示意她带周子寒去休息,欧阳洛还要听八卦,怎么能被他打扰了。

  大家一看周子寒已经走了,也起身分分表示告辞,欧阳洛热情的送走了他们,这下包厢就省他们四个了,音乐也关掉了,就这么静静的喝酒。

  欧阳洛开始发挥他的八卦精神:“你们认识?”

  严璃没说话,白碾点头。

  欧阳洛直接做到严璃和白碾的中间:“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白碾有问必答:“差不多一个月前。”

  “你们怎么认识的,在哪里?”欧阳洛是不问出点什么也太对不起他的精神了。

  看M。正'版{章{◇节A:上7酷匠网

  白碾有点犹豫,这个要怎么说?

  严璃适时的给白碾解围:“我饿了。”

  欧阳洛完全不关心现在的严璃:“我不饿。”还等着白碾回答问题呢。

  严璃站起身准备走,白碾一看也跟着站起来要走,欧阳洛心想我的好奇心还没满足,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夜宵,怎么样,我请客,边吃边聊,走走走,我们换个环境,再联络联络感情。”

  白碾现在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没注意。

  严璃:“那就去那家粤菜餐厅吧。”

  欧阳洛带着他的小美女先出了包厢:“一会儿见。”

  白碾很不好意思的跟在严璃后面,因为一直低着头走路,当严璃在车前停下的时候,白碾差点撞上去,这才反映过来,严璃示意白碾上车。

  车开的并不快,白碾深呼吸了下:“我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之前都是有正经工作的,我来赚钱就是为了还债,可是”白碾的底气也越来越不足,声音到后面也没有了。

  严璃:“你的意思今天我挡你财路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碾脸都红了,曾几何时,自己连一个少爷的工作都看不起,现在却做自己更无法忍受的男模特。

  “你居然为了我那点钱就来出卖自己?”严璃实事求是的说。

  白碾听到出卖自己,心里那叫憋屈,可是自己真的已经走头无路了,每个月的工资都给父亲拿去还债了,那点工资却连利息都不够,再不还干净,真是利滚利,自己把命陪上都不够:“我欠了高利贷,必须赚钱。”

  “你之前一个月工资多少?”

  白碾算着基本工资加奖金加些其他:“三千不到一点。”

  “你欠了多少钱?”

  白碾也不知道严璃的意思,也不隐瞒:“还有二十几万吧”

  严璃:“还有?难道你之前欠了很多,我看你也不是乱花钱的人,怎么欠这么多,不要告诉我借高利贷是为了给女朋友买东西,哄她开心。”

  “不是的,雯雯才不是你说的那种势利眼呢,从来都不和人攀比,你不了解,就不要诋毁雯雯的形象”

  “噢,雯雯,名字很好听,那你怎么会欠那么多钱?”严璃懒得管到底是给谁花的钱。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时白碾才觉的自己说的太多了,和一个就见过两次的女人说的太多,太明白了。

  严璃一副沉思的样子:“你现在告诉我,我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可能会帮你。”

  白碾很有骨气:“我自己能还的。”

  严璃利索:“好,随你,希望我没有机会帮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