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回来了,十年了,我终于回来了。”一个身穿米白色休闲装的女子,一头及腰的长发,乌黑发亮,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身边放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站在机场大厅门口,感受的这片离开已久的故土,独自默默的感受着心中的那份思念。

  她,严璃,二十四岁,身高167cm,皮肤白皙,标准的大美女一枚,严氏集团未来的总裁,十年前主动要求离开a市,到国外学习一个集团接班人该有的才能。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一个活泼开朗,与世无争的十四岁小女孩毅然独自离开?

  “爷爷,这条裙子好看吗?”严璃从楼上飞快往下跑,嘴里还不停的说话。

  “好看,我孙女穿什么都好看,今天你可事主角,快点吧,一会儿宾客都要到了。”严老宠溺的说着,原来今天是严璃的14岁生日。

  “好啦,现在就可以走了。”严璃一边拉着严老的手,一边撒娇的往外走。

  门口的车早就准备好了,祖孙俩笑呵呵的上了车离开了老宅。

  “璃儿,你都十四周岁了,不小了,该学习一些相关的金融课程了。不然以后怎么接手严氏啊?”最近严老经常提起这个问题。

  严璃却无所谓:“爷爷,我还小,我不想学习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我喜欢跳舞,我以后要做一个舞者,严氏有爷爷呢,爷爷会长命百岁的。”

  严璃从小家境富裕,家人非常宠爱,都不舍得逼她做不愿意的事,她喜欢跳舞,全家人都支持她,可是严家一直是一脉单传,到了严璃这代也一样,还是个女孩子,而且严璃的父亲严宏伟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整天花天酒地,最主要的是没有经商头脑,根本不适合接手严氏,严老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个孙女身上。

  车子已经来到了酒店的停车场,严璃看到远处妈妈正朝着她这边走来,直接开心下车往妈妈的方向跑去,谁都没有注意到拐弯处,突然冲出来一辆车,严妈妈一看车速那么快,立刻跑过去推开了严璃,自己却没有躲过,被撞飞到前面的水泥柱子上弹出好几米。

  “妈妈...”严璃完全傻了,等反应过来歇斯底里的哭喊着跑向了躺在血泊中的妈妈。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先救人。”刚下车的严老看到这一幕冷静的对司机吩咐着,严老的眼睛微微眯起。

  “爷爷,妈妈应该没事的。”严璃坐在医院长椅上,双手颤抖的抱着自己的身体,手臂上缠着纱布,只是轻微擦伤,雪白的公主裙上沾染了斑斑血迹,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妈妈的,嘴里不停的自己我安慰着。

  “没事的,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严老坐在严璃的身边,手拍着严璃的背不停的安慰。

  看`正版章!节上j/酷x匠网e

  “老婆,老婆。”严宏伟才知道妻子出了车祸,刚刚才匆匆忙忙的跑来医院。

  “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来,你个不孝子,你真是要气死我。”严老气的直对儿子大吼。

  严宏伟知道自己的父亲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说话,只能在边上静静的站着。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只能瑶瑶头说:“去见病人的最后一面吧,时间不多了。”

  全家人快速的进了手术室,十五分钟后就听到严璃伤心欲绝的喊:“妈妈”就晕了过去,耳边依稀听到爷爷喊医生的声音......这是一间豪华病房,有独立的休息室,会客室,洗手间。严璃悠悠的转醒,打量着四周,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冷冰冰的,很不舒服,这才想起了妈妈的事,自己伤心的躺在床上默默流眼泪。

  会客室内,严老已经派人调查了此事,正对着严宏伟发火:“你看你干的好事,你在外面有女人也就算了,居然那女人还想要璃儿的命,这种女人有什么好的,好好的一个家,全给毁了,我严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伤风败俗的子孙。”

  “那还不是爸爸你的错,是你要秦欣把孩子打掉,她才会这么极端,她认为没有了璃儿,她的孩子就可以留下了。”严宏伟虽然唯唯诺诺缩着身子,但还是在为秦欣辩解。

  “别认为有孩子她就可以进我们严家,想都别想。”严老真是恨铁不成钢。

  “我们夫妻早就没有了感情,离婚是早晚的事,我就想和秦欣在一起,我们才是真感情。”严宏伟不知死活的为自己争取着。

  “还真感情,哼,你们夫妻没有感情我也知道,你在外面风流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当没看到,可是你的风流现在引来了杀身之祸,你的真感情可真是值钱啊。”严老压制着火气,怕吵醒里屋的严璃。

  “秦欣也是一时冲动,以后不会了。”严宏伟郑重其事的保证。

  “还以后,你,你给我滚,我情愿没有你这么个儿子。”严老实在是气的不想再看到这个儿子。

  别看严宏伟已为人父,但对严老还是很害怕的,正好也不想在这待着,连忙转身就出了病房。

  “老爷,这事情要不要告诉小姐?怎么和小姐开口”管家看了下严老。

  严老考虑了下:“不要告诉小姐,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怕她受不住,让警察局那边就处理成交通意外吧。”说着严老推门进了里屋,心疼的微微叹息。

  严璃其实已经醒了,刚才严老和严宏伟说的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现在躺在床上装睡,严璃心中却不知道要怎么问妈妈的事。

  严老看着自己捧在掌心的明珠,现在脸上这么憔悴,心里难受之极,喉咙里像卡了根鱼刺,声音也发不出,自己的生日成了母亲的丧日,真不知道这个孩子要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严璃出院回家已经好几天了,除了妈妈葬礼那天出了房门,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天呆呆的坐在窗边看着外面,不说话,也不哭,也不闹,甚至连妈妈车祸的事都没问过一句话。

  “璃儿,难过就哭吧,你还有爷爷呢。”严老实在心疼这样的严璃,严老每天都来陪她,好几天都没听见她说一个字了。

  严璃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女孩,有些事虽然自己不愿想,但是只要自己愿意思考,自己也能想到七七八八,经过几天的思考,终于决定了,既然爷爷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自己就当不知道吧,妈妈为了保护自己失去了生命,可这事也没有明确的结果,那么想伤害自己的人还在,自己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还要给妈妈讨回公道,考虑良久,严璃淡淡的开口:“爷爷,我想出国。”

  严老听到孙女这么说,心想着出国也好,就让她暂时离开这里,好过每天都这么伤心:“好的,爷爷给你安排。”

  一个星期后,严璃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了这个让她透不过气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