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上班,秘书室里的氛围特别轻松,大家的精神状态都特别好。正所谓一周中最痛苦的是周一,最幸福的就是周五了。

  严樱哼着小曲儿给总裁榨了柠檬汁,穆非正在埋头认真工作,没顾得上她,识趣的关上门返回秘书室。

  刚回到座位上,张秘书捧着一叠资料,给大家安排了今天的工作,还向大家说道:“我们公司不跟杨氏合作了,所以这周工作量比较小,大家可以稍微放松一下”。

  众人欢呼雀跃,也不乏八卦者,王秘书好奇的问道:“我们为什么不和杨氏合作了?”

  年长一点的林秘书说道:“谁知道呢?或许是因为杨丽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我觉得肯定是因为那女人,天天缠着总裁”。

  “对咱们总裁真是一片痴心啊,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开始工作吧!”张秘书出声说道。

  严樱刚开始听见这个消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愣愣的坐在那里,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后来反应过来,心里有些雀跃。

  终于不用再见到那个女人了,总想着害别人,还想勾引穆非,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还好穆非立场坚定,真是痛快呀!

  心情决定工作效率,严樱心情好,工作起来也特别认真,一项项工作表做又快又好。

  周五下班比较早,严樱整理好资料,关上电脑,拎着包包,走出了办公楼。

  刚下楼,就接到林鱼的电话。

  “樱子,下班了吗?我请你吃饭”。

  “要请也应该我请你啊,你在哪儿呢?”

  “放心,今天咱俩都不用出钱,朋友送了我两张免费劵。

  “谁请啊?我认识吗?

  “你就别管这么多了,你在你们公司楼下等着吧!我去接你。”

  和林鱼挂了电话,严樱仔细想了想,这里除了林鱼,她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人呀!究竟是谁呀?

  穆非刚好也下了楼,见严樱站在那里,高兴的说:“小樱,站这儿干嘛呢?等我吗?”

  “不是,小鱼约了我吃饭,你先回去吧!”

  穆非一听,俊脸一跨,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小樱,你总是让我独守空房,你就不担心我被别人拐跑了?”

  严樱则严肃的说道:“我不担心,拐跑就拐跑吧!这样我家就宽敞了。”

  两人正互相调侃着,林鱼开着她的QQ停在了他们面前,一身牛仔装的林鱼干练的走下来,开口说道:“穆非,好久不见呀!”

  穆非一改刚才的无赖样子,正经的?说道:“是呀,好久没见了”。

  简单的打过招呼后,拉着严樱坐上了车,临走前冲穆非调皮的说道:“小樱晚上可能晚点回去,我想给她介绍个男朋友,拜拜。”

  穆非听到后,刚开始有些漫不经心,自我安慰道:一定是在开玩笑。坐车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却幻想着林鱼给严樱介绍男朋友的场景,挥之不去,越想越觉得烦躁,最后忍不住给严樱打了个电话,装作无所谓的说道:“小樱,你在哪儿呢?刚刚有你的快递。”

  “哦,你先帮我收着吧,我在夜色餐厅呢,回不去。”严樱说道。

  结束通话,穆非急忙叫司机掉头去“夜色”。

  “谁请啊?我认识吗?

  “你就别管这么多了,你在你们公司楼下等着吧!我去接你。”

  和林鱼挂了电话,严樱仔细想了想,这里除了林鱼,她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人呀!究竟是谁呀?

  酷)匠¤网永久免xH费o看K小^K说

  穆非刚好也下了楼,见严樱站在那里,高兴的说:“小樱,站这儿干嘛呢?等我吗?”

  “不是,小鱼约了我吃饭,你先回去吧!”

  穆非一听,俊脸一跨,装作委屈的样子说道:“小樱,你总是让我独守空房,你就不担心我被别人拐跑了?”

  严樱则严肃的说道:“我不担心,拐跑就拐跑吧!这样我家就宽敞了。”

  两人正互相调侃着,林鱼开着她的QQ停在了他们面前,一身牛仔装的林鱼干练的走下来,开口说道:“穆非,好久不见呀!”

  穆非一改刚才的无赖样子,正经的?说道:“是呀,好久没见了”。

  简单的打过招呼后,拉着严樱坐上了车,临走前冲穆非调皮的说道:“小樱晚上可能晚点回去,我想给她介绍个男朋友,拜拜。”

  穆非听到后,刚开始有些漫不经心,自我安慰道:一定是在开玩笑。坐车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却幻想着林鱼给严樱介绍男朋友的场景,挥之不去,越想越觉得烦躁,最后忍不住给严樱打了个电话,装作无所谓的说道:“小樱,你在哪儿呢?刚刚有你的快递。”

  “哦,你先帮我收着吧,我在夜色餐厅呢,回不去。”严樱说道。

  结束通话,穆非急忙叫司机掉头去“夜色”。

  夜色是一家音乐主题餐厅,边吃饭边听歌的特色,吸引了许多年轻人,下班之后来这里放松一下,缓解一天的疲劳。

  严樱和林鱼坐在角落里,欣赏着舞台上的表演。

  “樱子,你说穆非会不会偷偷跟来?”林鱼八卦的说道。

  “不可能吧,严樱嘴上这样说,心里却还是期待他来的。

  “算了,不说他了,看,台上那个唱歌的男生好帅呀!林鱼花痴的说道。

  “是挺不错的,要不你去试试?”严樱怂恿道。

  “试就试,谁怕谁啊。林鱼说完妩媚的撩了撩头发,冲严樱抛了个媚眼:“姐美吗?”

  严樱狗腿的点了点头。

  穿着高跟鞋,迈着长腿,林鱼来到舞台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时的音乐变得欢快激烈,开到了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打扮冷艳的林鱼站在舞台上,随着音乐,白皙的身体尽情扭动,身体有意无意的碰到旁边的男生,长长的头发来回摆动,眼神迷离,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

  严樱静静的看着此时十分耀眼的林鱼,一时恍惚,“天啊,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林鱼吗?”

  穆非已经来到了餐厅,一进门,便看见了舞台上的林鱼,表情有些错愕,但很快就恢复淡定了,眸光一扫,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严樱。

  她正坐在那里,轻轻握着酒杯,酒杯里妖艳的红酒衬的她的手指更加白皙,长长的卷发披散着,在灯光的映衬下呈现出暖意,整个人好似洋娃娃般,美得像一幅画。

  “想什么呢?小樱?”穆非坐在她面前说道。

  穆非突然出现在面前,严樱觉得不可思议,“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

  “没有,我不放心你,所以跟来了。”穆非坦荡的说道。

  严樱以为他会找个理由,或许是凑巧,或许是有应酬,没想到他会说的如此直白,一时有些错愕。

  这时,热舞之后的林鱼回到了严樱身边,“呼,累死了,”喘着气说道,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样啊?俘获那个小帅哥了吗?”严樱好奇的问道。

  “当然,姐出马,一个顶俩,这是他的手机号。”林鱼得意的说着,“用不用我帮你介绍一个呀?”

  严樱还没出声,一旁的穆非的说道:“不劳您大驾了,这儿就有个现成的,看不到吗?”

  “哪儿呢?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啊!林鱼左顾右盼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年纪大了,眼睛有毛病了。”

  林鱼“腾”地站起来,指着穆非说道:“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这么毒蛇呀?嘴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严樱看着两人斗嘴,想起了他们上学的时候,那时,林鱼个性像个假小子,只要自己被别人欺负,,她总会为自己出头,想到这些,严樱觉得自己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好朋友特别幸运。

  吃完饭,几个人站在餐厅门口。

  “哎,说正经的,你俩到底什么情况啊?误会都已经澄清了,互相都爱着对方,还别扭什么呀?”林鱼认真的说道。

  “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呀!”穆非别有深意的说道。

  严樱忙岔开话题,“时间不早了,小鱼,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骚年,加油啊,姐看好你哟!拜拜。”林鱼拍了拍穆非的肩膀说道。

  严樱听着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林小鱼。

  “走吧,回家吧!”穆非说道。

  穆非不知道几点才可以结束,所以让老王开车回去了,现在两个人只好打车了,所幸现在不是下班高峰期,很快就打到了一辆。

  “两位去哪儿啊?”说着一口本地口音的司机问道。

  哦,麻烦去……严樱礼貌的回道。

  车子一路行驶,穆非按耐不住开口问道:“小樱,刚才林鱼说得你觉得……”

  严樱思索了半天,说道:“穆非,我承认我还爱着你,但我们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很迷茫,我不知道该不该走下去。”

  穆非接过她的话,深情的说道:“小樱,我爱你,人海茫茫中我们可以相遇,是一种特别的缘分,所以以后的日子,让我来走进你,让我靠近你,让我们回到像以前一样的美好时光,可以吗?”

  前面的司机听着两人的谈话,忍不住帮忙说道:“姑娘,我看这小伙子不错,长的也帅,对你一往情深,就答应了吧?这年头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好找呀!”

  严樱涨红了脸,被人这样劝导,还是第一次,腹诽道:“师傅啊,你不能以貌取人啊,他不就是那副皮相好看点吗?用得着把他夸的跟个新时代的好男人一样吗?”

  穆非倒是特别高兴,觉得司机说得实在太好了,挑挑眉,痞气的冲严樱说道:“看到了吧?我这么好,你应该好好珍惜,知道吗?”

  严樱一脸黑线。不一会儿,回到了他们居住小区门口。

  穆非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百元新钞,递给前座的司机,摆摆手说道:“不用找了,谢谢您帮我说话,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