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照进屋里,床上的人正睡得迷迷糊糊,不安分的小菲在严樱旁边动来动去,直接在严樱脸上跳了起来,严樱立马坐了起来,糯糯的说道:‘’干嘛啊,小菲,信不信我打你啊,哎呀,几点了,该死,快迟到了。慌慌张张的收拾了一通,就赶往公司了。

  来到公司,看了一下表,八点五十,‘’嘘…严樱深呼了一口气,幸亏没迟到,要不是小菲无意中吵醒自己,还不知道要睡到几点呢,回去好好奖励一下它吧!

  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来到了严樱面前,嗲嗲的说道:‘’你好,请问穆哥哥在吗?我有事找他,麻烦告诉他一下,我姓林。严樱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心里嘀咕道:‘’这是谁呀?不会是穆非的女朋友吧?这审美……→_→,面上还是微笑着说:‘’好的,我帮你问问。

  一转身,脸上的笑容早已不知飞去哪儿了,该死的穆非,还说什么忘不了我,算是骗人的鬼话。就这样,阴着一张脸,来到了穆非面前。

  穆非看着站在自己的严樱,那表情好像要把自己吃了的样子,不禁腹咦:这丫头怎么啦,没人招她吧?严樱突然笑眯眯的说道:穆总,外面有位林小姐找您,您看您是见还是不见呢?穆非被严樱这一会儿一个表情弄得有些恍神,听她说是林小姐找他,一下就猜出是谁了,对严樱说:‘’快让她进来。

  严樱从办公室走出来,闷闷地说着:林小姐,总裁请您进去。站在那儿的林月如将严樱的表情尽收眼底,欢快地说道:好的,谢谢你了,严秘书,我先进去了。

  看着林月如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的样子,严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在心里骂道: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朝三暮四,一个个都那么花心……应该没有男人会拒绝这样的女子吧!

  林月如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听见里面说道请进后,推门而入,一进去,就贼贼地笑道:‘’表哥好福气呀,边上班边谈情说爱,真是好差事呀!穆非一改往日对员工的严肃脸,微笑道:‘’表妹就别挖苦我了,你哥我现在是求得不得呀。

  怎么回事呀?表哥?

  我们俩应该不可能了,或许现在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我都不知道她现在还爱不爱我。

  我看不一定,刚才我进来时她的样子,恨不得把我吃了,应该是吃醋了,把我当情敌了。表哥,你可要继续努力呀,我看好你哟!

  是吗?严樱居然吃醋了,谢表妹吉言了。

  外面的严樱,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夹,脑子里想着的却都是穆非和林月如,想着他们在里面干嘛呢?不会是做那种事情吧,正当严樱胡思乱想时,办公室的门开了,穆非和林月如走了出来,只见他们衣冠整齐,林月如的妆都没花,严樱有些懊恼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思想怎么这么肮脏呢,敲着自己的脑袋。

  穆非看着说道:‘’干嘛呢?在再敲上去脑子都要敲坏了,转身对林月如说道:‘’月如啊,这次来就多住些日子吧,也陪陪你大姨。林月如说道:‘’行,没问题,那我先走了,拜拜,表哥。

  严樱一听表哥两字,想起自己刚才还把她当成了穆非的新欢,而且还胡思乱想那种事情,脸一下就红成了个大柿子,低着头,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洞钻就去,倒是林月如好似没有发现严樱的异样,对她说道:表嫂,我是穆非的表妹,放心,不是你的情敌哟,我先走了,有空来找你玩我,拜拜。说完不等严樱回答,就转身离开了。

  严樱尴尬的抬起头,却发现穆非正别有深意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好像他已看穿一切,两人对视了一会,穆非像想起什么似的,走进了办公室。

  严樱见他进去了,赶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想起刚才发生的种种,真是死的心都有了,又想起刚才穆非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出糗出大了。

  严樱猜对了,穆非正坐在办公桌前,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心情很好,整个人都精神饱满,只觉得阳光美好,一切都让人舒心。原来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他,想到这个,穆非觉得自己做梦都会笑醒吧!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来找穆非,有了刚才的出糗,严樱仔细的问道:‘’这位小姐,你是穆总的朋友吗?请告诉我一下方便我转告他,那人回答道:‘’是的,我是穆总的朋友,我叫杨丽,麻烦通知他一下。

  ‘’好的,请您稍等,严樱说着再一次走进穆非的办公室,平静的说道:穆总,外面有一位叫杨丽的小姐找您。

  穆非一听说是杨丽,笔直的俊眉不由得蹙了蹙,嘴上还是说:让她进来吧!严樱一听说他要见她,不自觉的撅了撅嘴,想到了刚才的窘迫,还是乖乖出去,让杨丽进去。

  杨丽是杨氏总裁杨为华的女儿,自从在一次酒会上见过穆非后,便对他一见倾心,由于林氏和杨氏有合作,这也给了杨丽一个机会,时不时的以工作的名义来找穆非。

  杨丽径直走到穆非面前,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呛的穆非忍不住咳嗽,杨丽赶忙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拍拍了他的背‘’穆非,你没事吧?时不时着凉了,你生病我会心疼的穆非漆黑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突然伸出手,强制性的压在了她的脖子上,严酷的开口:‘’你的心思我清楚,但我劝你适可而止,当初你爬上我的床,害我和严樱分手,离我远点,别再来恶心我,说完嫌恶地一把把她推开。

  杨丽眼里顿时噬满了泪水,她当然知道穆非有多可怕,当初她处心积虑的要到了穆非的酒店房间号,精心打扮了一番,赤裸裸地躺在床上等他进来。

  她以为没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自己长的也不错,更何况穆非当时喝了酒,自制力也不比平时,没想到,当穆非进来看到床上的她,眼里丝毫没有情欲,取而代之的是满满愤怒,直接叫保镖把她扔了出去,还拍了许多照片,使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沦为了那些千金小姐的笑柄,一想到这些,杨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哀伤脆弱的看着穆非,杨丽委屈道:‘’穆非,我就是因为喜欢你,才被爱冲昏了头脑,你放心,我再也不会乱来了。

  $酷,匠:m网永a◇久免{费看c(小!说

  穆非冷淡的看着她,目光十分冰冷:‘’还有,我希望你别再以工作的名义来这里,如果可以,我不介意和杨氏撤销合作。

  杨丽一听他要撤销合作,急忙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来这里,但我求你别撤销合同,千万不要。

  穆非薄唇轻启,平淡的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出去吧!

  杨丽心灰意冷的从办公室出来,看到秘书室里的许多的人,慌忙理了理头发,装做容光焕发的样子,睬着高跟鞋,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下,一路来到电梯口乘坐电梯。

  来到地下停车场,打电话道:‘’苏宁,帮我查一个叫严樱的女人,对,她的全部资料我都要。挂了电话,开着她的宝马车扬长而去。

  这边的严樱正在听同事们聊天,今天是张秘书的生日,他邀请秘书室的所有人下班后去KK酒吧参加他的生日趴体,严樱不擅喝酒,本不太想去,但毕竟是人家生日,不去不太好,下班后,愣是硬着头皮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