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严樱,急忙打开电脑,准备在网上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找到房子。

  看了一圈下来,都没有合适的,要么是房租贵的离谱,要么是离公司太远,总之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

  这时,突然跳出一个头像,说到:‘’你好,你要租房子吗?我这里有一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给你发一组房子的照片过去。

  不出五分钟,照片就发来了,看着那一张张照片,严樱觉得很不错,也挺喜欢,又想到房租和地址的远近问题,问道:‘’房子挺不错的,地址是哪儿呢?还有房租多少钱?我刚开始工作,租金可不可以便宜一点呢?

  好半天,房主发来信息:‘’地址是在XX路XX小区,是这样,我要出国了,所以着急把房子租出去,这样的话就有个人帮我看房子,打扫卫生了,租金的话1000块,你看可以吗?明天是周末,要不你来看看?

  严樱一想,房租才一千,自己负担的起,虽然刚开始工作,工资才2500,但也足够支付房租,就爽快的答应道:‘’好的,那我明天上午去看看。

  第二天,严樱早早吃了早饭,出门去看房子。

  按照房东给的地址,严樱来到了XX小区,看样子应该是一个中档小区,沿着电梯一路来到14层,严樱理了理头发,礼貌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打开了门。

  ‘’您好。我是来看房子的,严樱笑着说道。

  女人打量了一下严樱,优雅地说道:请进吧,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哦,我姓严,严樱边看房子边说到。

  严小姐,你好,你先看看房子吧,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咱们谈一下租房合同的事。

  严樱看着打扫的十分干净,布置的也十分温馨的房间,心里特别满意,答应道:好的,这房子我喜欢,我们谈谈租金问题吧!

  租金是一千,每个月的十八号付,是这样,因为我要出国了,所以房租你就打到这个卡号里面,你看可以吗?如果可以的话签个字吧!

  严樱仔细地看了看合同,确认没什么问题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交了一个月的租金。

  ‘’那我先走了,再见。严樱说道。

  从房主家出来,严樱准备回家收拾东西。

  这边,严樱走后,女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毕恭毕敬的说道:‘’穆总,严小姐已经走了,房子她已经租了,而且交了一个月的房租。您放心,她一点也没有怀疑我。

  电话那边穆非说道:‘’那就好,这件事你做的很好,这个月会给你发奖金的,就这样。挂了电话,穆非心里暗喜道:终于住进来了,可爱的小白兔,等着我。

  这边回到家里的严樱,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穆非的刻意安排,正在收拾东西,时不时哼个小曲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收拾完东西,严樱打电话给林鱼道:小鱼,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找着房子了,你下午有事吗?没事的话过来帮我搬家吧,握着电话的林鱼一头雾水地说道:‘’好好的,搬什么家呀,你不是在我亲戚那儿住的挺好的吗?

  是挺好的,但我觉得总这样麻烦别人不太好,虽然他们不住这,但这样白住心里过意不去,严樱说道。

  好吧,真是矫情,放着好好的房子不住,偏偏要去租房住,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等着吧,我下午过去,林鱼翻着白眼说道。

  下午四点,林鱼准时来到了严樱家,看着严樱收拾好的行李,说道:还以为你有多少东西呢?没想到就这么点,来回一趟都不够油钱呢!要不你给我报销?

  哎呀,亲爱的,你个大款还在意这点小钱呀,好吧,看在你这么不要脸的份上,我给你报销,严樱霸气地说道。

  ‘’说谁不要脸呢?好啊,严樱,你竟然这么说我,我不帮你了,我走!说着,学着小品里牛莉的样子,假装哭着,佯装要走。

  严樱看着林鱼搞笑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小鱼,你现在这样子活脱脱的一个怨妇,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旁的林鱼见严樱笑成这样,说道:‘’不闹了,不闹了,走吧,搬家去吧!说着,将严樱的大包小包往车上装去。

  看着严樱租的房子,林鱼说道:樱子,你哪儿找的这么好的房子啊?而且房租还这么便宜?

  严樱骄傲的说道:‘’网上啊,姐们运气不错吧,房东要出国了,着急把房子租出去,所以租金才这么便宜的。

  留下吃饭吧,我们好好庆祝庆祝。严樱说道。

  不了,我得回趟家,好久没回家了,改天吧,我走了啊,亲爱的,拜拜。林鱼边说边走了出去。

  好吧,只能自己庆祝了,晚上,严樱熟练的煎了一个荷包蛋,一份牛排,在自己的新家吃了第一顿晚饭。吃完饭,洗完澡,躺在床上美美的进入了梦乡。

  她不知道的事,此时的穆非正现在她家楼下。

  y◎酷c。匠网%唯z、一《i正v版)I,其他√都\O是Te盗版;

  看着楼上的灯熄灭了,穆非觉得心里无比安心,只要这样看着她,哪怕两个人不再一起,却也觉得特别幸福。

  ‘’走吧,送我回别墅,穆非转身,对老王说道,说完坐上了车,闭上眼睛假寐。

  穆非一身疲惫的回到了家,看着一片漆黑的别墅,内心无比憧憬有一天,会有人等自己回家,而那个人,他希望是严樱。

  穆非有洁癖,一回家就急忙脱下了穿了一天的西装,走进浴室洗澡,洗澡完换上了一身简洁的家居服,使他看起来多了一分亲切感。整个别墅没有佣人,只有他一个人,墙上挂着许多他与严樱在一起时拍的照片,看着照片上严樱灿烂的笑容,摇了摇手中的威士忌,回忆着与她过去的点点滴滴,嘴角微微扬起,就那么睡着了。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们都回到了那个地方。

  第二天清晨,严樱起床洗完脸收拾了下,看了看表,八点半了,该去上班了。想着下班后去买个小猫,可以陪陪自己,一个人住有点无聊寂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