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我的要求太过分了,白成杨刚才还一副什么都愿意做的样子,可听完我的话后,却立马变了个表情,很不情愿的问我能不能换一个要求。

我低下头想了一下,却怎么也想不出有比日狗更能让白成杨颜面扫地的事,所以只好坚定的回复他说:“不行!”

  白成杨瞅了瞅一旁的狗,眉头拧的像个麻花,甚至还干呕了几下,磨蹭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动弹。

我催促道:“你特么快点啊,一会儿狗跑了!”

  白成杨露出痛苦的表情:“刘明,咱俩好歹也做过九年同学呢,竟然还给我挑个这么脏的狗,你,你还是杀了我吧!”

  看p正m版{=章:@节i/上%酷fc匠}+网2Z

  他现在都已经屈服了,再这么逼他确实不太好,我心一软,只好低声说道:“那这样吧,你把裤子脱了,去追这条狗,嘴里最好再喊点什么,只要你能制造出一种气氛就可以,真的假的无所谓。”

 白成杨没有说话,似乎还有些犹豫。

我感觉他有点得寸进尺,便再次将火柱释放出来,提醒道:“喂,你想啥呢,快点脱啊,我都已经做出让步了,你还犹豫个毛线,再犹豫信不信我把你烤成肉干!”

于是被逼无奈的白成杨………

  白成杨便我弄得灰头土脸,老泪纵恒。狗很快就被吓得跑出了胡同,可他心里的阴影估计是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了。

  我将视频存了下来,并复制到了云盘。

  白成杨穿上裤子:“你让我做的事,我也做完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我拉住他:“别走啊,你还没给我寝室那几个人道歉呢?”

  白成杨叹了一口气:“走走走,咱们现在就去!”

  然后,我俩就一块走出了胡同,快走到学校的时候,我看见郭总正在前面不远处的大道上寻找着什么,便冲着他招了招手。他便急忙向我跑了过来,问道:“老六,你没事吧!”

  我摇头回道“没事”,然后又反问一句:“你那边呢!”

  郭总答道:“我那边也都解决了,他们人是多,可大哥跑掉以后,就变成一盘散沙了,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我点了一下头,将白成杨向前一提,冷声说道:“行啦,我三哥到了,你开始吧!”

  白成杨低着头,嘟囔了一句:“对不起!”

  我呵斥道:“你特么大点声,没吃饭啊!”

  白成杨才冲着叶修行了一个礼,喊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惹你们三一三的人,我错了!”

  郭总一脸惊愕的瞅向我:“老六,这是啥情况!”

  我笑着回道:“被我打服了呗!”

  郭总竖起大拇指:“我去,厉害啊!”

  我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问了一句:“还行吧,主要是因为结识了你们,不然我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这时,寝室的老大大俊杰也扶着敏哥,向我们走了过来,敏哥头上的血已经凝固了,上衣和裤子上残留着一道道鲜红的血印。

  我见他伤得这么重,气得又踹了白成杨几脚。

  白成杨自从被我从胡同里面制服以后,似乎变老实了,被我踹完,他也没敢反驳,只是对着大俊杰和敏哥,行了一个礼,大喊道:“对不起,贾东的寝友,我不应该得罪你们,我错了!”

  大俊杰和敏哥的反应,和刚才的郭总一样,也是一脸的吃惊。

  郭总替我解释了一句。

  两人听完后,均向我投来佩服的目光。

  我当时很担心敏哥的伤,让白成杨滚蛋后,就赶紧打了一辆车,带着郭总,敏哥和大俊杰,去了医院。

  路上,郭总似乎很在意锅炉房墙上被打出的洞,和围墙上的缺口,一直问我是怎么将身体练得这么坚硬的。

  我不想暴露自己的特殊体质,也不知该如何回复,就只好说是天生的。

  郭总倒是并没怀疑我,只是脸上略显失望。

  到了医院以后,除了敏哥接受检查以外,我,郭总,还有大俊杰也都买了跌打药,先去洗手间洗了洗,然后将药涂在了身上被打青的地方。

  敏哥的检查很快就下来了,结果并不是很好,需要住院,我们见事情有些大,就只好给他父母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处理这件事。

  王霖的妈妈很快就赶来了医院,听我们说完事情的原由后,也没回复什么,就让我们离开了。

  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阿伟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促,说军训已经开始了,陈玉芬也在场,让我们快点来学校。

  不过,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吃饭,然后再去学校。

  反正现在都已经迟到了,迟到一分钟,迟到一小时,都得接受惩罚,倒不如先吃饭,等把体力补充好,陈玉芬再想这么折腾,随便她。

  吃完饭时,已经是三点多了。

  我们跑到操场后,正好赶上学生们解散休息,走到十班的位置时,陈玉芬正坐在一旁阴凉处,跟几个男生聊天,见我们过来,她突然站起来,冷声呵斥了一句:“呦,你们还知道来啊,上午打架斗殴,下午不参与军训,这个学还能不能上了?”

面对陈玉芬质问,我们几个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因为我们知道,就算说出理由她也会反驳回来,倒不如不解释,随她去说。

阿伟一看我们来了,急忙站起来帮我们说起了好话,还撒谎说我们是为了开学考试,一直在寝室的自习室里复习,可能是学的太专注了,所以才迟到的。

这种狗血的理由,陈玉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她刚要再次询问我们,我们的身后却突然走过来一个大叔,打断了她。

大叔开口问道:“请问,您就是一年十班陈老师吧!”

陈玉芬急忙站起来,回道:“对啊,我就是,你是哪位?”

大叔勉强露出一丝微笑:“那个,陈老师您好,我是张敏的爸爸,我想找你谈点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口袋里面摸索。

陈玉芬可能是以为张敏的爸爸想要给自己送礼,立刻笑得合不拢嘴,摆出了一个“请”的动作,对张敏的爸爸说道:“这位家长,有事去我办公室里谈吧,这里人多,不方便!”

张敏爸爸应了一声,就跟着陈玉芬走向了教学楼。

这时,休息的时间也到了,我们的教官开始组织大家集合,我们后来的这三个人跟教官解释了一番后,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就被他分配到了男生的队伍之中。

我的个头比较高,排在了第一排第三个位置,张敏比我高一点,所以站在我的右边,大俊杰身高中等,被分到了第二排第四个位置,而郭总因为个头矮,则被排在了第四排倒数第二的位置。

因为阿伟对我们中午干什么去了比较关心,我和大俊杰又离他比较近,说话比较方便,所以在训练的时候,就跟他聊了起来,并把中午发生的所有事,除了我抓白成杨的细节以外,全都讲给了阿伟。

阿伟听得热血沸腾,对自己没参加上那场斗殴表示遗憾,说如果不是陈玉芬逼他去理发,他也不会一上午不来上课,还骂陈玉芬不通人情,害他都没脸把妹了。

听完阿伟的抱怨,我和大俊杰才突然发现,他从一开始就一直戴着这顶军训帽子,就连刚才休息的时候,那么热的天,大家都摘了,他也没有摘下来。

所以这里面绝对是有问题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