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总有些担心的问道:“可是……你行吗?”

我指了指一旁的敏哥:“别管我行不行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别让四哥伤上加伤。”

郭总想了一下:“行吧,那你先牵制住这个家伙,等我解决完那些人后,马上过来帮你!”

我回了一句“好”后,快步走向白成杨。

郭总则转身加入到了敏哥和白成杨小弟之间的战斗。

白成杨见我过来,笑嘻嘻的说道:“哎呦,商量了半天,原来就你自己过来呀,你这个窝囊废,难道还能打到我不成?”

我没有理他,握紧右拳,直接向他的脑袋砸去。

白成杨将头一歪,轻松的躲过了我的攻击。

我知道,他的躲避能力很强,一拳一拳打的话,恐怕永远也打不到他,当时也想不出能马上打到他的办法,所以就只好憋足一口气,像疯了一样,冲着他身体乱抡起来,心想这样或许还能打中他一两下。

白成杨开始还各种躲闪,可后来却一直向后倒退,不但越退越快,嘴角还微微上扬,明显是心怀鬼胎,想要阴我。

我心里虽有些犯嘀咕,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

结果,白成杨在退了十多步后,身体已经靠在了锅炉房的外墙之上,他等我拳头打向他的那一瞬间,突然侧身躲闪,我当时受到惯性的影响,手根本就收不回来,所以就直接打在了墙上。

这种速度,这种力量,要在平时的话,我的手不骨折也得严重扭伤,可当时不知为何,我的拳头不但没有任何知觉,反而“咚”得一声,将锅炉房的墙壁砸了个大口子。

白成杨见我中计,本来都已露出得逞的奸笑了,可看到我的手将墙壁打漏后,他的表情却突然僵硬,还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刚才是椅子腿,现在是实体砖墙,这一攻一防,让我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双臂不仅能喷出火来,还能做到坚如磐石。

我趁白成杨愣神,再次挥出一拳。

他反应很快,还是没有让我打中,不过他身后的围墙却“哗啦”一声被我打出了一个缺口。。

白成杨看了看那个缺口,紧皱着眉头,向后推了好几步,嘴中重复着一句:“卧槽,不可能啊,这货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呢!”

我见他有些凌乱,心想自己的机会来了,举起拳头向他冲去。

白成杨反应了一下,大喊道:“去你吗的,太变态了,老子不陪你玩了!”然后就突然跑出了锅炉房旁边的月亮门。

他的速度很快,动作也很灵活,跑到车棚旁边的铁栅栏时,更是几秒钟就爬了上去,很快就翻出了学校。

我动作没他灵活,等跳出栅栏时,与他之间的距离已经差了二十多米了。

不过这二十多米,我要是往死了追的话,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甩掉我的。

因为这是第一天开学,我之前也没有来过这个学校,所以对这周围并不是很熟,值得庆幸的是,白成杨貌似和我一样,也对这周围不是很熟,所以他三拐两拐,就拐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那胡同里的房子破烂不堪,墙上都写着封字,好像已经没有人住了,只有一条野狗在角落里啃食着不知道从哪里捡回的垃圾。

白成杨见自己跑错了地方,急忙转身。

但这时,我已经挡在了他面前,开口说道:“白成杨,你已经跑不掉了,你我之间的恩怨,就在今天做个了结吧!”

白成杨并没有理我,他沉默了片刻,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喜悦,指着我的身后大喊:“嘿,狗哥,你来得正好,快给我把这家伙解决掉。”

我以为是于蜀君来帮他了,急忙转身查看,却发现自己又中了他的诡计。

当我再转过头时,白成杨已经贴着我右手边的墙壁,马上就要跑出胡同了,那个胡同得有七八米宽,我在胡同靠左一点的位置,离他得有五米远,没有路飞的橡胶手,想用手去拦他,肯定是不赶趟了。

情急之下,我只好回想着自己昨晚释放火焰时的那种感觉,将手臂伸向了胡同的右后方。

下一秒钟,在白成杨的身体已经与我平行的时候,我的手臂微微一颤,一道半米多高,七八米长的巨型火柱,便“呼”得一声从我的手臂上喷出,扑在了白成杨正前方的墙壁之上。

这么大一道火焰,突然喷出来,就连知道内情的我,都吓了一大跳,白成杨就更不用说了,他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手脚并用,如蚯蚓一般向后退了两三米远,然后一脸惊愕的指着火,瞅着我,大喊道:“对,对,就是这火,昨天你就是用它烧的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释放出火?” 我将火柱收回,凝聚在手中,冷声回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你现在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还惹了我所珍视的朋友,我不可能留你了!”

白成杨在学校里面虽然骄横跋扈,但他也有害怕的时候,一听我说这话,他满脸冒汗,瞬间紧张起来,大喊着:“别,别啊,你的秘密我保证不跟别人说,你朋友那边,我也会去真诚的道歉,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X更,新/{最V快#上酷匠网*9

我摇了摇头:“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

白成杨想了一下,又急忙说道:“那,那你也留我一个把柄,我把手机给你,聊天记录,照片,你想拿啥就拿啥,只求你放我一条路。”

我心中暗想:自己要是真杀了他,还得去坐牢,确实不太值,留他一个把柄的话,互相牵制,倒还算是一个好办法,不过他这种人,只存照片和聊天信息的话,恐怕还不足以威胁到,想要让他就范,必须得来点猛料。

白成杨一脸恳求的瞅向我,好像是再说,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时,我突然发现墙角那只进食的野狗,心里突然孕育出一个坏坏地想法,我急忙掏出手机,调成录像模式,对白成杨喊道:“想让我放过你也行,不过你现在必须得做一件事,让我录下来。”

白成杨急忙点头,喊着:“行行,没问题,你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我指着墙角的狗,阴冷的回道:“日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