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芬一听到铃声,就像老母猪见到了食物,整个人都亢奋起来,发了疯的催促着我们,让我们跟她到操场集合。

我们几乎是小跑到操场的,到地方以后,陈玉芬又让我们站成两排,然后她在这两排之中来回游荡,完全不给我们任何聊天的机会。

  等其他班级,还有高二和高三的学生也全都出来以后,校长,副校长,还有政教处主任等等,便开始在主席台长篇大论,还给高年级的同学发了不少奖状。

说是典礼,却一点喜庆气氛也没有,几个校方领导一个比一个磨叽,一个比一个唠叨,虽然没几个人听,却还是足足讲了一个半小时。

  最令人痛苦的是,那个副校长光头,竟然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点名批评我们十班和白成杨的一班,以及白成杨那两个死党的班级,并把我们领迷彩服时打架的事,也全都说了出来。

这下子可气坏了一旁的陈玉芬,她还没等光头讲完,就气冲冲的向我们男生这边走来,虽然没有立刻发飙,却还是脸色发青的问道:“刚才都谁参与打架了,跟我过来!”

 郭总倒是一点也不怕她,直接站了出来。

我,敏哥,还有大俊杰,见郭总都出去了,也就都跟着走了出来。

陈玉芬将我们带到了教学楼的角落,也不问问我们为啥打架,就一顿臭骂,还指着我们的鼻子说道:“你们别以为第一天来,就可以胡作非为,高中已经不是义务教育了,我要不想让你们上,随时都可以让你们滚蛋。”

  大俊杰本想解释,却被她几句臭骂给噎了回去。

更过分的是,开学典礼完事以后,操场上的同学都已经散开去吃饭了,可陈玉芬却还是不依不饶,竟然罚我们提前军训,要站军姿半个小时才能离开。

  我们当时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大中午的,让我们站半个小时,岂不是要我们的命?我跟陈玉芬商量,说我们几个早上就没有吃饭,这半个小时能不能挪到晚上。

但陈玉芬却一点也不可怜我们,还反问我,说:“早上没吃饭,你怎么还有力气跟别的班同学打架啊?”

  我急忙解释,说是白成杨先找我们的茬。

可陈玉芬却一撇嘴,继续反问:“人家咋不找我茬呢?”

我无言以对,只好闭上了嘴。

其他几人更是连跟陈玉芬理论的勇气都没有。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根本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我们又饿又晕,又热又累,简直快要被折磨死了。

陈玉芬好像还不放心我们,一直在旁边的阴凉处盯着。

  同样是打架,白成杨和他那两个死党,却没受到任何惩罚,他们吃完饭,就坐在食堂旁边的椅子上,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瞅着我。

我知道,他们肯定又在打我们的主意,本想提醒其他三人一会儿要提防白成杨,可因为陈玉芬在旁边,始终没能找到机会说话。

  半个小时终于过去了,陈玉芬匆匆离开。

我们如释重负,正要往食堂跑,四周却突然聚集十多个人,他们连推带拉的将我们带到了教学楼后方的锅炉房。

白成杨也在那群人之中,到地方以后,他二话没说,上来就给郭总一个耳光,还问郭总服不服?

郭总那暴脾气自然不会白白挨打,他推开周围押住他的人,大骂着扑向白成杨,但因为一上午没有吃饭,刚才又经历了打架和站军姿等极耗体力的事,所以郭总并没有成功将白成杨扑倒,反而被白成杨那两个死党抓住胳膊,绊倒在了地上。

 我见郭总被打,急忙上前去营救。

可刚跑两步,一只巨大的手臂就突然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抬头一看,是一个身高得有一米九,看上去比敏哥还壮实的学生。

那壮学生拦住我后,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

  @M酷m:匠AZ网“正oj版!f首◇发p

  他的手劲儿很大,倒地以后,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辆急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到了一般,屁股摔的生疼不说,胸口更是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内伤。

敏哥跑过来扶起我,问道:“老六,你没事吧!”

  白成杨却笑着对敏哥喊道:“傻大个,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二狗”来实验之前,可是他们九中公认的单挑王,你刚才不是很牛b吗?再动我们一下试试啊!”

九中离我们初中很近,所以这个“大熊”,我也略有耳闻。

他大名叫于蜀君,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是他们学校最能打的人了,同年级,乃至于高年级的学生,没有一个能单挑过他。

我怕敏哥会斗不过于于蜀君,急忙在一旁提醒:“四哥,你可别中了白成杨的激将法,二狗这人我知道,他很厉害的。”

敏哥并没有理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向后推了一把,然后走到二狗的面前,冷声着说道:“正愁自己找不到对手呢,你来的正好!”

二狗面无表情,转头向白成杨问道:“你说的那个特别能打的人,就是他咯!”

白成杨笑着回道:“没错,狗哥,拜托你了!”

二狗点了点头,突然转身,将拳头挥向敏哥的脸,敏哥侧身躲闪,一把握住二狗的手腕,二狗急忙用另一只手去抓敏哥的脖子,敏哥也很快就抓住了二狗的衣领。

互相抓住以后,两个一米九的大个子,都试图甩掉对方,可因为用力的方向相同,他们的身体不但没有分开,反而全速旋转起来。

有一个白成杨带来的小弟,因为没能及时躲开他们旋转的身体,被他们狠狠地撞了一下,门牙就磕掉了半截。

我和大俊杰见这场面已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便急忙向后撤了几步,以免被卷入其中,白成杨以及他其他几个小弟,也在听到断牙那货的惨叫后,全都退了几步,不敢再靠近敏哥和二狗两人。

要说这两人的实力,还真是旗鼓相当,全力互搏了五六分钟,都不见胜负。

不过时间一久,敏哥的腿却似乎有些见软了。

这也难怪,早餐和午餐都没有吃,刚刚又站了半小时的军姿,就是“赵子龙”穿越过来,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二狗。

二狗见敏哥状态有所消减,还以为是自己体力好,他冷笑一声,突然将腿放在敏哥的身后,双手握住敏哥的肩膀,用力向自己腿的方向一甩,便将敏哥绊倒在了地上。

敏哥应声倒地。

二狗趁机骑在他的身上,擦拭了几下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喘了好久的粗气,才得意的笑道:“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原来只是个草包啊!”

王霖一把握住二狗的衣领,大喊道:“你特么才是草包呢,从我身上滚下去,我们继续啊!”

二狗却嘿嘿一笑:“算了吧,你打不过我的,我于蜀君打了十多年架,比你厉害的人也见过不少,就从来就没输过,今天,你只要对我说一声‘服了’,我便放过你,怎么样?”

敏哥一拳打在二狗的下巴上,怒声骂道:“去你吗的,我服你大爷!”

二狗被打的嘴角见红,他擦了擦血,一把抓住敏哥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地上,嘴里愤怒地大喊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找死!”

敏哥措不及防,被磕得差点失去意识。

二狗却还不准备放过他,竟然又再次抓起他的头,连续撞向地面。

我怕他这样下去会磕死敏哥,便急忙冲上去,想要救出敏哥,可这时,白成杨却带着他那几个小弟,跑了过来,将我和大俊杰围了个水泄不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