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也说了,陈玉芬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老师,弄不好还处在女人最恐怖的时期,更年期,所以我们肯定是不愿意跟她一组的,连推带让,终于混到了拿迷彩服的一组。

出去以后,我们在操场上发现了几辆货车,车上有堆成山的迷彩服,上面还站了几个学生,我们报完人数和班级后,那几个学生便开始在车上清点起来。

刘杰似乎很在意刚才那个靠窗户坐着的女孩,见车上的人清点的比较慢,就张敏将女孩的事说出来。

我也急忙将耳朵凑过去,想听听那个女孩究竟有什么特殊的。

不过,张敏刚要开口,我的屁股就不知被谁踹了一脚,身体直接扑在了张敏的身上,与此同时,一旁的郭忠也被人踹倒在了地上。

我转过头一看,原来是白成杨,他的旁边还站着他初中时期的两个死党,他们三个并不是一个班级的,身后密密麻麻,得有二十多人。

白成杨一脸轻蔑的瞅着我们,大喊道:“两个傻b,以为我这样就会放过你俩吗,也太小瞧白爷我的实力了吧!”

郭忠见踹自己的是白成杨,二话没说,爬起身,飞起一脚,直接踹向了白成杨的胸口。

而白成杨似乎早有防备,他向后一退,躲过了郭忠的攻击,然后指着郭忠,将另一只手向前一挥,大喊道:“行,还敢动手是吧,兄弟们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同行的几个十班的人,一见我们打了起来,除了庄君杰和王霖张敏,全都四散跑开,生怕牵连到自己,昨天一直强调自己在本市有很多大哥罩着的刘杰,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张敏打架倒是很猛,以一敌五不成问题,见郭忠和我被打,他急忙冲过来,将围住我的那几个人,全都推倒在了地上。

庄君杰趁机将我扶起。

我爬起来后,突然想起自己昨天无意中释放的火,便想再次使用,将郭忠从那十几个人的脚下救出来,可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却怎么也使不出来,甚至一点能放出火的感觉都没有。

我心想:难道昨天那火真的是静电不成?

白成杨却突然大喊:“贾东,你特么想啥呢,你朋友可被打啦,有本事就再掏出昨天那东西,烧我一下啊!”

我瞅了他一眼,才发现他那两个死党并没有参与打斗,而是正拿着个手机,对着我们坏笑,似乎是在录像。

麻痹,好险啊!竟然搞偷pai,幸好我刚才没能放出火来,不然要是上了视频,可就不是一句半句能解释清楚的了。 我没有理白成杨,而是跟着张敏和庄君杰,冲向殴打郭忠的人群,然后面冲敌人,背靠着背,将郭忠围在了中间。

郭忠不止是出手快,抗击打能力似乎也很强,被那么多人圈踢以后,却还是能在我们围住他的这短短几秒钟之内,快速爬起来。

就在我们马上便要开始第二次交锋之时,远处却突然传来一声咆哮:“都给我住手,第一天就打架,还想不想在实验上了!”

我们诧异的瞅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色衬衫的谢顶中年男子,正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我们,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这个人我认识,他是我们实验高中的副校长,姓庄,高年级的学生都管他叫光头,听说他最爱多管闲事。

光头过来以后,将我们一顿臭骂,然后把我们的班级也全都记了下来,我们不敢和他顶撞,拿起车上清点好的迷彩服,就各自走回了班级。

  光头过来以后,将我们一顿臭骂,然后把我们的班级也全都记了下来,我们不敢和他顶撞,拿起车上清点好的迷彩服,就各自走回了班级。

路上,我看见白成杨和他那两个死党,正指着王张敏窃窃私语,心想:他们可能是想在张敏身上动手脚,所以便提醒张敏要多加小心。

  张敏开始并不在乎,跟我说他根本就不怕白成杨,还让我也不用把白成杨太当回事。

可我和白成杨毕竟做过近十年的同学,白成杨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最清楚,他在初中有过十多个敌人,起过上百次冲突,却从未挨过一下打,跟这样的人为敌,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我又再三叮嘱张敏不要太小瞧白成杨。

张敏见我如此认真,也只好答应了我。

回到班级以后,陈玉芬已经将取到的书发的差不多了,见我们回来,开始唠叨个没完,又说我们动作慢,又怀疑我们是故意偷懒。

  训的我们都不敢把自己刚才打架的事告诉她了,不然后果肯定会不堪设想。

回到座位时,我们看到刚才突然失踪的刘杰已经坐在了座位上,还把我们六个人的书全都领好了。

我问他:“你刚才干嘛去了?”

 刘杰想了很久,才笑着回道:“那个,我小时候得过一场病,身体不好,不能挨打,下回他们人少的时候,再叫我,我绝对帮你们。”

他的解释让我有些无语,其他几人也伸出鄙视的手势,没再理他。

  =、酷%匠'P网Ur正版`首)发?

 坐下以后,陈玉芬开始给我们发迷彩服。

因为早上没吃饭,刚才又经历了一番激战,所以我们几个人的肚子早就饿瘪了,尤其是我那个不争气的肚子,从坐下开始,就一直在叫,搞得我非常尴尬。

我本想四处看看,分散一下注意力,却无意间瞅到了那个靠窗户坐着的女孩。

  她好像是听到了我肚子发出的叫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袋威化饼干,起身放在了她最右侧的桌角,然后又缩回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瞅着我,似乎是想送给我。

我当时确实饿的难受,刚想伸手去拿,张敏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十分厌恶的说道:“老六,我不说了吗,你别理她,更别动她的东西,不然会引火烧身的。”

  女孩听到了张敏的话,脸上略显失望,却急忙将脸移向窗外,假装没有听到。

我有些生气,问道:“为什么啊?

 张敏刚要回答,下课铃声却突然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