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的从人群中走向我,手里拿着我的铁索飞刀,衣角上有一些刺破,我才明白为什么他说我赢了。心情才又重新有了些许回暖!原来最后一直与我纠缠的人并非别人,而是他,只是他竟然这么快就挣脱了?

  “谢谢,那么我也可以随意挑选咯?”这才是我最关注的问题。

  “问他们吧!你们同意吗?”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转身问他的士兵。

  “同意,同意,同意!”整齐洪亮的三声回答,算是对我今天的筋疲力竭有了肯定,也让我的目的达成!

  “小石头,抱我进屋休息一会儿,我的手和腿都有一点不舒服。”得到肯定的答复,我就一下松懈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丁点儿力气,去完成任何一个动作。手和腿因为透支过度,就跟废了一样。

  “很不舒服吗?我马上抱你回去,去找温大夫施针。”听到我有些不舒服,小石头十分紧张,立马就准备抱着我上马车。

  “她怎么了?她会轻功,从那个高度掉下来不应该有事啊?”凌宇赶过来阻止了小石头,询问我的情况。

  他对于我的身体状况,只把过一次脉,并不十分清楚,对于常人来说,如果会轻功,从那个高度掉下来确实是应该没事。只是我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今天又过渡透支了。

  “她根本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的高强度运动。他从来没有运用轻功超过一个时辰,今天严重超时,而且强度还如此大,他的身体一定会受不了,我马上带她回去找温大夫施针,以往超过训练强度,温大夫就是这么做的。你别耽搁了,她这样拖的越久越难受!”小石头无法阻止我的行动,却阻止不了自己对凌宇的责怪,他觉得如果不是凌宇,我根本不会这样。

  “她刚刚一直都状态很好啊,速度也很快,没有任何迹象啊,你把他的症状告诉我,我是大夫,比温大夫的医术好太多了,你抱着她回去还要赶多久的路啊,抱她进屋,我帮她治。”

  说完就转身对着赵风吩咐:“马上去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再去让伙房烧一盆热水,送到我的大帐内。快!”

  我已经疼得没有任何意识了,晕倒在小石头的怀里。

  凌宇吩咐完就转身走向了一个很大的帐篷,门口的卫兵掀开门帘,让他进入,小石头也抱着我紧随其后。

  “从现在起,除了赵风,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入内,赵风来了,向我报告。”凌宇在为治疗做着清场准备。

  “是!”

  “把她放在床上,把她的外衣脱掉,动作轻一点儿。”凌宇见小石头一直抱着我,不知所措,就吩咐他做一些事。

  “把她的外衣脱掉?为什么?”把我放在床上,对于第二个吩咐,小石头就有一些不解了。

  “你刚才说温大夫给她扎针,应该是给她舒筋活血,不脱外衣怎么扎呀?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啊?”对于此刻还在纠结男女大防的小石头,凌宇也没什么好语气了。

  更新最快◇上y@酷●匠P`网I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