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解下身上的包袱,小石头过来帮我托着,我从里面取出一个很别致的袋子。

  拿着那个袋子,从高台上纵身往下一跳。

  酷I)匠eo网唯y¤一正k版,3其P他!都是#盗m,版‘

  “恋语。”我跳下来的时候,凌宇惊慌的跟着我跳了下来,小石头看到我们都下去了,也跟着跳了下来。

  凌宇一到地上就冲过来,抱住了我。

  “你没事吧?”他似乎被吓坏了,可是在这里能出什么事儿啊?

  “我没事啊,我跟你的士兵玩一会儿,你们下来干嘛?”

  他们刚才都还那么信任我,为什么突然就这么紧张呢?

  “干嘛呢你?放开我姐。”小石头一落地就过来把我们拉开,我才意识到,我们刚才一直都保持那么近的距离,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这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

  “你会轻功啊!我还以为你一点儿功夫都没有呢。”他这会儿才放松下来了。他紧张的样子跟他刚才在高台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区别太大了。

  “我跟小石头可是一个师傅的,只是体制不好,学的不精,用久了会累,会还是会一些的。别紧张!”

  凌宇还想说些什么,我没等他说就转身走到士兵面前去了,他的士兵看我们已经有一些奇怪的眼神了,不能让事态即使恶化,应该回到正轨上。

  “我跟大家玩儿一个游戏,我先讲一下游戏规则。你们挑10个功夫最好的人出来玩。看到这个高台了吧。你们挑出来的十个人在这个高台下移动,随便你们怎么蹦哒都可以。不过不能到背面去,只能在我面前,我蒙上眼在十米之外在一柱香之内把你们定在这个高台上面即为我胜。反之,则你们胜。”

  这是我与小石头一起习武时我发明的一个游戏,也是我们经常玩的一个游戏。那个时候我体力不如他好,却会投机取巧,总是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游戏玩。但他总是最开始输的多,熟悉了就赢得多了。唯独只有这个游戏,从来没赢过我。我耳朵很好,飞镖也扔的十分准。只是距离不能太远,腕力不够,十米是极限了。

  “这位兄弟,不论是超过时间,还是没能把他们全部定在高台上都算你输?”他们都不相信,我竟然如此口出狂言。

  “对,不论是超时还是他们有一人不在高台,都算我输。”

  “那要是输了,兄弟们可是不会跟你走的哟。”他们还是在担心会离开这儿,这只军队的军心很齐。不过我的飞鹰也不遑多让啊!

  “我要是输了,我也没脸挑人了。”小石头的轻功那么好,都从来逃不出我的铁索飞刀,他们怎么可能逃的过。不过如果是凌宇,我还真没有把握,他比小石头的轻功还好,也许会躲得比我的铁索飞刀更快。

  我的铁索飞刀是根据现代的手铐设计的,它是一个半弧形,两端是飞刀,刺进石头没有问题。目的是把人拷在一个地方。我是做情报搜集的,活口比尸体有用。所以我就发明了这个铁索飞刀,也把它发扬到飞鹰了,虽然他们也用的非常顺手,不过他们的耳朵都没有我的耳朵灵敏,我也就成了这个兵器的佼佼者了,这也许是这个身体最大的优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