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没做什么手脚?”毕竟他是这个军营的话事人,说他一点儿不知情,我还是有些许怀疑。

“我真的不知道,进门的比试是我安排的,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登不上高台,平时这个高台没这么滑的。”

“滑?那上面撒了什么?”即使不是他布置的,但他应该清楚他的军营有些什么东西吧!

“这么远,要是能看清楚你自己不就看到了吗,还用问我。况且这中间还有这么多人。”他说着说着,就准备走进去了。我拉住了他。

“你干嘛去啊?比试还没完呢!”我不能让他打搅了小石头。

“都这样了还比啊,你那宝贝弟弟摔下来了,我去结束这场比试。”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着急,可是他的表情依然淡定。

“真的不是你做的手脚?”

“不是,不是,不是。我都准备去阻止了,这不是被你拦住了吗?”

“那就站这儿看吧,他还没失败。”

一般人看到小石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都会以为他输了,受重伤了,这场面确实看来惊险无比。不过我与小石头有求救信号,不到万不得已不发信号,不发信号也不许另一方干涉。这是我们一起训练时约定好的,免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无用功,或者破坏了另一个人的计划。

  《酷/t匠网)…永|久!O免d《费^z看i小◇&说

“你确定?他可是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而且,现在被人团团围住了,我们根本不清楚里面是什么状况,我先给你打招呼,我的士兵在我没有松口之前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在这儿等着。他不会希望他的首秀,是这样的收尾。”我我很相信小石头的实力,况且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射信号。

突然,场中间有了一些动静,似乎从最里圈,有一些波动,一个一个的士兵在往外圈倒下,中间又空出来了一些,小石头并没有着急往高台上爬,而只是站在场中央观察,他周围的士兵也只是虎视眈眈,却并不曾靠近他一步。

“看来,刚才场中央发生了有趣的事,这儿视角太差了,走吧,我们上终点等他。”原来他和我一样,对刚才发生的事儿,充满好奇。

“走啊。”我正想踏步往里走,忽然感觉身子一轻,再回头,我已经在士兵的头上了。

“你以为走就可以走上去吗?”他的轻功确实比小石头要好许多,我选本以为他们的轻功可能伯仲之间,没想到差距还有些大。小石头这会儿看到,应该会很挫败吧。

我以为小石头会挫败,失落,没想到,从我们刚出发,到我们登上高台,他都在看着,凌宇的每一个落脚点他都记住了,我们刚上去就看到他完美的复制了一遍凌宇刚才的飞行,踏上了高台,拔出旗子。

“漂亮,进步了。”害怕他心中有失落的情绪,所以我急于赞美他的进步。

“这会儿,人,我随便挑了吧?”他只回应我一个安定的眼神,就去讨要奖金了。

凌宇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身站到圆台边缘,面对着下面的士兵。赵风在旁边击鼓,下面的士兵迅速的聚拢,排列成方队。他们都穿着黑色的服装,并未穿盔甲,却显得格外整齐精神。虽然这只是部分黑狼,但已可见黑狼的气势与规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