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凌宇:“看不出,你还这么义愤填膺呢。还有吗?”

  林恋语:“有,看到坏人,特别是看到破坏别人感情的人,我也会吐槽,‘诶,这个人怎么这样子的啊?人家有喜欢的人,人家两情相悦,有你什么事儿啊?什么事儿不讲个先来后到的吗?’。很可笑吧?每次看一两集,骂一会儿,就觉得负能量去的差不多了,又可以积极的面对生活了。但我从来没有完整的看完一部脑残剧。”

  赵凌宇:“原来,你做什么事都有目的,不是到这儿来以后,情势所迫啊。”

  林恋语:“我哪有做什么事都带有目的啊,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不要把我说的那么唯利是图好吗?”

  赵凌宇:“我并不是说你功利,而是说你太累了。”

  林恋语:“我不累,在这里已经够清闲了。我很满足。”

  赵凌宇:“那我也就满足了。”

  林恋语:“诶,刚刚才说,不要太功利,你的语言技巧不输我哦。”

  赵凌宇:“哈哈,这么快就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林恋语:“明天还要一早过去呢,你不早点儿回去休息?”

  赵凌宇:“你不也没走吗?我再陪你坐会儿。”

  林恋语:“我跟你可不一样,你明天是要带路的,我跟着你还可以在马车上睡一觉,你说了,旅途也不近,应该可以补个好觉。”

  rt更.新(最=M快(上酷C匠(Y网‘

  赵凌宇:“我说你怎么那么不着急呢,原来一早就算计好我了。不过,我也不急,明天有人带路。”

  林恋语:“你把黑狼的人带过来了?”

  赵凌宇:“我身边还是随时都有一个人的,只是平时跟你们接触就没带出来,不过你见过他啊,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林恋语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

  林恋语:“哦,我想起来了,你那个跟班。”

  赵凌宇:“恩。就是他,他是我与黑狼之间的连接,上传下达就靠他。”

  林恋语:“就他一个人?会不会太过单一了?你那可是一整个军队,把这么重的担子全交给他一个人挑,他是你什么人?这么信任?”

  赵凌宇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我。我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林恋语:“我知道,不多问。是我多嘴了。”

  赵凌宇:“我不是说你不能问,只是我信任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是我什么人。我有自己选择的一个方式,只要他能过那个考验,我就信任。”

  林恋语:“这也未免太草率了吧。如果是刻意的接近你,一定会想方设法过那些考验啊。”

  赵凌宇:“但是在一个 一穷二白的人面前,有谁会去特意讨好?”

  林恋语:“你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是一穷二白的吧?”

  赵凌宇:“这就要从我刚到这儿的时候说起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在这个时代没有兵权就没有话语权,我也不可能过的自由,可是呢,一个军队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管理过来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出去漂了半年,回来之后,黑狼的核心团队就建立好了。”

  林恋语:“不止光建立了核心团队吧?”

  赵凌宇:“聪明。我当时是以一个云游四海的诗人的身份出去的,因为是一个云游四海的诗人所以很多地方,很多人都不设防,所以我把黑狼的驻扎地和历练的地方也选好了。还有一个以外的收获!”

  林恋语:“什么?”

  赵凌宇:“你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