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凌宇:“小点儿声音,你们俩有偷窥的自觉吗?”

  林恋语:“小石头,把这些人记下来,回去画下来,给飞鹰送过去,特别是那个覃荃,人还没到就给我出幺蛾子,把他列为重点调查。”

  小石头:“是。”

  赵凌宇:“你擅长画画?”

  小石头:“我们不像赵大公子,家大业大,生来富贵,是得学一两样傍身的技能!”

  赵凌宇:“我还以为你只会贫嘴呢?还有些拿的出手的东西啊!”

  林恋语:“我总有一种感觉,似乎那个覃荃并不是三皇子。”

  赵凌宇:“此话怎讲?”

  林恋语:“他与林峰岩明明讨论的就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可他却显得有一些紧张!”

  小石头:“我没觉得他很紧张啊,看起来很淡定啊!”

  林恋语:“你美学过微表情研究,人在紧张的时候,总是会手不自觉的动。他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用他的手摸他的扳指。而且他说话的时候一有空就会看他的手下。这是不自信的表现。他是一国王子,且如此得国王圣宠。怎么可能如此缺乏自信?有问题!”

  赵凌宇:“你还研究过微表情?”

  林恋语:“这件事改天跟你们说!”

  小石头:“姐,皇帝似乎与其中两个来使相谈甚欢,以往也是这样吗?”

  林恋语:“以往的万国来朝我没看过,不过我看过卷宗,以往并不会,看来这皇帝也在打算盘啊。可是这两个来使一个向七皇子递过拜贴,一个向大皇子递过拜贴了。按道理说已是表明立场,皇帝何须如此?”

  赵凌宇:“这两个国家盛产铁,有丰富的铁矿。”

  林恋语:“他想开战?向谁?”

  赵凌宇:“或者有人有意向他开战!”

  林恋语:“不可能啊,最近四邻都很平静,没有异动啊。”

  赵凌宇:“不一定是邻国。”

  林恋语:“你到底知道什么内幕?为什么每次都说一半留一半,很讨厌诶!”

  /@酷匠Ba网*正。版…,首发K9

  赵凌宇:“我并不知道什么内幕,我只是在猜测,不过,如果要告诉你的话,还要查证,但我肯定没有你查的快,我给你指一个方向吧,你去查一下七皇子的动向。”

  林恋语:“他的兵器私造厂!”

  赵凌宇:“还不笨。”

  林恋语:“小石头,回去吩咐林梅,让她注意皇帝最近的动向,还有注意皇帝的亲卫队的情况,以及禁卫军的情况,越详细越好,事无巨细,今晚整理好送到家里。”

  小石头:“好。”

  林恋语:“算了,送到德麦楼就行,我们今天过去吃饭,哥哥从宫里出来离那儿比较近,直接把哥哥接到哪儿去。”

  赵凌宇:“今日的收获差不多了,其他的要看你哥了,访使才刚入京,还早着呢,一切都还在发生中。今儿就先回了。”

  林恋语:“怎么能回呢,哥哥的西瓜还没送到呢。”

  赵凌宇:“你还真送啊?这儿这么多人,万一被发现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林恋语:“小石头,行动。”

  我的指令一下,小石头就提着篮子走了,几个躲闪就到了哥哥身边,做了几个手势就往人少的地方撤去了。

  哥哥也随着他往人少的地方移动,小石头把篮子给哥哥时,哥哥问了句什么,敲了一下他的头,就让他回来了。

  小石头:“你故意的,你知道我要挨打,所以才让我去。”

  林恋语:“我怎么知道他会打你,他为什么打你啊?”

  小石头:“他问我,你是不是来了,我说是,他就说胡闹,还打了我,还赶我走。我受伤了,需要安慰。”

  林恋语:“别闹了,赶紧走了,这儿可多的是高手,要是真被发现了可不得了。”

  这回小石头反应特别快,趁赵凌宇还没反应过来,抱着我就飞走了。

  不过,很可惜,他的轻功没有别人的好,被人家赶上了,被赵凌宇一番动作,就把人抢走了。气的他直跳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