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头,小石头?去哪儿了!”我招手叫怜儿过来。

  “怜儿,小石头呢?去哪儿了?刚不是还在吗?我回趟家就不见人影了?”

  “小姐,小少爷出去了,没交代他去哪儿了,他不知道你要过来。您要不等等他?他出去有一会儿了,应该快回来了吧。马上要开店了。”

  “行,我自己逛逛,你忙去吧!”

  “是,小姐。”

  小石头不在,我就自己去逛,走到台球房就进去了,反正无聊,不如打一台。

  拿过球杆儿,正准备开球,就发现了桌上有一封信。我出于好奇拿过来打开了。

  我在台球室坐了很久,久到天都黑了,久到我以为天会一直就这么黑下去了。

  小石头回来了,可能是怜儿跟他说我过来了,他猜到我在这儿,也就过来这里找我。

  “姐,你今儿来的勤快哟,早上刚走,下午又来了。良心发现了?觉得我空虚寂寞冷来陪我?”

  “姐?你怎么不说话呀,坐这儿怎么也不把灯点亮点儿呢?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屋子黑漆漆的没有光亮吗?”

  “怜儿,过来,怎么不把灯点亮点儿啊?不知道小姐不喜欢黑啊?”

  “少爷,是小姐不让点的。小姐吩咐我们都别靠近,她从下午过来就一直在那儿坐着了。也没吃饭,也没动过。”怜儿说的很小声,似乎是怕我听见。

  更%新最@快k上F=酷s5匠网I

  “姐,你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啦?你说,我揍他去。”

  说完准备转身走。

  “站住,让他们都出去,把门关上,我有话问你。”

  “怜儿,出去吧,顺便把门带上。”

  “姐,怎么了,这么严肃,我都吓到了。”

  他就跟往常一样,蹲在我勉强,像个孩子一样两只手趴在我腿上,抬头看着我。

  “小石头,姐对你好吗?”

  “好,特别好。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你在的地方也是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还残存温暖的地方。”

  “真心话?”

  “绝对是真心话,姐,我是你捡回来的,你给了我全新的生活,你教会我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一切,去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是你告诉我,人不应该只为生存而生活,而应该为了享受生活而选择生存方式。每个人都有权利为了自己的喜好而追求,每个人也有权利追求任何东西。”

  “那你对姐姐有什么不满吗?或是你对姐姐做的事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从我踏入这里开始,我就发誓以姐姐为标准,姐姐认为是对的,那一定是对的,姐姐要做的事,我也必将去做。”

  她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一瞬也没有眨过。他的眼神里很清澈,没有隐瞒,没有愧疚,却有一丝不安。我有一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误会了,对于他的不安也有一些歉疚,我知道他一直心底都没有安全感,害怕我和哥哥对他有什么意见。所以生怕自己错怀疑了他让他难过。

  我直接把那封信拿给他,他应该还没有看过,脸色很淡定。

  “这是什么?”

  “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打开看看再说吧。”

  他打开看了信件之后,有一点紧张。手有一些颤抖。

  “起来坐下吧,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进一个月的行踪会整理成一份资料,送到你面前,还事无巨细,连我在飞鹰里面的作为都查出来了。你为什么要找人调查这些?或者说你在为谁调查这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