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凌宇:“他是圣手谷前谷主的嫡生女,也是唯一的女儿。”

  林恋语:“圣手谷前谷主的女儿?那这么说来?那个三皇子的覃荃与圣手谷还有一段纠缠啊!”

  林玉卿:“那这个人适合结交啊,他有诺大的圣手谷作依傍,何愁大事不成。”

  林恋语:“未必,首先,圣手谷不一定是他的后台,他是前任谷主的外孙子,但圣手谷已经快要两届掌权人交替了,圣手谷的大权花落谁家尚不明朗,其次,这个秘密在他们国家是否是保密的?在他如此得国王圣宠的情况下,太子之位都能旁落,那尔仓国的情势还是不可草草下定论。”

  林恋语:“哥,咱们先调查调查这个三皇子的行踪,以及尔仓国的近况吧,凌宇,你们那边有单兵作战能力比较强的士兵吗?借给我一批吧,我的情报人员,普遍武功不算太强,普通功夫的抵抗应付得了,遇到武功高强的人,就很吃力,更何况他们除了作战还要负责侦查。”

  赵凌宇:“可以,我有一支单兵作战能力不错的队伍,正好驻扎京外郊区,明天我们可以去看看。”

  林玉卿:“先让所有的探子注意动向吧,山雨欲来风满楼,躲也躲不过去的。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我要去会客了,凌宇,自便。”

  赵凌宇:“咱们也走走?”

  林恋语:“估计你也不是真想逛我家园子,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说完我就提步先走了。不一会儿,到了一间类似书房的地方。我推开门进去,屋子的左边有一个书架。暑假的旁边有一盏烛台,但那个烛台并未点燃,我把烛心往上一拉,书架朝两边退开,露出一个房中房。

  赵凌宇:“我一直崇尚武力,不喜欢投机取巧的东西,并且我一直认为这里的工匠,并无新意,起初我对古老的工匠也是抱存过幻想的,可是再多的幻想也耐不起一次一次的失望冲击。”

  林恋语:“你只依赖于原本的工匠,当然会平淡无奇,但是如果加上自己的创意就不会啦。你只依赖于工匠当然不会有惊喜啦。家是自己住的,需要自己用心才会满意。别人修的再美,你也不会有归属感,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反正我是,这也许也可以解释那些小年轻买了房,即使不是自己装修,也会经常去参与进度。因为会有参与感,竣工之后幸福度是加倍的。”

  “Maybe!”

  听到这个单词,我有一瞬的呆滞,是不是人总是这样的,在你已经被告知,与某些事永别之后,即使你突然重新拥有,你也会觉得不适应,不论那些事曾经与你多契合,在你的生活中显得多么自然,如空气一般存在。

  最~新!章。l节上}酷Z匠.网#《

  “恋语?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突然听到一句英语,有一点不适应,我已经太久没有说过也没有听过了。”

  “你喜欢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