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卿:“我们调查出来的东西,全面性我有把握,只是不一定很深入。相信赵公子有更深入的消息。”

  哥哥说话的时候有一些落寞,飞鹰毕竟成立不久,根基不深,消息无法渗透入要害,是意料中的事,这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只是时日不长,况且这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只好宽慰哥哥:“哥,你嫉妒人家啦?没关系,他有的一切都是拼爹得到的,咱们可是实打实的自力更生,比他强多了,我们发展的也不慢啊,即使不能渗透到最核心,我们也能得到不少消息,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连这世上的哪个人晚上搂着谁睡我都给你调查的清清楚楚,不管那人是皇亲贵胄,还是文臣武将,或者是江湖侠士。当然,哪家有合适的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我也给你调查清楚咯,整理好送到您面前。放心!”说完还哥俩儿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哥哥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骂我:“知不知羞啊你?私塾先生白请啦?这儿还有外人呢?咱们还在谈正事儿呢?分不分场合的啊?还想不想嫁人啊?啊?啊?啊?”

  虽然我挽救了他的伤春悲秋,却无法阻止自己陷入狂轰乱炸当中。悲伤岂止逆流成河啊,简直倾泻如瀑。

  赵凌宇抬了抬眼:“要不,我改天再来?你们先吵着,反正这事儿也不急,你们可以先解决私人恩怨。”

  林玉卿:“见笑了,赵公子,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

  赵凌宇:“林公子,咱们以后相互往来肯定不少,这赵家公子,林家公子,也甚是麻烦,咱们何不以名相称?玉卿”

  林玉卿:“甚和我意,凌宇。”

  我走回位置上坐下,说:“哥,凌宇,客套完了说正事儿,到底凌宇有什么消息?”

  赵凌宇:“边陲有四个相对来说比较大的附庸国,以往的来使,都会提前向倾向的皇子递上拜贴,以示友好。不过,今年似乎有意外。有一个国家一直未曾递过拜贴,打破了以往的平衡,态度不明,而来使是他们国家的三皇子覃荃,目前正在与其国的太子争大位。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态度,适不适合结盟,很关键了。虽然外交在朝堂的竞争上并不在台面上交锋,但是它也是皇帝考量的一个维度。若是拥护你的国家太少,那么就有可能面临边境不稳的状况。”

  林恋语:“以往他们递交拜贴都是到京之后再递交的,为何今年还没踏入京城就已经执行了?有什么特别的状况吗?而且你刚说各个国家都已递交,除了一个国家,每个国家都同时出现反常吗?”

  赵凌宇:“今年与往年相比,有意外事件的发生吗?”

  林玉卿:“在朝堂上,应当是没有,江湖虽有不平,但远离庙堂。两大夺嫡势力也并无大的事情发生,与往常无异。”

  赵凌宇:“那应当是有背后的推手了。”

  林恋语:“右相林峰岩!”

  W酷{匠网|正版w首y发ye

  赵凌宇:“若是你们的情报不假,应当是他。”

  林玉卿:“他是去年才提升的右相,并且毫无家势背景,纯粹是一介布衣,一路升至丞相之位。且年纪尚轻,比你我只大10岁余。可见此人了不得啊。这种人若为对手只能除掉。”

  林恋语:“既然他是七皇子党的人,那也极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一个被培养的才子啊。可是他有什么理由推动这件事呢?他能从中获什么利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