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不远处的亭中传出一句这样的诗。这诗我是知晓的,却似乎不是这里,这个时代该有的。

  来到这里快两年时间了,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还能在这里‘他乡遇故知’,心中激动万分,片刻不想耽误,生怕这个声音会消失,生怕这个人会消失,生怕眼前的这副景象会消失,我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家乡’的人了。本想自己上前搭讪,又怕唐突了人家。忙唤婉婷上前询问那是谁家公子?婉婷微有些踯躅。却也没见过我如此期盼的神情,不忍让我失望。遂上前询问。

  不一会儿回来说道:“小,公子,亭中是当朝丞相府赵家,赵凌宇赵大公子。”说完就默默的看着我。这个赵大公子似乎听大哥提起过,是个很特别的人,原本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并不如他家的三公子出色。只是四年多以前突发重病,险些去世,幸得圣手谷一隐世神医搭救,只是醒来后性情大变。不似以前一般唯唯诺诺,倒显得心思奇特,异于常人。

  想到这些,心中已有八分猜测!又被这两句诗所吸引,便上前走入亭中。

  “赵公子好雅兴,春日夕阳里,亭中赏美景。”我们并未见过面,想来他是不认识我的。见他无动于衷,我有些急了,便有心试上一试:“只是这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再美的美景,却也留不得他半分啊。”不等我说完,便见他面上虽无失常之举,一双手却将一把折扇握得仿佛要将它折断一般,微微还有些颤抖。我便知晓,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KR酷☆匠网+正版R首l发

  “2015年9月26日。”静默了一会儿,便听见这么一句话。即使他没有解释,我也知道他在说什么,原来他竟是前辈。

  我微微一笑回了:“2016年2月17日。”

  他这才转过身正面面对着我:“请坐,敢问公子何许人士?”即使知晓他并非拘泥守旧之人,却也并不打算将姓名如实相告,这是时代的‘规矩’,也是吃了些亏才记得住啊,当初初来乍到,犯的错可不止一星半点儿啊。就用了以往的老办法:“在下林府三公子,林玉卿。”

  互相已知晓我们是同在异乡为异客,自然是他乡遇故知,多了许多话,只是多数是他在问,我在答一些关于那个时代的事!即使他只比我早了几个月时间,在那个信息发达的年代,也已经足够发生很多谈资了。

  日渐西沉,天色将晚,也不好多留,正准备命婉婷斟一杯茶以告别的时候,他却站起来,说道:“本该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却奈何家中多事,改日定当登门拜访,再叙家常。”

  “你来这儿久了,别的我不知,这儿的酸腐之气,你倒是学了个十足十。行了,我也该是时候回去了,不然家里的人该急了。”

  他似乎有一瞬间的呆滞,却也很快的反应过来说了一声:“再见。”便与他的侍从一同走出了亭子,下山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