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哥哥就带着报纸进了书房,我也带着婉婷随后进了书房,每日的报纸都是两份,让我和哥哥各自都有一份可以看。每个人看事物的角度会有所不同,这也方便我们自己发现异常,并交流,得到的消息会更准确也更细致。

  书房的布置是足够让我们两个人各自互不干扰的,左右两边各准备了一个办公的地方。刚开始哥哥是不习惯的,他总觉得这样不成规矩。这个时代的书房都是必须在正上位。不能像我们现在这样一左一右两边成对称布置。似乎觉得这样挑战了这个时代的规矩和男权的威严。只是哥哥虽然迂腐,但不算太固执,我偶尔跟他讲一些新的观念和新的思维方式,他也愿意接受。

  拿了报纸之后,我们就回自己的位置翻看了。婉婷去泡了茶端过来,为我们甄上。

  不一会儿,哥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招手让我过去。等我过去,哥哥指给我看一条消息。

  “慕容海昨日到达京都,在林峰岩递来拜贴之前,慕容海曾到丞相府见过林峰岩。”

  林恋语:“可是他见过慕容海,和他来我们家拜访有什么联系吗?难道有什么关于慕容海的消息我们遗漏了?”

  酷L匠)网☆q唯B一r!正@?版,“X其$他t都F是盗版

  林玉卿:“慕容海是他的恩师,来拜访我们,应当是慕容海的主意,只是慕容海是江湖中人,不便与我们接触,就让他前来拜访。飞鹰,他们是断然不知道的,我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况且他似乎也未曾生疑。否则不会只递了一张拜贴,恐怕会亲着登门。所以我们应该从我礼部侍郎的身份去考虑。他今日见过你,你并未隐瞒身份,他略微探查就知道你是林家人。他如此着急来拜访,应当是对于我礼部侍郎的这个身份有所图谋。”

  林恋语:“他们近日的重心应当是放在私造兵器的事儿上,虽然我们还没查清楚莫青云是否与他们有所牵连,但应当是脱不了干系的。可这些事与我们家完全没有牵连啊。”

  林玉卿:“可若是他来拜访,完全与这件事没有关系,而是另有图谋呢?近期京都可是有大事儿发生啊。”

  林恋语:“你是说,万国来朝?万国来朝是皇帝近期最注重的大事,七皇子向来得皇帝恩宠,怕是上赶着卖乖吧。若是这样,那倒是可以见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林玉卿:“这一次你不要去见他,他那次在德麦楼怕是盯上你了,眼神有问题。”

  林恋语:“我越躲,他越好奇。不如坦坦荡荡,消除他的疑心一了百了。况且,他未必是怀疑到飞鹰那儿去了,也许只是了解了解我,让他夫人来做手帕外交。不碍事的。在我们自己的地盘儿哥哥还怕出事啊。我会小心的。”

  哥哥觉得我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也不再反驳,让林锡研磨,备好纸笔,便开始给林峰岩写信,邀请他明日下午,若是有空到府小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温阳说:

收藏此书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