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恋语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会不会与圣手谷有关?圣手谷一个月以后会更迭谷主。只是这圣手谷向来远遁江湖,不与朝廷牵连半分,谷中更是有一条戒训:永不涉朝政。且皇室向来对圣手谷是敬重的,即使皇室中人重病,也是以礼相请,绝不会动用武力。更不会需要如此多的兵器啊?”

  三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叫来林竹:“去把圣手谷所这一届谷主的候选人资料调出来,越详细越好。”

  吩咐完就转过身对我说:“恐怕这圣手谷出了什么岔子了,这一次的谷主更迭若是有变故,只怕这圣手谷就不会再远遁江湖了!”

  我心中一下明白了几分。却又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心中微颤。

  林恋语:“哥,四年多以前,赵凌宇重病,是圣手谷出手搭救的,可圣手谷与赵家素无瓜葛,圣手谷怎么会无缘无故伸出援手呢?难道你真的相信,是因为赵凌宇的病症恰好入了圣手谷那位先生的眼?拿他做研究?他在这其中必然是有一番操作吧!”说到这儿,我不太愿意去想这件事背后的可能。

  三哥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犹豫,恰好林梅泡好茶送过来。他拉我过去坐下,为我甄一杯茶,说道:“不要想多了,这件事不会与他有关系,即使他与圣手谷有瓜葛,却未必是我们的对手。若是他在背后推波,那么这个浪一定是打向七皇子,否则他不会告诉我们林峰岩的行踪,让我们注意到这个人。这个人没那么简单,但既然从他口中吐出了右相这条线,想来就不是对手。只要不是对手就无需多虑。”

  听完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

  哥哥却似乎抓住了我的把柄一样,拿我打趣:“这是关心则乱了?才认识多久啊?唉,这姑娘大了是真留不住咯。”

  我心里是真没那些旖旎的心思,只能无奈的回他:“哥,你明知道暂时我不可能有那些心思,我确实是看上他了,只不过看上的是他的脑袋和兵力。他可是黑狼的首脑。”

  哥哥听我说完这些,脸色有些暗沉:“恋语,如果可能,哥哥真希望你像一个普通女子一般,大好年华出嫁,相夫教子,一生安稳。偏偏你比你两个姐姐都聪明太多,又那么倔强,不肯袖手旁观哥哥做的这些事,若是以后见了爹和娘,我有什么面目跟他们提起你。”

  我有些着急:“不许胡说,咱们会好好的过一辈子,至于与爹娘团聚,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等我们过完我们的一生,做完我们该做的事,然后去追求我们想要的生活,尽情享受,才会发生的事。至于我参与你做的事,只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哥哥无关,姐姐们不知道这些事自然可以袖手旁观,我也不希望他们知道,我们总要让林家还有过的安稳的人吧。至于我,上天既然给了我这趟旅程,让我知道了这些事,自然有他的安排,况且,也许相夫教子,附身于男人而存在并不是我喜欢的生活呢?哥哥,我应该感谢你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把我像寻常女子一样禁锢起来。”

  -酷!*匠网g唯一*正2版.,其#S他◎\都是盗rH版

  林玉卿:“只是你终归还是要嫁人的,哥哥担心你现在参与这些事,会影响你太深。”

  我倒是无所谓,这个时代的男子,即使有真爱,却不懂得男女平等,我实在无法适应这个时代的婚姻关系。却又不忍哥哥有心结。

  林恋语:“哥哥,你放心,这天下情报组织,还有比我们更大更快更深入的吗?从我踏入这里开始,你就一直对于我的消息严防死守,所以我在世人眼中任然只是林府四小姐而已。等到功成,我就自然身退了,不会有任何影响。若是有合适的,我也定然会留意的。”

  林玉卿:“不害臊,自己留意什么,哥哥会多让林兰搜集这京都适婚男子的消息,有合适的也可以请到家里相聚一下。”

  外间似乎有一丝异动,没两下就又恢复了平静,我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笑说:“哥哥诶,我费心培养的人儿哦,让你用来当媒婆儿了,你看人家都有意见了。你还是饶了人家吧。万一人家调查过程中看上了一个,跟着跑了怎么办?损失大发了,我可舍不得。”若是知道这句话在将来会一语成谶。我一定会在此刻慎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