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达德麦楼时正是午时,那里正是人多的时候,还微有些人在排队,赵凌宇也不着急,只是看着我,我从一旁的楼梯直接上楼,走到二楼他见我并未止步,有一思好奇:“原本我以为我已经猜到了这其中的玄妙,不想只知道了个表面,这里可是楼外有楼啊!”

  说话间我们走到一面墙面前,只见婉婷在墙上一番动作,那面墙就从两边退开,我率先踏进去,他略有一丝迟疑,随即也走了进来,当我们进去后才发觉,三哥已经在里面等我们了。我走过去挽过三哥的手臂,戏谑他:“三哥来的可真早,准时馋这德麦楼的菜了。还说我是个小吃货,三哥原来也不遑多让啊。”三哥一下把我的手臂打开,故作严肃的说:“闺阁女子的礼仪你都学到哪儿去了?简直成何体统,让赵公子看了岂不笑话。我这些年还是对你太放纵了,让你放肆成这个样子。”

  \X酷f匠网Q)永久免O费Qa看小'说un

  我嘟了嘟嘴,回头冲赵凌宇做了个鬼脸。就去桌上看菜单去了,这家餐厅是我参照现代的中餐厅和西餐厅综合设计的,从装修,菜品,软件服务,菜单以及许多装饰品都有许多现代的影子,心情忧郁难以排解时,就会来这儿坐坐。三哥见我已经坐下,也顾忌赵公子的存在,倒是没有继续追究。

  招呼赵凌宇坐下,开始给他介绍这里的菜色,只是这里的菜大多都还是按照现代的名没换,三哥提起一个菜名,他就能知道是什么,只是他也聪明,说个大概,仿佛是猜出来的一样,我虽并不想刻意隐瞒哥哥这些事,却也害怕吓到他,这并不是他这个时代可以那么容易理解的东西。既然他没起疑,我也未曾提起过,来的路上忘了提醒他,还生怕他露馅,毕竟在哥哥眼中,这些皆是我的原创,光是我与他闲逛的这段时间可说不完这许多细节,若是他了解的太多可就奇怪了。我默默的冲他竖了一个大拇指。他也回我一个OK的手势。然后与我哥哥讨论菜去了。

  他和我哥提起他曾经来这里吃过,只是未曾有荣幸进入过这里,今日一见方觉如世外桃源,倍感荣幸。我哥哥露出很自豪的神情,嘴上却说着:“哪里哪里,这些都是舍妹闲暇之时所布置的,她女工,礼仪一塌糊涂,这些倒是有天分。”点了些菜,唤来婉婷,让她去吩咐厨房准备,哥哥便开始与赵凌宇聊男人间的话题,同为官场中人,共同话题自然不用刻意找了。

  等上菜的间隙,窗边的一堵墙略有些动静,我走过去按了一下那块墙砖,就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见他们二人神情并无异常,恰好婉婷开始上菜了。席间哥哥与赵凌宇相谈甚欢,其中有一个话题,让我略微关注了一下,赵凌宇说起:“说起来,丞相似乎最近有些忙碌,时常出城,似乎去城南有些什么事儿吧,只是苦了他养的那些小倌儿咯。”哥哥有一瞬的分神,却极快的回过神说道:“岂止是那些小倌儿啊,不是还有许多红颜知己吗?他的这些‘伴侣’,可是不一般啊,一个比一个特别。”他们说这些时,我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吃着,用空闲的左手敲敲桌子。

  不一会儿,这顿饭就吃的差不多了,哥哥借口府中有事,先行离去了,我陪着赵凌宇坐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了,下到二楼,赵凌宇突然顿住了脚步,朝一处包房走去,他并未叫我,我也就不便跟去,只是站在原地等候。不一会儿他就过来了,还跟着一个我们刚刚还提起过的人,当朝丞相林峰岩。我是认得他的,只是他未必认得我。他冲我打量了一下,我也望向他一眼,随即转过身示意赵凌宇。赵凌宇为我们略作介绍,并道明我们已经用过午膳,林峰岩也未曾多留,我们也就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