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我正与三哥林玉卿下着棋,听着门房来报:“公子,赵府赵大公子前来拜访。”我心里咯噔一下,忙想,终归还是来了。

  三哥似乎有些茫然:“赵大公子,我与他素无来往,今儿,他怎的想着来我这儿了?”我料到他定是会来寻我的,只是却也不曾想,他竟是如此迅捷。知道这事儿瞒不住,便如实告知三哥了。

  “三哥,那位赵大公子呢,是我出游时识得的,可能是来找我的吧。”吐了吐舌头看着他,果真还是没有逃过那如约而至的训诫:“你又打着我的招牌随意出门,还把住址告诉了外人,若出了事,我该怎么办?爹爹娘亲不在了,可还有我啊,没人管的住你了是吧,简直胡闹。”

  爹爹娘亲在“我”八岁那年就离世了,两个姐姐也在年前出嫁了,三哥自小疼我,两个姐姐出嫁了,家里只剩下我们二人,更是对我再三纵容。虽然我到这里不到两年,对这个三哥却也是打心里敬重的。不忍惹他生气,便抱住他的手臂。

  “三哥,我那日只是闷了点儿,见阳光好就出去散散心,看看风景了嘛,我都是着男装的,婉婷也跟着我呢,这个赵大公子我是有心结识的,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这才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他,以往是绝对没有的,我保证。万幸也没出什么事儿啊。哥,好哥哥,别生气了。看着你蹙眉,像个小老头,小老头哥哥。”

  哥哥虽然口头上不饶人,心底到底是疼我的,见我撒娇认错,也拿我没法子。事情已然发生,或许是知晓生气也于事无补,便只能作罢,命门房把赵大公子请到正厅,也叫我收拾收拾,既然这个人是我有心结识的,便也没有隐瞒,略微梳妆,随同三哥进了正厅。

  他看到我,久久回不过来神情,我与三哥相视一笑,他随即瞪了我一眼:“自己干的好事儿,自己收尾。”

  略施一礼:“对不住,那日实属出门方便就着了男装,并非有意欺瞒,望公子见谅。”

  “无妨,你还说我学的一身酸腐之气,今日倒也是如此拘礼了。”

  三哥在上位坐下:“赵公子见谅,我这个妹妹,向来是如此不拘小节,公子莫要见怪啊,咱们坐下聊?”向外招了招手:“看茶。”

  9|更qo新最《快》上酷1$匠:网c*

  “不会不会,舍妹天真浪漫,不同于其他闺阁女子,与我相谈甚欢,又岂会见怪。”寒暄一会儿三哥觉得这个赵凌宇似乎却如我所说,并非有害之人,就告别忙府中的事去了。

  “吓到你啦?我还以为你很快就能反应过来呢,不就比我早过来几个月吗?话说,我到这儿都呆了快两年了,你呢?”

  “奇了,我虽然只比你早离开那边几个月,确已在这里待了4年零六个月了。”

  哥哥走了,我就不那么拘礼了,我就开始打趣他:“这边的生活怎样啊?有丫鬟服饰的感觉还是不赖吧?瞧这儿的美女,那脸蛋,纯天然无加工的,那身条,腰是腰,腿是腿儿的,老享福了吧?”

  他瞄了我一眼:“你也算是这儿的资深居民了,这里的男子也不差啊,正义凛然,学富五车。你觉得呢?‘老幸福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必太着急。”

  “来这儿一年多的时间,都没能拯救你的诗词?”

  我边往园子里溜达,边说:“干嘛纠结于这个嘛,我就是不习惯这些,还是喜欢那个交通发达,通讯发达,思想开放,言论自由的时代。到这儿,真的就只剩下慢慢习惯了。这儿的世界也不小啊,我好想出去看看啊。”

  他也跟了出来,见我说起这些,便问:“既然想去,为什么不去呢?你也算是这个时代的官二代了吧,还是富N代呢。”

  我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是你啊,少爷,你是不是忘了这个时代的女子是不能出闺阁的。我哥哥虽然平时也会让我女扮男装在近郊走走,你还真以为他跟你有一样的知识结构能够容许我独自出远门了?你是真少爷,可我是假须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