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有春日就总有阿虚1

  宇智波佐助,木高第一校草,主业混混,兼职学生,是个名人。外表什么的先不谈有多少男生女生爱慕,他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冷酷渣,什么问题到了他手上一定要搞的江湖暴乱人尽皆知,做事一定要大手笔,属于木高各个老师打击的头号小坏蛋。

  该生在逃课两周后凯旋归来,因为不满学校先前做的决定,在同学们的欢呼与崇拜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暴打了开除大蛇丸老师的志村团藏,其作风之果断,下手之利落,外表之帅气,在煞到一片学生后,被学校校务处通缉。现已逃逸。

  “……校务处通知木高所有学生,一旦发现宇智波佐助,必须将其押送至校务处作处理。这是学生的任务也是规定,宇智波佐助属于木高一级危险分子,必须由校方做出公平处理。钦此。志村团藏书。”

  平静念完手机上群发的公告,日向宁次嘴角微翘,一副明显看好戏的表情注视这位“一级危险分子”。而危险分子君神色淡淡,吐出一口烟圈,声音低沉。“……‘钦此’哪来的?就那个老头还‘钦此’?土皇帝一个!以后不要乱改公告台词,宁次。”

  “那你准备怎么办吧,佐助。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想收尾收的漂亮也迟了。”

  宁次倚在墙壁上,看着隔间里坐在便桶盖上阴着脸抽烟的少年,一贯没有波澜的语气里都带着些不安了。他们现在就在二楼的男厕里躲着,这个厕所常年维修,基本无人问津,算是木高小混混们的高层经常聚首的根据地。眼下外面风声鹤唳,谁也不知道谁是佐助的粉谁是佐助的黑。支持佐助的人不少,但嫉妒佐助想趁机掰倒他的人也很多,与其出面抗敌,不如回避装怂——这年头,做混混头儿也不容易。

  “我也不知道。”郁闷的狠抽几口烟,企图压住心里的不快,佐助瞪着宁次,“你不是军师吗?还问我!”

  “因为你是将军!危急时刻你得做主,老大!”

  宁次头疼地脑袋朝后猛敲,他第N次后悔跟佐助混了。这货二的时候横的时候没人敢称第一,但真到了关键时刻,宇智波佐助很难靠得住。他虽然是佐助的朋友,木高的军师,层面上的二把手,众人艳羡的焦点。但为什么宁次总感觉当了这二把手,帮佐助擦屁股的时间要远比外头风光的时间多呢?

  难道佐助就真的只能脾气暴躁打架唬人,内在就一点都没成熟吗?还是说宇智波佐助就是个永远的国二生呢?这次佐助打了团藏就没通知宁次和底下人,所以连善后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学校的教工追得只有逃命的功夫。莫名其妙的,宁次就想起了鸣人曾发狠说过的一句话,“佐助就是个情商没开化的史前喷火龙!迟早有一天他得栽!到时候栽不死他个二货!!”

  这算是印证了鸣人的诅咒吗?被老师追赶,闷死在失修的厕所里,真是坑爹的死法啊!宁次真是欲哭无泪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佐助心情也不好,他一眼看到宁次濒死的棺材脸,就更暴躁了,“大男人哭个毛啊!那什么……车到川前必有路,船到河前自然直,以前多少次的麻烦,不都过来了?你得相信老子的运气,老子是天生注定来拯救世界的主角!”

  “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本来我不想哭,为什么现在想了……”TT

  “那你就哭吧!最好把学校淹了,把志村老头给淹死!”佐助炸毛着把只剩一点的烟屁股扔地上,把它当团藏的脸一般狠踩。宁次就看着黑发黑眼的张扬少年慢慢像断了电一样倒坐在便桶盖上,眼神特忧伤的看着一地的烟的残骸,然后抽出另一支,点燃。

  “喂,你最近抽得有点凶了……”

  “呼。”佐助缓缓吐出一阵烟雾,本来凶狠吊着的眼睛在烟雾中显得迷离茫然了些,宁次觉得自己大概看错了。不过他看错的时间好像有点久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然后听到佐助低低的一句话,白眼少年一口血就堵在胸口,险些喷出来。

  “都被通缉了你现在才反省啊!!!!”他果然不该相信这货的!果然!!认识佐助这朵奇葩还一直没死的人伤不起啊!宁次接着用后脑勺撞墙。他想死。

  “……鸣人他一直没有回我电话。”

  宁次停止了撞墙,他认真看向佐助。两个少年就这么气氛僵硬的一站一坐,处在男厕所里。半响才听到佐助抽烟抽多了有些沙哑的嗓音,“他说……他喜欢的是小樱。他不是GAY。”

  气氛沉闷了很久,佐助就一直盯着指间的烟燃烧,好像火花能蹦出来似的,青灰色的烟雾寥寥伴随着烟灰摔落一地。宁次叹了口气,“……果然吗?”

  “……他说他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他喜欢的人不是我。他那个黄脸婆老妈把他叫回琦玉,给他上了堂思想课,于是他想通了……想通,想他妈啊想通!根本就没喜欢过我想通个屁啊!!老子像个傻瓜蛋一样追他,讨好他,你说我该直奔本垒,我又甩了家里的那人去住到他家!还得扯一堆的屁理由!!什么‘没人要我’,‘家里的哥哥不喜欢我被赶出来了’……我第一次撒着么多谎是为了什么!!!为了他妈/的那小子,老子受了多少委屈抽了多少回风!!那个狗/娘/养/的!!!!”

  “不喜欢我就直说啊!!说什么‘为了照顾你的心情才同意交往的’,他妈/的的怎么不去死!!老子12、有春日就总有阿虚1...

  的心情要他照顾怎么不顾到位啊!!交往了吻不许接手不能拉更不要谈做不做的,给他脸他妈/的还蹬鼻子上脸和老子吵架!!什么‘分手了还是我兄弟’,呸!!他妈/的漩涡鸣人你是老子后半辈子的一号仇人!!兄弟没你,恨你没商量!!!!”

  佐助最后的嘶吼声在三秒钟之后还在整个厕所里回荡,“恨你恨你恨你没商量恨你没商量没商量商量……”,宁次是一背的鸡皮疙瘩。佐助的恨意无庸置疑,这太确定了,是男人就没法接受这种说辞,更何况是大男人主义到极点的二货。他投资了从本篇开头到第11章至今的所有爱情全都被漩涡鸣人的一家之词否定,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好兄弟这时候只能拍拍对方的肩膀,叹息道。

  “别再一棵树上吊死!”

  “放心,不会的。”佐助发泄了一回,咬牙切齿地喷吐烟雾,“老子要成为全日本最牛逼的攻,让所有小受都得拜倒在老子的牛仔裤下,老子想干嘛干嘛,那些小受只能由着老子摆布!到时候漩涡鸣人就被老子抛弃只有蹲角落的份,老子要让他后悔!后悔没选老子这枚潜力股,得让他后悔!!!”

  “……兄弟你真的听进去我的话了么?还有鸣人他根本就不是基佬他后悔个屁啊。”

  宁次晃晃脑袋不再吐槽了。算了,不和佐助计较了,如果回回和这位同学计较他早就死在他们相识的第二天了。再说佐助失控暴打团藏的理由也找到了,失恋的人总有理不是?只是不知道这些理由说给团藏那老头听会不会被说服……说不定老头子也有段风花雪月,触景伤怀放过了佐助一马呢?……也是有可能的啊!

  只是鸣人,你真的被佐助记恨了!宁次不忍心两个朋友相爱不成玩相杀,都是他兄弟,他不能管。鸣人会说这种话是有可能的,那种烂好人性格发作,确实会伤害到天性敏感俗称伤不起的玻璃剑。“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你真的喜欢鸣人吗?”

  佐助蓦然一顿,手指间的烟直直落地了。他像是被说中了最隐蔽的心事一般,怔怔的看着宁次。

  “我,我……”

  ——喜欢?还是不喜欢?

  宁次咽了口吐沫,他没想到随口一句问话,居然能让佐助暴露出如此仿徨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真他妈歹势,这运气去买彩票得了。

  ——真的有这么狗血?!

  佐助咬咬牙,“其实我……!”

  v_酷匠网ww正版{(首*6发

  “咚咚咚!!”

  两个少年停止了对话,一齐看向内里锁着的厕所门。磨砂玻璃看不清楚,但清晰的倒影着一个人。

  “咚咚咚!!”

  门仍然不紧不慢的敲着,仿佛外面的人只是礼貌的12、有春日就总有阿虚1...

  询问,这个失修的厕所有没有人在使用。佐助用眼神示意宁次装死,自己轻轻阖上隔间的小门,但下一秒他就不淡定了。

  “佐助,快点开门。”

  这么熟悉,但好像很久没听过的声音!是鼬!居然是他找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