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老实干活的工薪族而言,休假什么的就是浮云。而对于日夜奔波在一线的新闻记者而言,休假根本就从未出现过他们的字典里。

  日本人的普遍工作时间都超负荷,而新闻记者就是翘楚。常常就有熬不过夜车翻白眼晕倒的童鞋累倒在工作室里,然后被打着哈欠的同僚打电话送医。各个报社不同编辑部私下也有交流“啊呀这周XXX进医院啦”“那个谁谁谁不是自称三天不打盹的吗听说辞职了”“压力大啊招不到新人了”“没有新人可以欺负的前辈亚历山大啊”等等等等等,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毕竟工作辛苦是一回事,没收入才是最重要的一项!作为新时代的人类没有SHOPPING没有乐子没有钱才是最痛苦的事情!!睡觉少了又怎么样呢?大家为了房贷为了妹子为了充胖子装13,必须得hold住啊!!

  “必须得hold住!哦哦哦,再坚持个三天不睡觉!!!”角都两眼凸起布满血丝,原本的瞳色都快看不出来了,“财经你跌个屁啊跌!又跌又荡你是过山车还是玩‘心跳回忆’啊混蛋!!佩恩老大还订了三版的报道任务给我……还有老子的股票……这样上下飘的我的股票得套死了嗷嗷嗷嗷嗷嗷啊!!!”

  他愤怒的用卷起的笔记本死命敲桌子,敲的桌上文稿电脑杯子乱跳。隔壁桌的飞段忍不住青筋了,“闭嘴!你个玩Galgame的猥琐男!又他妈玩股票,自己写财经版都不知道金融危机吗?你掉钱眼就死个痛快吧!活该!!”

  “你懂毛线啊任天堂派的!钱和Galgame是老子活下去的动力!!”

  角落里的迪达拉默默的敲键盘插嘴,“睡觉和艺术才是动力,嗯。”

  蝎架着眼镜在审稿,“顶楼上。”

  鬼鲛垂着眼皮打哈欠:“睡觉是动力亮了,艺术除外。”

  绝不在,佩恩在私人办公室,没人再顶。

  ……

  沉默了片刻,除了单调的键盘声,所有人的哈欠不约而同地此起彼伏。大家彼此望望,很好,都有黑眼圈,都可以去COS熊猫了。

  “话说回来,鼬呢?”鬼鲛翻翻自己乱七八糟的抽屉,然后左右没找到搭档,“我的眼药水没了,他肯定有。”

  “鼬的所有药都在文件柜下面的抽屉里,你自己找去。”蝎起身,摇摇晃晃去茶水间冲咖啡,“他已经完成任务走人了。”

  “卧槽,那个闷骚。说好今天通宵KTV的呢!!昨天抽乌龟他输了,唱歌绝对不能让他跑路!!”角都又开始咚咚咚敲桌子以示不满。他其实是嫉妒鼬完成稿子不爽了。

  “到时候打电话再通知吧。反正他只是去他弟弟学校沟通感

  情去了,开车过来简单的很。”蝎又打了个哈欠,迪达拉悠悠的眼神已经飘过来了,“蝎,我怎么发现你最近挺关注鼬的?嗯。”

  蝎噎住了,此刻鬼鲛的大嗓门非常给力地解除了他的尴尬,“鼬是开药房的吗?!!这一抽屉一抽屉的药是走私的走私的还是走私的啊!!”

  此刻的鼬当然不知道他的“小药房”已经曝光了,他现在很消极,还是为了他的那个弟弟。

  鼬本来赶着把佩恩交代的事情做完想回家睡一会儿,连着熬夜的工作量太惊人了,还得为晚上的同事聚会储存精力。可木叶高中校务处的一个电话就把睡意赶得一干二净,他只好咬牙再把已经进车库的车开出来,掉头开往木叶高中。校务处的主任还是他高中时期就担任的志村团藏,语气依旧不变的傲慢和不屑。独独变了的是这回团藏明显怒气冲天,而一贯处变不惊的鼬听后则几乎魂飞魄散。

  “宇智波佐助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小小年纪居然敢殴打老师!他逃了多少次课,这回难得回趟学校就出这么大的事!一定要处分!留校查看!!……宇智波鼬同学,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回这小鬼闹的事太大,你自己看着办!”

  说到最后团藏语气里的阴狠和恶毒已经暴露无余了,他说“你自己看着办”,其实也是给佐助留条后路,意思还是看在鼬这个哥哥面子上。而他之前说的“殴打老师”,鼬听着也有答案了。对佐助的无力感让他瞬间就落了下风,鼬深知团藏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一旦对佐助上了心,以后会只会千方百计给佐助找难堪。佐助那么高傲的孩子,和团藏这种社会上的老油条杠上还不吃亏?这以后还怎么做学生,怎么考大学?坑都会被团藏那老头子给坑死!

  他只好对团藏低声说道,“对不起,志村主任……是我没有教育好佐助,我这就过来。”

  倒在车座上的时候,鼬都是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但他还得支撑着身体去看他的弟弟,知道身体越发不中用也是近两年的事,仗着年轻鼬可以拼命工作拼命赚钱,混迹在社会察言观色八方不动还要时时牵挂弟弟的思想教育。但两年不到的功夫就负荷甚大。没有休假,没有空闲,鼬只觉得自己就是台运转越来越慢的机器,外表凑合,内在已经衰老不堪。而这种疲惫的衰老,正在逐步外渗,一点点蚕食他的精神。

  他的生活太单一太忙碌了,也太寂寞了。

  更新;最快《上酷~4匠.'网z

  摸索着口袋才发觉把药扔在报社了,暗咒一句英语的国骂,鼬想着自己可不能连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都没谈就死在人生的道路上,仅仅因为工作,因为弟弟,因为没有药物就死掉的人生实在是太窝囊了。他头顶青筋,11、这不是轻小说《宇智波鼬的忧郁》!...

  眼睛通红,满脑子混乱的思维,还得开车。车里的音响一会儿是LADYGAGA的《爱情的陷阱》,一会儿是他挺喜欢的林檎小姐的《苹果之歌》。女人男人重叠的叹息声夹杂着三味线的高亢曲调,把鼬的神经直接搅成了浆糊。

  他现在的状态可谓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鼬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佐助和他的老师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他无意表露出的颓废和压抑,灰暗的脸色和通红的双眼,把学校里他昔日的几位老师齐齐吓了一大跳。

  ——这还是曾经英姿飒爽,以木高的一枝独秀著称的宇智波鼬么?!

  ——鼬他这是……被弟弟气得快崩溃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