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六木本酒吧。现在是白天,客人不多,只有寥寥数人在吧台。酒吧通常都在晚上放光,现在上班族都在写字楼里工作,六木本作为东京最棒的酒吧,现在并没有晚上独特的纸醉金迷和靡丽奢华。

  吧台前,小南正冷着脸调试一款新型的鸡尾酒,作为步入社会的大龄女青年她实在讨厌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围着她像狗一样打转。开家酒吧并不容易,小南需要这些人来给她捧场,但这不表示她很乐意小鬼头用咸湿大叔的眼神来看她。

  说实话她真的很想一个个戳爆用透视镜般看她的眼珠子。小鬼就是小鬼,一群没家教的混黑仔!不知道女人最注重的不是身材是内涵吗?内涵!

  “南姐~「哔——」”

  酷P¤匠网}唯一1j正aZ版A,E其S√他◎都;是盗版》

  “跟我们「哔——」”

  “「哔哔——哔哔哔——」”

  “……”

  小南自动消音,充耳不闻。她散发着可以冻死企鹅的冷气,专注的用吧勺调着盎司杯里的液体,小心地倒入冰泡好的辅酒和基酒。轻佻的香气浓郁,吧台一圈的小混混眼睛立刻变得水汪汪的。

  “呜,这是三得利蜜多丽……哈密瓜味的我的最爱……”

  “不愧是南姐!南姐威武,调酒功夫真是威震江湖啊哈哈哈!”

  对她调酒功夫的表扬,小南非常矜持地拢拢头发,不再消音了。她眼尖地看见门口进来一人,然后假笑,“哟。”来了个不得了的小子吗?

  进来的少年黑发黑眼,痞气叛逆。他正是宇智波佐助。

  佐助正在打电话给他的恋人漩涡鸣人。他们刚分开四个小时,于是四个小时都在通电话。不是难分难舍的纠缠,而是难分难舍的吵架。

  “我X你妈,漩涡鸣人你和那妞什么关系你给老子说交代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

  佐助眼皮低垂着,张口一个老子,闭口一个X你妈。他和鼬很像,都喜欢垂着眼睛说话。不同的是鼬会给人一种欲语还休的害羞意味,让人想轻轻抬起他的下巴,好好凝视那深沉清澈的眼;而佐助会给人一种“这人谁啊怎么这么拽啊好想打一打”的拳头发痒感觉,让人想拽起他的下巴,赏他一对熊猫眼。

  “「你这什么态度!宇智波佐助同学,请你摆正态度!什么叫‘那妞’!他是我初恋——小樱!你再这么说话我就生气了!」”

  “就算和老子谈恋爱了也要和初恋乱搅合,你是不是还搞不清楚状况啊圣母鸣人!你从答应我开始就出柜了!出柜了!基佬!”

  “「啪!嘟嘟嘟——」”

  “拽什么拽,给点脸就上房揭瓦了擦……”完全没资格说其他人的拽货?佐助郁闷的收了线,叹出一口气。他和鸣人才住在5、他的弟弟1...

  一起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基本都是在顶嘴吵架。

  ——恋爱啊,都是这么痛苦么?

  除了刚开始,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小说里那种传说的甜蜜啊X。

  由内而外的疲惫感笼罩了全身。宿醉,和家里的那个男人闹翻,对鸣人告白并同居。他昨天全部搞定了这些事,真的很佩服自己。好耐力。

  所以佐助现在急需……

  “哔——哔——哔——”手机又不甘寂寞的响起了。

  ——他现在急需休息急需安静啊混蛋!!!

  电话在佐助刻意不接的情况下响了一回,然后转入留言箱。他的兄长,宇智波鼬的声音即使隔了电话线还是那么低沉清澈,充满了……高他一等的装逼感。

  「佐助?你又没去学校了?这样下去怎么可能考得了大学,就算当混混也是要文凭的。」

  「算了,反正我很早以前就管不了你了……你现在在哪?我找你有些事要谈。」

  ——有些事就是他光荣出柜的事吧?佐助冷笑一声,有种「啊好没意思这家伙完全没了解我想做什么」的空虚感。对,也是,宇智波鼬毕竟还是他的亲人,就算死神大人把他们一家人的一半人口都邀请到地狱去常驻,宇智波鼬不管在世上还是在地狱,都是他的哥哥。

  手机这时又传来一条简讯,在学校上课的宁次发来的————「班上又暴动了,大蛇丸管不住辞职了。有人在学校传他是同性恋。他待不下去了。你自由了。」

  所以说这个世界对待他们这一圈子的人都是残忍无情的。这不是小说也不是电影,那里有那么多的舞台效果……冷酷者依旧冷酷,命运的棱角依然能刺伤这一圈子的人。

  虽然佐助讨厌大蛇丸,但现在他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失落感。所以在这时候能看见鼬的车从这里经过停下,要下车窗用淡定的目光看他,佐助就有——这是命运的玩笑吗啊喂!

  他讨厌把难得的失落展现给这个男人看。

  “你不回我电话,我也能知道在这……这家酒吧的老板是我熟人。”鼬露出个淡淡的微笑——这绝对是在嘲笑!——“进去吧,我有点事问你。”

  ——这家伙不是从来不管我么?!

  说罢鼬就下车了,在弟弟难掩震惊和慌乱的眼神中,施施然走进了六木本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