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盯着金发男人不错眼。波风水门脸上毫不掩饰的倦怠是他学生时代极少见的。那时的水门整天笑的像阳光灿烂,人称「金色闪光」。虽然鼬觉得他的笑容真的很蠢,但也比现在死了谁谁一样强。

  “你似乎心情不好。我来错时间了?”鼬淡淡地问道。

  “不,任何时候你看我在这个家里,我都这个表情。”水门指指自己的苦逼脸,再指指门外示意,“真是受够这个女人了。你看我心情好吗?好吗?我在自己家里喝着冷的泼大半的咖啡,还不如去咖啡馆喝热咖啡看漂亮女服务生的笑脸。我心情能好吗?嗯?!”

  “看上去挺好。”

  “鼬!不要随便吐槽老师!”

  鼬微笑了一下。烦躁地蹂躏自己头发的水门,看上去像只默默暴走的小怪兽。看上去好想再给他一击……

  “呐,今天突然来我家,不是来看老师的笑话的吧?有什么事情,已经烦到连最不想看见我的你,都要亲自来一趟呢?”

  还没坏心眼地酝酿好「再给他一击」的回力,鼬就被水门亲和力十足的微笑,和洞悉万象的海蓝色眼睛闪瞎了眼不幸破功。于是鼬当没听出水门话中淡淡的抱怨,老老实实坐好,说。

  “你的儿子鸣人和我弟弟佐助有一腿。制止一下吧老师,辈分要乱了哟。”

  “……”

  “…你不是来找我叙旧的么?”

  “……我什么时候说是来叙旧的了!?”鼬震惊了。如果他没记错,波风水门刚才不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说他自己是鼬「最不想看见」的人么?!几秒的功夫他就忘了?老年痴呆也没这个效果吧!是谁把他的记忆磁带销盘了喂!

  “真的不想找我叙旧啊……你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啊。”无视了鼬的皱眉,水门坐回他的真皮软椅里,喝了一口冷咖啡,眼神重又回到倦怠和无奈中。

  “算了……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虽然看出你并没有对我有……”金发男人示意了一下他的小手指,鼬抽了下嘴角——“但我对你却真有……”

  他再晃了下手指,然后耸耸肩。突然猛地一跃而起,从书桌后面大跨步走出。鼬紧张地拉了下衣摆,但却看到他的老师一把拉开书房大门,红发女子踉跄着前冲,扑倒在地上。

  辛久奈还围着刚进门时看见的围裙,衣服头发上残留在一股厨房的油污气味。她刚倒地就迅速地半撑起身体,眼神怨恨地盯着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记清楚我和你结婚多少年,认识多少年了!”

  “我当然记得!我受了几年罪我还不清楚!”金发男人也一改温和,暴怒地喊道。鼬还沉浸在刚才水门冲他暧昧地摇晃小手指的那一幕,至于他的师4、他曾有段历史2...

  }c酷H匠√I网"¤首Q发

  母怎么狼狈地倒进书房的,他已经感觉不到冲击力了。

  “水,水门老师……”

  “叫他「波风」!叫他的姓氏!!”辛久奈尖利地喊叫。她脸上的艳丽和青春早就在漫长的主妇生涯中磨成了淡淡的皱纹和油腥味,没有了早年的美貌和活力了,“宇智波鼬!我都听见了!你诋毁鸣人,诋毁我儿子!他有喜欢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和你弟弟搅基!”

  “搅基……”鼬感觉自己身处异次元了。

  “分明你那个弟弟是同性恋!是基佬!不要随便把我儿子扯进来,他和你们不一样!!!”

  “……”这个女人知道的太多了!她不是讨厌同性恋怎么会知道「基佬」?!

  波风水门终于暴跳如雷了,“你这女人能不能少说几句!”他才和鼬表明昔日的情意,就被妻子这样拆台,脸上很挂不住。他瞥了一眼辛久奈,“就算想偷听也该拿个杯子吧!连作案工具都没有被我发现也是活该,你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吗!!”

  “不……水,波风老师,用杯子的话,扣在门上声音还是能听见的吧。”

  “……”

  将咖啡杯放回桌上,鼬站起来,朝他们鞠躬,“那么,今天就打扰了。希望鸣人君能改过自新早日脱离基佬队伍,甩了我那个傻弟弟。佐助那边我也会谈的。再见。”

  从小别墅里冲出来,鼬回头看了一眼书房紧拉起的窗帘,想象着老师和师母是在吵架还是在打架,然后不寒而栗。无论是入了圈子张扬放肆的基佬,还是被迫脱团走进爱情坟墓的基佬,怎么看都是后者杯具。就像他曾经懵懂过的老师,波风水门,昔日再年轻英挺丰神俊朗的人物,现在都是个被家庭主妇不断杯具,只能回忆过去的货。

  他的爱情太早扎根,就算是遇到了和鼬的一段感情,也只能在朦胧的萌芽期扼杀,重回世俗认同的,他那个和青梅竹马的婚姻中。

  而他现在如何倒霉,如何想唤起鼬的怜悯,都不是鼬能关心的了的。

  毕竟同水门一样,鼬也理智得不似常人。他现在除了同情喝冷咖啡遭热暴力的老师,没有任何想法。

  历史毕竟是历史,他还有个基佬弟弟要操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