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问作者,说这么二的弟弟,这么二的发言,上一章濒临死亡的苦逼战士有没有被会心一击KO呢?答案是没啦,鼬被KO的话作者就得再找一个主角再写一个开头了OTZ

  战士,有着坚毅的灵魂,钢铁的意志。鼬默默的挂了电话,走到客厅,没有开壁灯。桌上还摆着饭菜,在暗淡的光线下看上去油腻又冰冷。

  窗外,虽然已是深夜,但万家灯火,璀璨温暖。室内灰暗,阴森又惨淡。

  这种感觉顺着骨头蜿蜒到心口,伴着口腔里残留的咖啡的苦涩,一种名叫“心寒”的感情,在如此玄幻颠倒的景象反衬之下,油然而生。

  鼬像游魂一样在空荡的宅子里走,最后走到佐助的房间。他企图从这个房间中汲取到亲人的温情,可惜一无所获。佐助回来住的次数寥寥无几,除却鼬定时来这里打扫,一点人气都没有。空荡荡的房间里,被兄长急惶惶标志了“叛逆”“邪魔外道”的东西——色?情杂志,AV录像带,香烟等等都被难以忍受的扔掉了,现在除了墙上贴着的小泽玛莉亚等身海报正冲着鼬诱惑的抛媚眼,竟没有一点关于佐助的东西了。

  ——原来……他早就打算走了。

  发觉到这一点,难以名状的心痛一瞬间抓住了鼬的中枢神经。他开始反复自省,是不是对佐助管的太多了,对他不够好,钱给的不够多……等到他回到书房时,鼬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安安静静坐下了。

  从左下方第三个抽屉里摸出一个扁方形的铁盒子,鼬取出几粒药,就着白水喝了。等重新睁眼时,眼中的波动冷凝下来。

  鼬又变回了那个严肃又正经的战士。

  他盯着电脑文档,蓄势待发。

  赶夜车把疑似批斗的新闻稿写完发回社里,鼬顶着两黑眼圈,一大早开车去了趟琦玉县。琦玉县离东京都还算近,坐新干线就可以到。虽然精神不好但鼬没选坐动车,一方面是大清早不想被挤得做人肉夹馍,另外几次电车色狼的经历至今记忆犹新。

  鼬对新干线实在有阴影。

  他不能理解男人对男人抱有男人对女人的感情。于鼬而言,男人就是男人,天生的征服者,没有哪个男人会像个女人一样,甘心被抱。当然鼬挺喜欢宝冢剧团和歌舞艺伎的……那是艺术,但佐助说的同性恋,却是变态。

  被男人上有趣?被数次当成女人调戏的鼬可以告诉你——去你丫的!

  所以佐助所说的,他是同性恋,以及他爱上了——那个什么什么漩涡鸣人……

  鼬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恶心感。不止是对同性恋厌恶,也是对弟弟的失望。

  在一栋小型别墅前停车。鼬看着「波风」的门牌。踌3、他曾有段历史1...

  躇了片刻,然后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红发的艳丽女子。她看着宇智波鼬一会儿,皱了皱眉,“……你是,鼬君吗?”

  “好久不见,辛久奈夫人。”

  鼬朝女子点点头。他知道自己与高中时期相差甚大,高中是没心没肺傲娇中二的爆发期,和现在的苦逼沉闷完全就是两个人的差异。

  “鼬君是来找水门的吗?”

  辛久奈堵在门口,犹犹豫豫的往房门里看,似乎没有让鼬进去的打算。鼬在心里暗自苦笑,就算过去这么多年,师母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真他妈欠他家的。从前是水门老师,现在又是他家的小孩和佐助……

  “有一些事情,想找水门老师商量……老师他在吗?”

  “他不……”

  “辛久奈,是谁来了?”

  下楼的金发男人一身家居服,他惊喜地看着门外以前的学生,“……鼬?”

  门被哐当一声关上,鼬满脸无奈地看着波风水门,“看来辛久奈夫人并不待见我。”

  “你别管她,她更年期到了。”水门不耐烦地挥挥手,神色满是倦怠。他喝了一口咖啡,刚才被女子暴力的一击,已经泼出大半在盘里。鼬看着自己的那份,也有四分之三贡献出去了。端起来喝了一口,擦,冷的。

  看水门郁闷的脸色,估计彼此彼此。

  波风水门,木叶高中的数学老师,全高中最受人瞩目的男人。他刚当上老师的时候正巧教的是鼬的那一班。他金色的头发,温和的笑容,英俊的五官,给全木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是老师,也有学生。

  鼬年少无知,就是惨遭“迷惑”的被害者之一。

  他对感情向来迟钝。宇智波家落后又封建的教育告诉鼬的是“男女授受不亲”“男女七岁不同席”。两位家长深知自家儿子的魅力,深怕被什么女人给拐了,于是千叮咛万嘱咐让鼬防着女人,可惜没让他防着男人。

  鼬仰慕水门的才华,也被他的温柔所吸引。他天天想着水门,做班长又做数学课代表,帮里帮衬。水门也待他很好,他对任何人好,可就对鼬有些不一样。两人越处越近,回过神来,周围到处都是小人传出的……丑闻。

  被丑闻中伤,是鼬最后高中时代惨不忍睹的收尾。他以前想过自己是如何斗志昂扬地冲入重点大学,如何被后辈们景仰的说他是木叶的骄傲。可惜天意弄人,他狼狈不堪,满脸愁容,忧郁的躲在自己的世界。直到被止水的一巴掌打醒,鼬才重又活过来。

  等鼬浑浑噩噩地振作起来时,他才知道,水门是很早以前就结婚的。对象是他的青梅竹马。而两人的孩子都和他的弟弟是同学了。被欺骗的感觉成了闹剧的最后一场戏,至此之后,鼬再也没来找过他的水门老师。

  #F酷8匠!网…/唯@D一X正#版sm,h其r他U都:/是?盗版》

  他厌恶同性恋,厌恶被欺骗。一再扭曲的脾气使鼬成了同事口中的闷骚男。

  而今天,为了佐助,这是高中后的第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