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鼬,男,21岁,新闻记者一名。无不良嗜好,性格是大众都喜欢的淡定沉稳冷静系,目前单身中。

  鼬长得很美,细眉细眼黑长直发,面容长的像戏子般温柔婉约。但他不是个娘炮,鼬根正苗红,所以一股子矜持禁欲的气质,显得格外装逼。想当年宇智波的两位家长还在世的时候,上门提亲的媒人踩断好几条门槛。又要嫁人的也有想娶亲的。后来两位大家长车祸罹难,鼬身为长子挑起家中重担,整日为了他和弟弟的口粮东奔西跑,提亲的事情才渐渐熄了火。

  但鼬的追求者还是不少,人都是视觉动物。这样一看下去就知道是个能托付的年轻人,有脑子的都知道该想方设法圈进家门。

  为了还债,鼬咬咬牙卖掉了父母苦心经营的公司。不是每一个名字是宇智波鼬的人在同人小说里都有商业头脑,都才高八斗学富五车。鼬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公司还没有在不懂金融的他手上败下去,卖的一大笔钱一部分还父母的债,一部分作为弟弟的大学学费。而大学毕业的他则该努力找专业对口的工作,连带着父母的分,照顾佐助好好活下去。

  但高中还没毕业的佐助显然不是个省心的货。佐助很二,是个二货。

  鼬不知道他和佐助的关系是什么时候恶化的。他只记得佐助小时候很乖很听话,脸白白的圆圆的很好捏。虽然他一头毛茸茸的头发看上去性子很拧,但弟弟从来都很顺着哥哥的鼬。可能是在为了考上重点大学拼命读书的高中时代忽略了佐助,或者考上了大学和狐朋狗友四处乱跑的时候,也许是为了两位家长的医药送葬等等费用东奔西跑的苦痛时期,总之,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过神来佐助已经离他很远,根本不听哥哥的话了。

  他试着摆大哥架子,像在同学面前摆班长领导范儿一样,可佐助无动于衷。爹妈的逝世是个导火索,鼬自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没有照顾好弟弟,甚至是眼睁睁看着佐助在刺激之下朝着不良少年的方向狂奔堕落的。

  但有什么办法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枷锁,只是看你锁着的底线严不严实。佐助的堕落有他自己的责任,虽然每天看着他翘课逃学街头打架偶尔夜不归宿,可鼬没有解决的办法。班主任找他谈过几回直言说鼬你没打过你弟吧?这娃就欠鸡毛掸子刷。但鼬能说什么?说我支持你你好好揍他,还是苦口婆心说佐助他还有救老师你别放弃他?

  班主任也是鼬以前的老师,两两对望眼底的疲惫,都是心照不宣的苦笑。

  佐助的脾气拧鼬心知肚明,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改变。

  鼬要上班要工作要跑新闻还要出差,他没法子盯着他弟不放。他只能在佐助缺钱时把钱放在桌上,只能每天起床开窗通风,赶走前夜滞留的从客厅到卧室刺鼻的烟草味,整理房间能摸索到没扔掉的烟头和啤酒罐。甚至有一次,他还翻到一只拆了封的安全套。

  对于将这些东西随手乱放的弟弟佐助,捏着安全套就脸色通红的哥哥脸皮实在是太嫩了。

  鼬也恼过,也怄气过,也在心里跑过一千只草泥马。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弟弟?我的弟弟怎么可以不优秀?我的弟弟不优秀算了,为什么会是下三滥一个?!

  但到头来被佐助的种种劣迹掀桌咆哮气得半死,发誓就当没这个弟弟。可还是会为佐助偶尔和他说一句话,跑回家一趟,稍微改动一点(?)的兄弟关系而高兴个半天。

  毕竟是自家兄弟,留着相同的血,再丢人现眼都是姓宇智波的娃。鼬还是得在意他。

  深夜了,办公桌上的时钟显示已经11点了。外头客厅还放着鼬不想收回冰箱的冰冷饭菜,佐助还没有回来。工作没完成,弟弟犯事了还不回家,鼬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眼,怄得要死。死小孩又在外面胡闹!又不记得回家!擦!

  ——我怎么会有这种不懂事的弟弟!

  一千零一次质问自己无果,鼬只觉得自个儿憋着愤怒是无法解决今晚的睡眠问题了。平时他可以不管佐助为毛不回家,可今天就不行!今天佐助要成记者哥哥笔下新闻的主角了!他得问问这个二货该怎么写?!

  于是抓起电话,拨下一串没事就背背的电话号码。鼬一手抓电话,一手握拳。耳边是单调的嘟嘟声,俨然备战状态的苦逼战士一枚。

  「喂?谁啊?」

  淡淡的冷感声线,背景是一片群魔乱舞的鬼调子。显然在迪厅。

  “……”长时间嘟嘟以为没有人接的苦逼战士一时想不出话。

  「啊喂~?是谁吱个声!小爷很忙啊擦!」对面人立刻不耐烦了。

  鼬还没回过神:他没记着我电话?

  「佐助,谁啊……」「不知道,耳背还是哑巴……屁都不放一个……」不知道是因为女孩子的声音横插进来,还是佐助那句挑战鼬理智的话,苦逼战士立刻转为战斗状态,“佐助,我是你哥。”

  鼬以为佐助会说“哦,是你啊哥”“抱歉啊老哥,把你号码丢了”之类的话,但万万没想到佐助淡淡的回道,「哥你妹,小爷没哥。」

  “……”一千只草泥马又咚咚咚跑过。

  苦逼战士HP负值500!他重伤了!

  “成,你没哥。”鼬冷静地回道。没人知道他默默地咽下一口血。“你以后不回家,不刷卡,不动我给你的一分钱——你没哥,我也没弟。”

  「擦。」佐助骂了一句2、他是个苦逼的弟控...

  ,不情愿了。

  「有事么。哥。」

  !q看“正…x版章m节d上a$酷匠Lj网

  ——瞧你这“哥”说的多艰难!宇智波佐助!

  “为什么不回家?今天都几点了?”

  「又不是第一次,急什么啊。」佐助漫不经心。

  “今天上XX街打架,挺能的啊。你老大给你多少钱?挨了几拳头几脚?报给你哥听听。”

  「这种事告诉你有毛用,你那弱鸡伪娘样帮我打回去?」佐助嗤笑一声。他并不知道——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见证了——鼬吐出口血。

  苦逼战士HP再负值500!他濒临死亡了!

  还没等鼬喘口气,佐助就吊儿郎当,抛下重磅炸弹。

  「哥,今天你打电话来。我就跟你说一声了。」

  「我以后不回家了,住我朋友家。记得给我卡里打钱。」

  「还有,我有喜欢的人了。是男的,我就住他家。漩涡鸣人你记得吧?咱家以前那邻居,你的水门老师的儿子。」

  「小爷不像你,喜欢个人还藏东藏西。今儿个我就把话挑明了。我是同性恋,你少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