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借用了他的衣服,成年人尺码的衣服要套在小鬼身上显得非常的可笑,两人挑衣服的过程也异常的艰辛,凭着嗅觉与视觉,犹如在在垃圾坑里找一棵新鲜的没有异味的大白菜。

  “这件有味啊!”鸣人接过卡卡西递过来的衣服,抱怨的说道。

  “呀,那件我穿了两个星期了。等天气转好,就拿去洗。”男人没有认错,把衣服拿开,继续挖。

  “呢,卡卡西老师,你太浪费了,这件衣服还可以多穿两个星期才拿去洗啊,冬天又不会出汗的,正面穿脏了,反面也能穿啊,反正穿里面的,没人知道。”

  手在颤抖着,男人终于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面前的这只小鬼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类,卡卡西怀疑他是肮脏大神附体,下凡宣扬肮脏之道,并且成立了小狐狸教,担任教主之职业,现在大力发展信徒,而自己便是那第一号小狐狸教信徒。

  卡卡西没有理他,继续整理自己的衣服,并且萌生了把这里所有的衣服都洗干净的冲动,他决不能成为小狐狸教的信徒。挖了又挖,到底了,终于找到了一件小号的旧衣服,因为衣服有点小,男人确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的,肯定是干净,扔给了小鬼,当完成了任务。

  鸣人脱去了身上被雪打湿的衣服,套上了男人的旧衣服,“湿衣服放哪?”他还是比较尊重屋子的原主人,随口问道。

  男人对小鬼的裸体不感兴趣,视线依然停留在《亲热天堂》上,然后说道:“随便吧!”

  “我知道了!”应了卡卡西一句,鸣人便把换下来的衣服随手扔在了那堆不知道是干净还是肮脏的衣服堆上。

  “你——衣服放在这上面会干吗?”原来男人的视线也不是真的只停留在书上。

  “反正总会干的——”搔了搔后脑勺,鸣人满不在乎的说道。

  “没干之前,已经把下面的衣服都弄湿了,这样的天气,湿衣服与干衣服混在一起,会发霉,拿到浴室里晾吧!”叹了口气,卡卡西的视线再次回到书上,不再去理小鬼。

  “卡卡西老师,你太爱干净了吧。”鸣人抱怨道,拿起了湿衣服,往浴室里晾去。

  卡卡西对鸣人的抱怨充耳不闻。

  睡觉。

  睡觉其实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男人占床上,少年占地上,眼睛闭起来,然后开始睡觉。

  鸣人对卡卡西安排他睡地上没有任何异议,从大包里拿出被子枕头床套,把男人的衣服内裤头套之类的东西移开,铺上自己的东西。

  男人看着鸣人的动作,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然后提出疑问:“为什么雪崩了,你还可以从家里抢救出整套的被子,却没办法拿出自己的衣服和食物?”

  “我睡不惯别人的被子。”少年对他一笑,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

  哦,脏小鬼可以忍受脏衣服,衣服脏了可以反过来穿,可是居然睡不惯别人的被子,世界真的无奇不有。

  “睡觉吧!晚安。”

  “晚安。”

  对别人道晚安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可是这件事对于鸣人还有26岁的单身男人来说,却是一件非常新鲜的事情。他与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别人说晚安。在他们的记忆里,好像这样的事情从未有过。其实可以向别人道晚安,是一件好事,至少在寒冷的夜晚,也有人与你一起忍受着寒冬且静静的听着窗外北风呼呼的响着。

  不过房间里寂静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男人被小鬼折腾了一个晚上,有点累,快要睡着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小鬼不断翻身,弄起的噪音让卡卡西也紧张起来,习惯性的转身,再转身。房子里多了一个人总是不习惯的,然后忍受不了,起身。

  “小鬼你就不能静静的睡觉吗?”卡卡西搔了搔头,对着床下的人说道。

  “有虫子,呀,是蟑螂啊!”声音有点尖,看到蟑螂就那么兴奋吗?

  “难道你家就没有蟑螂吗?打死不就好了,快睡吧!”卡卡西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我家里没蟑螂啊!”鸣人不满的说道。

  &{酷t匠M"网_唯\f一Jq正版,Tf其他都q是盗。!版…G

  小鬼的家里居然没蟑螂,原来冬天出蟑螂是卡卡西家的特产。

  “我家里只有老鼠,没蟑螂。”鸣人补充。

  冬天家里出老鼠,也是一种特产。

  一股无力感渗透卡卡西全身,他比起鸣人原来还是差太远了,哦,不,是他的错,他不应该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小狐狸教主,他绝对不会进入那个宣扬肮脏之道的小狐狸教。

  “蟑螂总比老鼠好!睡吧。”

  “晚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