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当她被查出是癌症晚期时,我知道,她的心碎了.我忘不了她,忘不了:火光痛天,当冰凉的尸体推进密封的炎狱,我哭了,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我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她这一生,换来的只是冰冷的白骨和狭窄的墓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