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雨中,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我晕倒了在草地上,模模糊糊看到前面有个人朝我走来……

  母亲还在的时候,我坐在地上,有些崩溃,抱着母亲,冰冷的泪水打在母亲的脸上,“李羽,李羽,你的书包还在我……”医生说着,

  他随后就看见我和母亲狼呗的样子,“李羽,怎么了?”

  “金医生,我……”李羽吞吞吐吐的说着,有些隔阂,“别废话了,走,上车!”

  我们互相搭把手,将母亲安放在一旁,金医生帮我母亲做了个紧急措施,发现情况有些严重,可能没有非常好的仪器,所以找不到症状。

  金医生帮我母亲将疼痛感减轻了许多,可能母亲有些清醒了,但好像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

  “李羽,你等等,我先打120……”金医生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号码,滴滴答答的声音,打在我的心上,后悔,如果我也有钱,手机就不再是我的梦想了……

  “这里为什么没有信号啊,什么鬼地方……”金医生看了看停了下来我说,“对不起,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开车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没有时间理会他的想法,我只能跟着他,从小到大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我感觉了许多的害怕,

  酷#匠L*网o永久p'免费r看Pg小J说

  路上有些担心和着急,……

  “到了,”金医生脸上有些疲劳,让我想到我的母亲,心寒,我们叫了几个护士拿了单架来架我的母亲,我们跑进急诊室,门关上了那一刻,我知道麻木的台词马上就要上映,“对不起,请在门口等侯……”

  “请收回你们的台词,然后快尽全力去完成你们的义务!”我已经听烦了他们的话,心里真的好乱,医院的医生没有说话,往他们该去的地方麻木前进,

  我和金医生在外面等着,慢慢的困意来了,我就靠在金医生的肩膀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醒了,在一个安静的房间中,

  好像是一间全白的房间,有些奇怪,好的有点 过,看着旁边的母亲,我有些伤感,母亲全身插满了管子,旁边仪器滴滴的响着,有些单调,

  我跑出病房,看见金医生和医院的医生正在交谈,

  “为什么你愿意这么帮助这个穷小子?”

  “可能觉得他和小时候的我的很像,那时候的我也是这么迷茫,可是那时候没有人会像我一样去帮助我。”

  “可是这个女人活不了一个星期了,可能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她得了什么病?”金医生有些着急,

  “胃癌细胞分裂,导致全身无力,……”医生开始用一大堆的名词来讲这个病的严重性!

  我有些不耐烦,冲了上去“说重点!”

  金医生和医院医生有些惊吓,不过马上恢复正常状态,医院医生不紧不慢的说,“胃癌晚期!”

  我慢慢的向后面退了两步,坐在地上,我开始让自己保持冷静,慢慢的离开了他们,金医生冲上前,抱住了我,“别难过,会有办法的!”

  我推开了他,说“你们总是用这种名词安慰别人,你知道吗?我已经忍受够了,你有没有体验过失去父亲的时候,从小到大我没有看过父亲,可是现在,他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去希望,妈妈现在在这里,他又在哪?母亲现在也要离开我了,我难道就不能和别人过一样的生活吗?你们就知道安慰安慰,难道你们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突然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清醒了不少,“你成了这样你可以怪谁,没有人会为你的事情买单,我能做的已经到这了,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再拯救你们了!”

  金医生按了按太阳穴,和医院的医生交代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我哭了起来,突然想起了母亲,抹了抹眼泪继续向病房里走去,

  妈妈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 ,有些伤心,开心不起来了!那一刻,她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都离开了,都离开了,为什么我永远都不能保留他们……

  那一个晚上,我又做了梦,我看到一个女人在病房中孤独的过着她微小的生命,她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疾病,有些恐惧和害怕。

  第二天早上,阳光慢慢晒进病房,这个病房真的太好了,阳光的角度设计的非常好,肯定很贵。

  母亲安静的睡在病床上,感觉好像正在渐渐的死去,我看着仪器的信息,可以知道她还在苟延残喘的活着,

  她累了吗?算了,不打扰她休息了,可能她这一辈子都快不能这么休息的这么安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桅初说:

希望可以在这里和你一起分享炎热的夏天。